合肥公积金的角色扮演

2016年08月07日08:34  来源:安徽商报
 

  随着1998年8月福利分房制度的正式终结,住房公积金制度才开始在国务院的推动下向全国铺开。此后数次楼市起伏,公积金已经成为每个家庭、每间公司的重要议题。今年6月,国务院发文规范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对高于12%的一律予以规范调整,我省也在调整之列。于是,围绕公积金波动的楼市故事再一次上演。

  博士后的五星婚宴黄了

  “你别跟我谈房子,我屏蔽朋友圈一切关于房产的订阅号!”樊离用“掩耳盗铃”来形容自己,因为提起买房,他就觉得亏欠未婚妻。

  年近30,接二连三相亲,女方张口就问,你有房吗?樊离就像被电击似的。好不容易,找到位愿意共同奋斗的她。“她说不买房,租房住也行,等赚钱了再买。”樊离想,怎么着也不能委屈了人家,一定要先拿下一套婚房。结果刚买了房,公积金一降,两人五星婚礼直接降了几个档次。

  樊离,男,87年生,合肥“土著”,一路名校毕业。从六安路小学、45中到合肥1中,再到安医大,学业顺风顺水。本科学医5年,然后又在上海读研、读博、博士后。如今,樊离小学同班女同学家娃都上幼儿园了,他还在博士后的路上拼。“博士后”理应自带光环,如果再贴上单身的标签,那直接就被定义成“钻石王老五”。然而,樊离却败给了房子,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单身狗”。“我对买房这事真是开窍太晚。”樊离是典型的学霸,那种在图书馆能泡十几小时不吃不喝的人,没啥经济头脑,仅限于吃饱穿暖。而他父母是合肥瑶海区一家工厂的双职工,早些年,单位分了房,类似筒子楼,两家共用一个卫生间的房。前两年,筒子楼拆迁,才住进高层。

  读研后,家里七大姨八大姑就开始给樊离吹耳旁风,年纪不小了,赶紧找个姑娘,你爸妈也退休了,想抱孙子了。樊离一开始懒得理,后来大姑大姨直接安排“相亲”。女方一听博士后在读,都两眼放光。但接触后,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败给了车子、房子、票子。直到现在的未婚妻王莎,跨越这“三座大山”,选择这支“绩优股”。

  去年底,两人谈婚论嫁,房子是个绕不开的问题。“我们得买房,刚需。”后知后觉的博士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紧迫性。他从上海回来,花了一周的时间,跑了合肥大大小小的楼盘。看得上的盘子价格都万元朝上,尤其是王莎工作所在的政务区,买个七八十平方米,总价已破百万。“咬牙、跺脚、买!”他俩看中政务区潜山路一楼盘,面积91平方米,首付35万元,月供4400元左右。两人就开始算账,首付双方及父母各凑一半,用王莎的公积金贷款,30年期,月供3500元左右,王莎现有公积金2200元,剩余1300元由樊离从有限的博士后工资里面省出来。大家就这么痛快地决定了。

  房子大事搞定,今年的重点就在婚礼上了。就在计划五星级酒店豪华婚宴的同时,公积金下调的消息来了。按照新规,王莎公积金将从2200元降到1100元,等于腰斩。这一下来多出的1100元,还在苦读的学霸也无力回天。“算了,我们婚礼从简,找个饭店,请亲友吃顿答谢宴吧。”王莎再次帮樊离解围。

  结局完美的爱情片似的。樊离收获了姑娘,收获了房子,更庆幸的是,房子已经从13000元涨到20000元,公积金的这道坎也不算大事,“如果当时不果断,搁到现在,就算不办婚礼也买不起了。”记者郑茹

(责编:黄艳、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