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安徽频道>>江淮传真>>舆情焦点

一周舆情综述:

反贪官员频频落马 舆论追问谁来监督反腐机构?

人民网安徽舆情分析师 李家林

2016年04月20日08:35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手机看新闻

反腐成绩单上不断增加的名字,让纪检监察部门承载着越来越多的光环和期望。舆论在支持其强力反腐的同时,也带有几分隐忧:反腐机构(纪检监察、巡视组、检察院)如何做到“打铁还需自身硬”?会不会滥用权力?特别是多名纪检干部落马,更指向了一个关键问题:谁来监督反腐机构?

安徽舆情热点排行


(备注:舆情热度为新闻量、评论量、微博量、微信量与网页搜索量加权综合;监测时间范围为4月12日至4月18日)

纪检干部腐败,敲响了什么警钟?

近日,《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引发广泛关注。甘肃天水一位商人因行贿被羁押期间,千万财产被过户给了一些纪检官员。在这条新闻引爆舆论的背景下,安徽公布的数起案件“连带”引人注目。

4月13日,安徽省纪委监察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12起典型案件。其中,安徽省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方克友严重违纪案,被诸多媒体单独拎出来报道。

无独有偶,4月15日,安徽省纪委通报亳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程效先等2人被调查。程效先因担任过亳州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察局局长,被媒体重点关注。

4月1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淮北市濉溪县民政局纪委书记王万鹏,不仅对自身的身份、职责、定位都不甚明了,甚至自己也干起了腐败堕落的事情。

方克友、程效先不过厅级,王万鹏官职更小,都算不上“老虎”,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共同拥有“纪检干部”的身份。网友在评论这几起案件时,观点倾向性较为一致——多用“反腐不护短”、“灯下黑”等来评价。

方克友、程效先等案件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公众一向对反腐机构可能存在的“灯下黑”现象,用放大镜来关注。反腐机构承载了群众渴望营造廉洁奉公环境的深切期望,所以对其要求才更为严格。

十八大以来,反腐在使纪检监察机关赢得了极高声望和美誉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遭遇到一些猜测:纪检干部监督和调查别的官员,那谁来监督纪检官员呢?毕竟,纪检干部也是人,也会面临贪腐的诱惑,纪检干部不是天然就有“免疫力”。

若监督别人的机构本身产生了腐败,其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和后果是极其严重的、也最为可怕。一方面,纪检监察机关“灯下黑”造成的社会负面影响更恶劣,会具有明显的“放大效应”,会对反腐机构的公信力造成极大的损害;另一方面,反腐机构干部腐化堕落,往往会从反贪利刃沦为更多贪官的保护伞,严重影响反腐的进程。正如网友所言:“以问题人查问题人,问题何时是尽头?”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多次放狠话震慑“灯下黑”,指出纪委决不允许有“内鬼”藏匿。安徽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宾宜也开出药方:“强化自我监督,加强党内监督,接受社会监督”。

舆论对方克友案、程效先案的高度聚焦说明,加强对纪委官员的监督,避免监督者的监督权成为新的腐败源头,已成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依法治国建设中的必破之题。

“化工围城”的安庆,如何化解舆情压力?

大连、青岛、天津相继发生重大化工爆炸事故后,城市所面临的“化工围城”困境再次推向了公众面前。中国的化工企业大多依水而建,在沿海、沿江、沿河地带,各种化工项目星罗棋布。作为一座典型的石化工业重镇——安庆市所面临的安全警钟反复被撞响,相关舆情压力一直居高不下。

1974年安庆石化破土动工。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也是当时国家战略布局的需要,这座城市的命运从此与石化休戚相关。但由于曾经的环保意识淡薄,外加城市扩张,石化企业与安庆城区已实现了“无缝对接”。城中厂的格局,注定油气管线与城市交织。有人称安庆是全国唯一厂城一体的化工城市。安庆相关负责人曾称:“石化企业离城市这么近的,全国恐怕只有安庆。”

安庆居民常年焦虑地面对近在咫尺的化工厂的威胁,但又无可奈何。但随着公众环保意识的觉醒,网友对此言论越来越激烈,当地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舆情压力。网友“@墨虱”称:“安庆化工园区有多少冒着黑烟的烟囱,多么污秽不堪。”网友“@四级不过誓不改昵”有言:“不求安庆经济有所发展,但请还我们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

网络舆情是现实问题在互联网上的反应,舆情处置“线下决定线上”。化解网民不满,就需要破解“化工围城”的现实威胁。破解现实威胁最直接的举措就是项目搬迁。可各地位于城区的化工企业屡屡出事故,屡屡说要搬,可一直搬不动。由于搬迁成本、员工安置等问题陷入困境。外加涉及搬迁过程中各种利益博弈,更是增加了解决问题的复杂性。

好消息近日从安庆传来。历经多年努力,4月14日,安庆市政府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正式就安庆石化危化品码头及油气输送管线迁建项目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迁建项目将2017年内建成,此后石化管廊穿城而过将成为历史。

其实,走或不走,最关键的无非一个钱字。据悉,本次安庆石化危化品码头及油气输送管线迁建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安庆市政府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明确迁建项目的具体资金分摊方案、双方各自应履行的义务及涉及项目建设的其他有关事项。

从大连、青岛、天津到安庆,“化工围城”非一城之痛!对于安庆而言,石化危化品码头及油气输送管线迁建项目只是化解“化工围城”的一大步,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物学院顾丽梅指出,为了从长远解决化工围城的问题,在辩证地对待城市规划近期建设与远期发展的关系的基础上,要进一步拓宽公众参与决策的渠道。唯有以民生为重,带有发展的眼光看待社会发展,强调科学与民主的规划,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化工围城”的困境。

如何看待正面宣传陷入负面解读?

4月17日,安徽省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监督移送4起销售非法入境猪牛肉案,安徽池州检方太给力啦》。随即,这篇宣传稿件标题被网媒改写成《安徽池州公安机关对移送案件两次不立案,检方监督后侦查》。标题微微改动,舆论风向标就发生了重大偏移。网上舆论开始质疑公安不作为,何以不予立案?

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应立案而不立案,以及不应立案而立案,均有监督责任。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发布,2015年,全国检察机关共监督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立案1.4万余件,监督公安机关应当撤案而不撤案1万余件。综观网友评论,舆论对公安工作是有不解、甚至不满的地方。

公安作为与群众打交道最多的部门之一,面临很大的舆情压力。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网民似乎也只对公安的负面消息保持高度的兴趣,甚至有些正面新闻也在网络上被负面解读。

对于诸多个案,不宜对警方作“有罪推定”,轻易判断他们是在故意不予立案,甚至认为他们是因为不能破案,才“不破不立”。而另一方面,警方也应有提升舆情应对意识,必要给出不予立案的更有说服力的理由。因为澄清质疑是所有公权力行使者的必要义务。

实际上,立案只是一个过渡性程序,立案后,警方反而能够获得更大的侦查权力,如果将来确实通过更深入调查排除了犯罪嫌疑,警方仍然可以依法作出撤案决定。如此,才是更负责任的态度。

对于那些“正面宣传被负面解读”的尴尬,相关部门需要改进工作,但并不需因此畏惧宣传。在碎片化阅读的时代,要给出更完整的信息;在浅阅读的时代,要给出更深刻的思想。必须更积极地占据互联网这个管道,做互联网纷乱信息的过滤器,做网络偏激情绪的缓释剂,做国民心态的压舱石。这是相关部门应尽的责任、应有的气度。

分享到:
(责编:金蕾欣、张磊)
  •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 聊时局微信
    聊时局微信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扫描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