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安庆之美】花亭湖禅韵

2014年07月16日14:52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禅,本不立字,天下竟有湖泊以禅冠名。禅湖在何处?在天边,在山谷,在物外,在心底。也许你苦苦参悟不透,还是让我直接告诉你吧,禅湖在大别山之南麓太湖县之北,号称花亭湖。人称天下第一禅湖。

禅湖,汇聚的是大智慧,而不是那些小聪明。是十万人背进离乡造湖的大智,而不是独享一方山水的小慧。当年二祖慧可发大愿:“物与民胞共寒暑,调和风雨万邦同。”可见他的大智与大悲情怀,如今,二祖长生,湖水可证,是禅,是禅湖。

我来花亭湖,正值清明时节,和风丽日,阳光明媚。我登上小舟的刹那间,舟在轻晃,水在摇曳,我的身心也飘摇起来。我已托付给湖水了,脚底下就那么一寸厚的舟木,底下便是静水流深。泛舟湖上,四面的青山莽莽,千岩竞秀,万壑争流,湖水拥着万山,山势绵延,倒映在湖水里,船向湖里开,山向我走来,人与小舟,湖光与山色,相融为一体,蓝天白云,碧波万顷,静美成趣。我想,如能在湖之湄,盖一间小屋常住,不负山湖钟毓灵秀之德,久了,大概可以羽化成仙了。

我所乘坐的舟是快舟。应我的要求,驾舟人开得很慢,像一艘小木船在湖面上荡着双桨慢悠悠地前行,其实她并不知道是我怕晕船。驾舟的是一位年轻的妇人,戴着墨镜,她对我说 “你们不急,我就不赶,不知道你们,” 她侧过脸面看了我一眼,浅浅地笑着说,“——那些游客总要匆匆的来,急急地赶,一上来便催促我开船,巴不得我像开飞机那样飞起来,哪是来游玩啊,倒像赶路的匆匆过客。”我们也笑了,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听她说话,她谨慎地驾驶快舟,注视着前方,没看我,好像是对着花亭湖说:“一些人来游花亭湖,人来了,心不在,不带着心来游禅湖算是白来了。”她的话宛如醍醐灌顶,直抵我的心境。      

我曾经读过熊尚志先生写给禅湖的一句话,感动得想流眼泪,他说:“在佛的眼里,我是一颗露珠,将随着初升的朝阳悄然寂灭;在老天爷的眼里,我是一只虫蚁,日日夜夜,年年岁岁,为生计奔波。”我亦如是,一年到头为生计奔波劳碌,今天被同学们拉来游禅湖,心却惦记家里的那些生意。是啊,人来了,心不在,这么清静的湖,却安顿不了人们一颗忙碌的心。我还想听她说点什么,她却缄口不语,认真地驾驶快舟,享受着碧湖飞舟的快意。

过了一段宽阔的湖面,不远处月亮湾的湖湾里,一对夫妇站在一叶扁舟上,不紧不慢地泛舟湖中,渔舟轻漾,山色倒映,一幅秀美的山水画卷渐次舒展开来。我想,假如可以借我一日时光,让我坐在他们的渔舟上去,关掉手机,关闭网络,与世界失去联系,一个人,一叶扁舟,在禅湖里飘荡,望山怡情,临水洗心,放松心情,不羁于世事,那才能真正地读懂禅湖。

我们游玩的第一个景点是情人岛。我很快适应了水上行舟,快舟开始发力,在碧绿的水面上驰骋,一时平静的水面像风衣上的拉链,轻轻地拉开。倘若是人的衣服拉链拉开,即可见衣服底下的肌肤,而湖面划开一条波痕,是否可见水底世界呢?水底下有淹没的村庄屋舍,有古树亭台,有长河溪堰,有山路弯弯……快舟在水面上划开一道白浪花花的水路,一阵风吹来,拂过湖面,湖水又恢复了平静,将一本厚重的历史篇章深深地封藏在千尺湖底。 

情人岛在湖中,在1958年之前,还是一座山,后来筑坝截水,大别山的泉水溪流孕育了千百亿年,在大别山脉的南麓终于分娩了女儿——花亭湖。亦称为大别山中第一湖。湖水把那些较低矮的山全都收藏了,露出水面的山头不再是山,人们称之为岛。五十年前的山峰,于今四周绿水环绕,水深千尺,山巅孤悬,成为岛屿,一切色相变化往复,刹那不住。五十年前的一个行者,赤足趟水过了长河,又涉步九十九溪,指着天空对长河两岸的居民说:看,天空中千帆竞渡,龙鱼飞翔。人们以为这个疯颠颠的和尚在说疯话。现在老人们回想起那位疯和尚说的话,看着这禅湖作想:以前的山谷成了湖泊,以前的村庄屋舍成了水底龙宫,以前的山头变成了现在的岛屿……老人搔首笑了,沧海桑田呀,呵!这禅湖!

情人岛有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对叫山哥和水妹的情侣,水妹家因交不起地租,她被地主霸占去做小妾,山哥难抑悲愤,猛灌了一碗烈酒,乘夜黑天高,将心爱的人抢出虎口,然而他们却没能再跨出一步,突破大山的困惑,在情人岛的山头上挖坑自葬以殉情。情人岛还有一个故事。是在前些年,湖滨县城的一对恋人,跑到这里来也殉情了,做了情人岛上鸳鸯,曾经遭受棒打,往后永世不分了。唉,多么的凄美!我坐在情人岛上的石雕相下,若有所思。爱是什么?相对于那些殉情的恋人来说,我们是否应该更加珍惜自己的爱情与婚姻呢?至少我们鲜活地活着,至少我们为了爱的拥有不用付出生命的代价。然而我们生活在涨满春池的幸福之中,却总要像夸父,疲惫地追求对面山顶上的日头。

随后,我们乘舟飘过碧波,来到另一座岛---千缘山庄。船停靠的码头,是一片黄土山坡,山体被蓄水高水位长期浸泡,没有长草,也没有树木,只是一片赤裸的黄土。待汛期水满禅湖,这些裸露的滩涂就被湮没了。大坝水利枢纽设有泄洪口,水满则溢,湖水涨到防洪高水位就再也上不去;到了枯水期,水位降下来,湖之岸呈现出一圈曾经库水的痕迹,似退潮后的滩涂,宽一丈有余,犹如一条玉带镶在湖岸上,湖水与四周的山自然融洽,给人一种立体感观,是山水相依,又层次分明。

其实,整个湖水周边山体都有同样的水纹带,记录着水位最高的成就。渔民说,因为花亭湖也是状元湖,那水纹带是状元袍上的玉腰带。渔民的话非常形象生动,真的,你若不信,去网上百度一下,或者去翻翻历史资料,问问村中老者,问世间哪座湖泊底下有状元府啊?有,花亭湖!是世间唯一湖底有状元府的湖泊。一门四进士,十里两状元。状元赵文楷的故居在浩淼的湖水中。湖底有条寺前河,河畔虎形山有一座规模宏大的状元府,是嘉庆年间状元赵文楷的府邸。曾经是虎穴,今变龙潭。1990年9月,状元的后裔赵朴初老人回到故乡,却回不到他的老家,故宅被浸淫在汪汪水国。他泛舟湖上,行走在老家的上空,迎风而歌:“归故乡水深千尺,抑又何伤!”一滴泪滚落,滴在湖水里,咸涩的泪水融入碧绿的湖水中,一样的浪波,别样的情愁。

佛说,四大皆空,不说了,那些都成了故事。岛上栽种了樱花,正粉艳艳地绽放。樱花开得有点像人们赶集,花朵儿在花枝上扎堆,拥着挤着,熙熙攮攮地往前头赶。赶什么赶呀,其实樱花并不知道枝头尽处是虚空啊!

虚空,本是虚空,让我的心也空荡了。

也许当年佛祖说法,就是拈一朵樱花示众,搔到迦叶尊者的痒处,他自然会心一笑。禅不立言,以心传心,我们游山玩水,何不是在牧心。人来了,心不在,则看岛不是岛,看山不是山。其实山不言,水不语,当某处风景与心的灵光际会,刹那间搔着了自身的痒处,彼时顿悟明了,哦,原来如此!千缘山庄位于湖心,将心比心,想到四面的水,心竟然生出飘泊之感,仿佛所处在一艘无人驾驭的木船上,飘啊,飘啊,一直飘摇到故乡的梦里。

如果从天空上俯瞰花亭湖,将别有一番景致。湖水像大章鱼的触角,伸进大山的千山万壑之中。有位作家形容花亭湖是一快绿翡翠,还有人说这禅湖倒像一座玉珊瑚,镶在群山丰润的胸膛。窃以为水就是水,水有灵性与智慧,山势阳刚,水势阴柔,将高就低,随弯就弯,柔能克刚,刚柔相济,如是水具了禅味,在花亭湖里,绿水泱泱,碧波澹澹,犹如十方诸佛济济一堂,明心了性,平静而淡远。

在湖中,一抬头,可见凤凰山上的西风禅寺。寺庙依山临水,飞阁流丹,背靠危石,云兴霞蔚,圣地庄严。在花亭湖上游的薛义河边,二祖禅堂屹立在狮子山上,二祖慧可当年作诗:“跃过三湖四泽中,一肩担月上九龙。”九龙山即现在的狮子山。狮子山上流淌的山泉和溪流,听了二祖弘法,那些溪水河流都深明道义,从薛义河一路奔流下来,包括所有支流的水到了大坝,它们都回头转向,望大山,望故乡,回望一路奔波的历程,一路苦行下来,终于禅悟了大道,要润泽于民,它们在此集结,汇成浩浩荡荡的湖。长河滔滔,奔腾不息。从二祖到五祖,一花开五叶,千年的时光,百里的长河,五祖弘忍在长河畔凤凰山上的西风洞里内,参禅悟道,相隔一湖,一念三千,留下狮子庵,即西风禅寺,磬鼓明堂,梵音响水。二祖禅堂与西风禅寺遥遥相应,皆面湖而立,两位大德禅者守着这明净的花亭湖参禅千年, 你说,这湖与禅分解得开么?

我们在湖里游了一圈,回到大坝,观望天地,感叹民力之无穷。一条大坝扎住了峡口,使名流荟萃,百川归湖,是以千山万壑为世用,纳细流成湖泊,驯洪水以济苍生来成就禅湖之大美。花亭湖的水经过水力发电的卡口,汹涌而出,流向下游四个县(太湖、望江、宿松、怀宁),灌溉农田,滋润百姓。自从有了禅湖,下游百姓的小日子过得逐渐丰裕了,田地庄稼,不用靠天,旱涝保收。人们受惠于禅湖,安居乐业,在绿水蓝天的庄园里编织着幸福的梦。正是一个个梦想汇聚起来,构筑成一个强大的梦场——中国梦!

在湖岸远眺,禅湖之外还有一座观音阁。观音阁虽然依湖而筑,但她走出了禅湖。禅湖高高在上,如佛法高深莫测,但湖水恰似观音菩萨,深入田园山村。走进百姓之中。或许老百姓不懂禅,不懂那些禅机奥妙,人们只懂得谁能救苦救难,谁就是人们心中真正的菩萨,就是普济苍生的佛祖。

其实百姓也很简单,花亭湖的万顷碧波,终究水利民生,造福百万人口。花亭湖的福泽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所以花亭湖被人们称颂为禅湖。禅湖,自利是智慧,利他是慈悲。一个人能为社会做出贡献,成为一个有用之人,就会得到社会的尊重;一座湖,不管叫做花亭湖或者状元湖,能利乐有情,普济众生,她就是最美的湖。

也许,登山在于怡情,而游禅湖在于牧心。同样的风景,不同的游人,趣味尽不相同。我游禅湖,旨在养心,在千重山色,万顷湖光中放牧自己一颗疲惫的心灵。乘舟游湖,从码头出发,在湖中走了一趟过程之后又回到刚出发的码头,经历了浪遏飞舟的惬意,最终又回到平静的港湾,湖水依旧清清,过客如烟,未留下一丝痕迹,而花亭湖之大美却收藏于心底。

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岸在哪?是大坝?是群山?我想,岸在心头,只要我们像长河百溪,停下奔波的脚步,回头来望望自己的历程,望一眼自己的故土,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皈依在生我养我的原乡,感恩于心,心也就像禅湖清净明了。(陈绿山) 


热图
    分享到:
    (责编:吴西露、苏恒)

    热点扫描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热点推荐
    • 图说天下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点击排行
    • 时尚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