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合肥老夫妻共同申请捐献遗体 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2014年04月12日10:21    来源:合肥在线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张鹰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因为糖尿病,生前一直在安医治疗,后来他得知省红十字会遗体捐赠中心的相关宣传后,觉得遗体捐献这个方式非常好,他非常接受这样的方式。

  张鹰说,还有一个原因也促成了父亲捐献遗体的想法,“我父亲常说,自己年纪大了也不好返回故乡,既然不能落叶归根,不如把遗体捐出去用作科研,也算造福人类。”

  张瑞麟回家后,将捐献遗体的想法告诉妻儿,没想到得到了妻子和两个儿子的一致赞同。“把遗体捐献用作医学用途,可以方便很多人。据我了解,每年捐献遗体的市民也只有50名左右,对于医学、临床试验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张鹰告诉记者。

  张瑞麟夫妇捐献遗体的想法,在家族内并没有遭到任何反对。记者了解到,张鹰一家人包括远在北京、沈阳、天津、上海的亲戚均为知识分子,多在大学教书,思想观念比较开明,对于老人们捐献遗体的想法,亲人们都表示理解。

  捐献遗体,省却了诸多身后事,也节约了不少人力、物力和财力。张鹰表示:“父母过世后,没有前往殡仪馆进行火化,也没有花重金购买墓地,也不需要冗长的传统殡葬程序,省时省力也节约了成本。”

  对于捐献遗体这种人生告别方式,张鹰并不觉得有多困难,“也许是受父母价值观的影响,对这方面并不看重,也看得开。我已经决定过几天就去申请遗体捐献,以后和父母一样,希望死后也能贡献一份力量。”

  不能入土,如何祭奠?张鹰告诉记者,并不是捐赠了遗体就不用祭奠,在大蜀山上,省红十字会的遗体捐献项目还专门立了一座石碑,会将一批批捐赠遗体的市民姓名雕刻在石碑上以作纪念,后人亦可以在此以鲜花、鞠躬表示祭奠和怀念,“作为一种新型的殡葬模式,我觉得这是非常环保、人道、人性化的。”

  遗体捐献显窘境 每年不足50人办理

  虽然不少人对红十字会有误解,但是张鹰却不这么认为:“据我父母的考察和我的了解,省红十字会遗体捐献中心非常负责,我父亲当年在家逝世,打电话给红十字会的24小时值班电话,立刻就有工作人员上门接收遗体。我母亲清明离世,打电话给他们,工作人员也在40分钟就赶到了。分秒必争,遗体为大,他们表达了足够的尊重。”

  省红十字会遗体捐献中心工作人员的辛苦努力,并不能掩盖遗体捐献的窘迫处境。记者了解到,每年捐献的遗体数量仍然非常少,对于医学教学和科研的使用来说,捉襟见肘。一般来说,按照教学要求,医学本科的学生应该是每4人实习解剖一具尸体。一些医学院因为缺少教学用的尸体,只有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才有实习解剖的机会,而且还是每15个人共用一具。来自卫生部门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15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1万余例,远远不能满足临床治疗的需要。

  记者了解到,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设立有三处遗体(器官)接受站,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是我省三个遗体捐献接受站点中规模最大的一个。该站点负责人告诉记者,从1972年接受第一例遗体捐献到目前为止,安医大捐献点仅接受了700名捐献者登记。平均每年前来办理遗体捐献的不足50人,远远不能满足医学研究等方面的需要。

  张鹰认为,捐献者希望能够为医学研究奉献自己的最后一份力量,造福人类,这是一种无私的大爱,值得敬佩。他同时希望,对遗体进行研究甚至解剖的学生理应对遗体鞠躬,用严谨的态度表达尊重。

上一页

热图
    分享到:
    (责编:马玲玲、郭宇)

    热点扫描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推荐
    • 图说天下
    "国民媳妇"现状揭秘 "国民媳妇"现状揭秘 郑爽整容前生活照郑爽整容前生活照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点击排行
    • 时尚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