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安徽频道>>安徽舆情>>舆情研究报告

2014中国网络语象报告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陈晓冉 周亚琼 丁淑贤

2015年01月16日15:12    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2014中国网络语象报告

伴随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社情民意的网络投射逐渐明显,尤其近年来新媒体技术对舆论生态的格式化,网络作为媒介平台渐成主流。每年诞生的大量网络流行语,成为阶段时间内人群情绪的清晰投影,同时也影响到传统媒体和书刊,甚至成为公众生活中的交际用词。网络流行语的交替更迭,见证了中国社会的变革,记录着中国民情的冷暖,同时也更为深广地冲击着民族文化,影响着社会价值取向,甚至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中国传承千年的语言体系。

流行语背后的网民心态

一、词汇创意明显 语义仍为心态传接

网络流行语的呈现也许年年不同,但其核心层面仍是社会心态的传接。互联网是全民发声的平台,同时也使话语为全部网民所挑选和采购,其中流行语则可视为是最多网民免费采购到的话语产品。

公共话题在网络流行语占比不多,却反映出网民对于国家宏大叙事的关注和理解,例如对于环境问题的持续关注,不仅曾经使“霾”成为年度字词备选,今年则催生了APEC议题与环境问题的结合,产生了“APEC蓝”这一词语。习近平主席包容百姓吐槽的“APEC蓝”谈话,将政府治理环境问题的决心传递给网友,使原本草根的表达经历变奏,获得体制内的认可,强化了网友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感。

情感类话题的词语仍是网络流行语的关键组成部分,人们需要新词语用以活跃情感话题。从“小清新”、“女汉子”到“小鲜肉”、“暖男”,莫不如此。

二、流行语“排浪式消费”来去匆匆

在互联网中,网络热点事件催生的流行语往往具有“爆炸式”的传播特征。一方面、衍生的流行语的传播力与影响力被急速点燃;另一方面,爆炸式热点的能量持久性有限,热点事件传播周期较短,这就使得“什么仇什么怨”“有钱就是任性”等事件诱发的流行语,在爆炸式传播之后迅速淡出网络语境。

如果将网络流行语视为全民话语采购的大宗产品,借用经济学的概念。当一种新消费品一个人能买得起时,大多数人都已到了能买得起的阶段,就会迅速形成消费浪潮,也即排浪式消费。部分网络流行语的使用无疑也符合了这种“排浪式特征”。

三、社群表达趋同 线上共鸣超越线下阶层

网络流行语使网络表达以趋同的面貌被呈现,一线城市的中产可以在朋友圈中晒出高档餐厅的自拍照,并配以“萌萌哒”的自我描述,而一个三线城市的务工青年同样可以与街头卡通人物合影,自我陶醉在“萌萌哒”的表情里。富人、中产与穷人间,高中生、大学生与海归间,在网络流行语的使用方面明显趋同。网络流行语使得线下的各经济阶层,在互联网上寻得话语共鸣。追求时尚,体味新潮,渴望引领流行的心态,以及现实社会的集体焦虑感,使得白领、农民工的身份特征以及生活压力现状在互联网上的表现越发趋同,为房子而拼命、为工作而奔波的人均在体会“心塞”和“也是蛮拼的”这一生活常态。网络社群的彼此认同感因网络流行语而被加强。

四、“愤青心态”退隐“屌丝心态”凸显

“蚁族”的提出者廉思教授认为:“当代的青年处于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复杂的时期,各种思潮,民粹主义、自由主义、新儒家、新左派等等,都在围绕着他,在发挥作用。”原本崇尚《中国为什么不高兴》的公众在论坛里化身为“愤青”,但伴随着互联网而来的各种思潮冲击,稳定的价值观形成出现困难,对现实生活有诸多无奈,但又无力改变,于是靠一种自我调侃获得超脱,屌丝心态占据网络。

我们注意到,在网上“是中国人就顶”、“不转不是中国人”这类豪情万丈的言语特征正在减少,“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这样的暴力表达开始远去。与此同时,网络语言开始发生流变,“有钱就是任性”在网络中随处可见,虽然不乏真“炫富”者,但更多的仍是网友以“屌丝心态”的方式自嘲、调侃以及表达不满。“仇富”转型为“涮富”。看似跋扈的“有钱”与娇嗔的“任性”,让普通人也可以成为“有钱就是任性”的适用对象,缺少了愤青的“怒火”,取而代之的是轻松诙谐的“吐槽”。宏大叙事对年轻人的激励作用正处于边际效益递减的状态,无论经济以及社会地位的高低,以屌丝自居的群体快速壮大,网络流行语的草根式表达切中“屌丝心态”成为网络生态的新特点。

网络语象的语言规范与文化沉积

一、丰富汉语表达 记录社会变迁 

网络提供的个人出版平台,使得每一个网民都充分掌握话语权,过去国家语言的塑造与坊间评议的二元分立,在互联网上形成明显的语言对冲,社会表达的不再呈现为一元态势,而出现多元意见。互联网带来的话语权的平等化,去中心化,解构权威,正是网络流行语点点璀璨生成的最主要原因。

从语言的演变规律看,钟鼎铭文到今天的简体汉字,语言是不断发展创新的,网络流行语也是这一发展创新的过程。汉语原有的词汇不足以表达某种新鲜的事务或态度时,网络流行语就应运而生了。

一个汉字往往意味着深邃的含义,今天网络流行语的存在,往往也不能简单以浅薄视之,这背后莫不是网民智慧的巧妙构思和表达。网络社群不断创造,创新属于他们的“私享词语”,并使之迅速传播流行。

网络流行并非文化上的小道,网络对社会生活的全面渗透,已经使网络流行语成为社会文化传播不可忽视的存在,这是无须争议的事实。网络流行语对汉语表达的丰富,对社会变迁的记录,应被承认、正视和尊重。

二、破坏汉语组词 拉低文化氛围

语言的使用规范,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约定俗成形成的,语言规范与场合、功能、使用者身份等有着明确的关联性。严肃之时自然不能插科打诨,而娱乐之时自然不需一本正经。本文无意批评市井市侩、粗鄙流俗的现实存在,但是并非对网络流行语的类似现象即抱有存在即合理的态度。

观察网络流行语,一类低俗词汇本质上是现实语言的延伸,多为不文明用语的谐音或转化。网络用语的更迭变化,在一个动态的过程中自然会进行过滤淘汰,网民自发的自律呼吁更具有治理弹性,不必对此进行官方的管制。而民间专业文化团体的观察报告和文化批评则更具有对社会公众的警示作用。即使在互联网这个去中心化的时代,我们相信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和文明古国,文化仍具有精英和大众的分层,精英文化的警觉对整个国家文化的健康发展,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如果完全由互联网上草根文化扛大旗,会降低我们的文化高度和文明品质。

作家余华曾经批评有些作者不描写内心而专描写内分泌,文学上的通俗与低俗分野同样适用于网络流行语。单纯为了追求娱乐性和博眼球,将“碉堡了”“蛋疼”“我随便起来不是人”“人不猥琐枉少年”等等用的不亦乐乎,是否粗俗轻佻?是否破坏了汉语的严谨与含蓄?是否在语言环境普遍拒绝黄段子的当下,形成了新的语言骚扰呢?

网络不会拒绝智慧的插科打诨,也不会拒绝流行语对社会现实的不满和发泄。但粗鄙化、低俗化、反文化理应受到严肃的文化批判,即使溯源之下,网络语言的这种现象均根植于社会现实,但其粗鄙低俗的存在何以就具有正当性呢?当如是的网络流行语与社会现实形成恶性的彼此裹挟,精神文化是走向精致风雅,还是走向粗鄙干涸,就不言而喻了。

三、网络流行语应如何规范

网络流行语的存在与发展,很生动的表现了网络时代的社会现实,一些词汇沉淀之后被舆论和公众普遍接受,网络一代的诙谐与睿智不断丰富着汉语语言。与此同时,网络流行语中的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解构汉语构成,拉低互联网的文化氛围。

2014年4月11日的人民日报发表记者观察《守护我们语言的纯洁和健康》,提出规范使用语言,“媒体是表率、公务员是龙头、服务业是窗口、学校是基础”。

媒体是网络流行语进入深广的社会空间的重要渠道,媒体词语使用规范是国际通行惯例,网络流行语的使用足以借鉴传统规范。

互联网时代之前的异形词规范即可为明证,上世纪80年代艾滋病见诸报刊之时,曾经“艾滋”“爱滋”同存并用,而为避免“爱”而“滋”病,原卫生部将名称规范为“艾滋病”,到本世纪初,规范已经形成,对2014年人民日报进行词频分析,艾滋病出现257次,而爱滋病为0次。同样,网络流行语的使用,其核心要义仍不外于准确表达,内涵清晰,“给力”“屌丝心态”均曾刊载在《人民日报》上,网络流行语的价值和生命力得以被认同。与此同时,各种异化词语,例如把“刻不容缓”改为“咳不容缓”运用于广告之中,把“累觉不爱,人艰不拆”融入综艺节目等多有存在。11月27日,媒体报道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关于广播电视节目和广告中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通知》,批评了广电节目随意篡改、乱用成语的情况。

在教育教学中,对网络用语应以“谨慎而不轻率”“宽容但有严苛”的态度对待。曾有物理教师将牛顿力学定理解读为“不给力不动,给力就动,你给力我给力”获得学生认可,但是如果教师开口闭口“神马”“闹太套”,教材前翻后翻充斥着“有木有”“you can you up”,教育教学是否还是正常有序就值得商榷了。

时代的发展无法拒绝网络流行语的存在,但不加规范的全盘接受,与不加分辨的全盘拒绝同样不可取。法国作为维护语言规范悠久的国家,最早的立法可以追溯到1539年《维莱哥特雷法》,而成立于1635年的官方法语维护机构--法兰西学院则一直运营至今。学院由40名学究组成,负责定期审阅法语中出现的新语法、新词汇,剔除不合规范的语言内容,而外来词则是甄别重点。 按照规定,只有满足以下四个条件,才允许引进外来词:现存法语词汇无法表达某个外语词汇的词义;无法创造出合适的法语替代词;虽创造出替代词却过于冗长不便使用;尽管是引进词,但发音和书写合乎法语规范。

同样,作为我国语言规范的标杆《现代汉语词典》,自1978年出版以来,历经改版也吸纳了诸多网络新词。2012年的第6版即收录了“雷人”、“宅”、“山寨”、“草根”、“粉丝”、“闪婚”等网络热词。同时也拒绝了“剩男”“剩女”等具有歧义或歧视色彩的词汇。与《现代汉语词典》异曲同工的是,《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收入了“土豪”,却拒绝采用“屌丝”、“白富美”和“超女”。

语言是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传密码,爱国首先要从爱祖国语言做起。人民日报1951年6月6日开始连载吕叔湘、朱德熙先生关于语法修辞讲话时,发表社论《正确地使用祖国的语言,为语言的纯洁和健康而斗争》,提出:“学习把语言用得正确,对于我们的思想的精确程度和工作效率的提高,都有极重要的意义。”维护民族语言的规范,仍是现代化、全球化过程中,必须保持的民族立身之基。

结语 

网络流行语伴生社会热点事件的波浪形消费,多数很难持久,更难以谈及对汉语纯洁性的真正干扰,仅少数流行语经过语义沉淀,最终升格为常规的汉语。

由此可见,自然不必将网络流行语视为断送中华文脉的洪水猛兽,宏观存在无过分干预的必要,社会历史会成为网络语言公正而有效的筛选者。微观应用方面却不可置之不理,媒体应用的规范、教育领域的节制、出版行业的谨慎,无疑是避免部分网络流行语污染社会文化,保持语言规范与文化健康的关键。

分享到:
(责编:金蕾欣、苏恒)

探秘世界著名十大古墓

你不曾见过的梦露

毛主席时代的“美图秀秀”

锋菲候机室亲热照片曝光

《清明上河图》的五大谜团

熊乃瑾整容前后对比照曝光

盘点全球奇葩的炫富故事

《神雕》10大爆笑穿帮镜头

20种常见食物 多吃会中毒
  •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 聊时局微信
    聊时局微信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扫描

点击排行|时尚大片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