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安徽频道>>文化体育>>艺术

关良与齐白石互赠画作缘起京戏

2015年04月10日11:15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关良与齐白石互赠画作缘起京戏

关良赠与齐白石的画作《贵妃醉酒》。资料图片

“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今天起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一个月的时间里,关良神妙的画作将与北京画院美术馆长年展出的齐白石精品同处一室。关良与齐白石,两位20世纪中国的艺术大家曾有过一段情意浓浓的忘年交。关良有画为证,这也是这次展览有新意的一个呈现,确属难得。

在北京画院所藏的2000余件齐白石作品、图稿、印章、文献及齐白石收藏的书画中,有四件关良赠与齐白石的画作。这四件尺寸相仿的关良戏曲人物画,从面貌上看应是一个时期的作品。其中一件作品上题有“白石前辈指正,一九五三年,关良”。由此可见,这四幅作品应是关良1953年所画,然后赠给齐白石的。顺藤摸瓜,我翻阅了关良的相关文献,在上海书画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关良回忆录》中,可以读到这样的章节《问艺齐老》,文中提到了关于他与齐白石交往的旧事。

1942年,关良曾赠送好友李可染一本戏曲人物画的册页。可染先生到北京后,将这本册页拿予齐白石观赏。白石老人看后非常兴奋,欲见作者。可染先生解释说,作者关良住在上海,不便即来见他。于是齐白石在册页的扉页上题写了“关良墨趣”四字。据关良文中所说,1956年他来京开会,与李可染一同拜见了齐白石。齐白石不仅对他印象深刻而且现场作画,相见甚欢。在此书的第98页,刊载了齐白石赠与关良的作品两幅,一幅为《螃蟹》,另一幅为《松鹰》,皆为齐白石常画的题材。在《螃蟹》的画作上,齐白石题跋:“良公老弟同道,九十三岁白石璜请讲。”对于这两张画,学者柯文辉先生认为是在关良与齐白石见面之后所画,并提到可染教授说的“老师很少写这样下款”,以示对关良先生的认可。

从现在掌握的信息看,1953年关良并未与齐白石见面,那么作品是如何交换的?是李可染先生帮助传递过?还是柯文辉先生的推测有误,抑或是关良先生对1956年见面的时间记忆有误?现在还无法确定,但无论如何,这6幅画作,应视为一段艺坛的佳话。

由于关良赠与齐白石的这4幅戏曲人物画未提及所绘曲目,我出于好奇,很想了解关良所绘内容出处。因为这与艺术家的创作初衷以及创作方式有关,更何况齐白石也是个戏迷,关良赠与前辈大师的作品,理应是精心挑选过的。所以,我先后请教了北京京剧院朱甲、江苏省演艺集团的柯军等多位戏曲界专家以及兼通美术史与戏曲的中国美术学院的董捷老师。

第一轮,北京京剧院的戏曲专家对4幅作品竟报不出戏名。问到董捷老师,得到的结论是两幅为《贵妃醉酒》,一幅为《乌龙院》,一幅为《除三害》。当我将这一意见反馈给戏曲专家们时,回复是颇有回味的。除认为《除三害》应为《通天犀》外,他们其实早先也从人物的样貌上认出这几出戏,但因关良先生在人物形态及服饰上的简化,使几位专家对作品到底是哪一出戏产生了怀疑。这不由得使我想到了齐白石那句被大家无数次重复的话:似与不似之间。关良戏曲人物画的妙处,或许也正在于此。难怪白石老人会对关良的作品一见倾心,因为两位大师在艺术上的追求是一致的。

由于惺惺相惜,此后齐白石对关良给予了更大的支持,甚至成为其艺术的解读者。关良回忆说:“全国解放后,文化部门的一些同志,对我的画褒贬不一,有的还持否定态度……齐白石多次出来为我辩护,齐老先生侃侃而谈,认为这是一种创新,而且自成一派……在齐白石先生道义的支持下,1956年我在北京举办了第一次个展。”这次展览非常成功,观众纷至沓来,戏曲名家梅兰芳、画家李苦禅等都给出了颇高的评价。而后,1957年,关良与李可染代表中国到当时的东德访问、写生,开启了他们艺术的新旅程。

文末,还有一事须赘言,当年德国莱比锡的伊姆茵采尔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美术》系列画集第636号为齐白石,第692号则为关良的戏曲人物。关良先生在他的回忆录中特别提到了此事,也可算是两位大师的又一段缘分。

吴洪亮(作者系北京画院美术馆/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分享到:
(责编:黄丽丽、张磊)
热图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扫描

    |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