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張堅的鄂皖仕途

2019年12月21日07:14  來源:聊時局
 

近年來,高官落馬的新聞已不罕見。不過今年8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張堅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消息后,卻在這名副省級高官曾經的主政之地,引來一陣波瀾。

無論在湖北或安徽,一些商人苦張堅久矣,認為他利用權力干預司法,知法玩法,執法犯法。如今貪官落馬,實在大快人心。

但也有許多文化人與媒體記者,很難相信張堅最終會是這般結局。在他們印象中,身居高位的張堅不失文人本色,與眾人詩詞唱和,更常有禮賢下士之舉,令人頗為感動。

兩種反應或許都有道理,但又都不全面。真實的張堅亦有雙面,既有文才也有貪欲。

文人高官

張堅生於1955年,祖籍河南,青少年時代便來到湖北。因此在湖北官場,張堅從未被當成外來戶。

1972年,結束自己知青生涯的張堅回城參加工作。據一名當地人士介紹,張堅簡歷上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機床廠任統計員,但這家工廠屬於監獄系統。也就是說,從參加工作直到退休,張堅始終沒有離開過政法系統。

在湖北監獄系統深耕25年之后,張堅成為湖北省監獄局一把手,同時兼任省司法廳黨委委員。

此后,張堅的仕途一路順遂。2003年,48歲的張堅出任湖北省司法廳長。2008年任湖北省高院副院長,2013年調任安徽省高院院長,躋身省部級高官行列,直至退休。

張堅年輕時是文學青年,身居高位后依然喜歡舞文弄墨,在他身邊聚集著一個文人圈子,大家賦詩作詞,一時風雅。張堅深夜填詞,再將作品發給文友是常事,他調任安徽后,與湖北的文友也保持著密切聯系。

一名湖北官場人士說,張堅在微信上幾乎從不給下屬、同僚點贊,不過文友有作品問世,或是一般的生活瑣事發了朋友圈,張堅卻經常點贊。

張堅還喜歡結交記者朋友,這也讓他在媒體圈擁有了好人緣。張堅任安徽省高院院長時,一年進京出席兩會,在高鐵上專門點餐,讓列車員送到后面車廂讓記者用。在北京開會期間,他又專門吩咐下屬,說記者跟著進京採訪,北京物價高,媒體單位的餐補不夠,讓下屬多組織記者聚餐,改善伙食。通常在兩會閉幕后,他還推掉其它應酬,專門與記者餐聚。

湖北與安徽聯系政法口的記者都表示,他們很少為審稿的事發愁,即便宣傳處的人員說領導忙,稿子看不下來,他們也能直接給張堅打電話。張堅看過稿子並修改后,都會客氣表示“一切以你們為主,我的意見僅供參考”。

正是因為多年的交情,在2018年初張堅退休后,湖北與安徽的許多文化人與媒體記者都在不同平台發表文章或詩詞,回憶與張堅的相交往事。

對於這些文章或詩詞,張堅都會予以回應,他還填了一首《喝火令》,其中“放任秋風爽,逍遙宇宙寬”“難得柴桑寂”“鬆鶴傲雲閑”等句,表達出對於卸下重擔的退休生活的向往。

一名湖北的文化人表示,張堅在書法、散文、舊體詩方面均有涉獵。客觀來說,他的散文火候稍欠,書法中規中矩,舊體詩確有功力。

據一名與張堅有過交集的人士透露,張堅不僅喜歡舞文弄墨,更雅好收藏,他的藏品主要是字畫。從武漢去合肥上任,以及退休后回武漢,均動用了貨車專門運送收藏品。張堅曾說這些字畫都是撿漏或是用自己的字交換來的。“但這話誰也不會信。假如這些字畫都是真品,那就遠遠超出了張堅的合理收入。”

這大概就是文人張堅的一面。但他絕不僅是一個文人,更是手握重權的高官。遺憾的是,他在放縱才情之時,並未遏制住貪欲。

江城舊案

近一年來,湖北官場與文化圈的不少人,都對張堅表達過“憂心”。消息甚至傳到了鄰省安徽,一名安徽的作家專門趕來武漢,看望退休后的張堅,並委婉提及此事。張堅一臉輕鬆,說自己是“桃花源中人”。

近年湖北政法系統震蕩不斷,牽扯出的舊案不少發生在張堅任內。去年,武漢政法系統連續有多名高官落馬,包括武漢市中院院長王晨、武漢市檢察院檢察長孫光駿、武漢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周濱等。今年5月,湖北省應急管理廳黨組書記、廳長郭唐寅落馬,郭曾長期任職於公安系統,擔任過湖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

據一名知情人士介紹,湖北省與武漢市政法系統出現的震蕩以及多名官員落馬,主要由兩件案子牽扯出來,其一是號稱“武漢版孫小果”的林明學案,其二是河南省交通運輸廳原廳長石發亮案。

林明學是武漢黃陂人,早年經商,上世紀90年代便以經營福爾摩莎夜總會聞名江城。賺到第一桶金后,林明學結交了不少權貴。后來,林明學轉戰地產與金融,成為湖北有名的富豪。

2000年左右,林明學在廣西遭遇危機。他早年取得了廣西一個縣信用社的實際控制權,並以各種手段吸攬存款。后來資金鏈斷裂,該信用社出現擠兌風波,桂林等多地人心惶惶。此事驚動中央,廣西方面逮捕了林明學。2001年5月,林明學因涉非法集資詐騙、信用証詐騙等罪名被判處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然而林明學並沒有死,他在廣西被判刑,然后回湖北服刑,之后屢屢被減刑。近來有法界人士質疑,林明學在廣西被判刑,理應在廣西服刑,轉回湖北較為蹊蹺。此時張堅正擔任湖北省監獄局一把手,他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令人生疑。

2011年,原本被判死刑的林明學獲得假釋。這一時期,張堅正擔任湖北省高院常務副院長。而假釋的正常程序是由主管監獄提出建議,報法院裁定。林明學重新活躍在武漢商界,大手筆投資地產,建設了多個樓盤,還擁有多家體育俱樂部。

在林明學被假釋的過程中,張堅究竟發揮了哪些作用,還有待進一步披露,但據一名知情人士介紹,張堅與林明學是認識的,而且還有交情。張堅調任安徽高院院長后,有時回武漢度周末,就會來到林明學建在黃陂的私人山庄。而且在對林明學一案進行調查,不斷有政法系統官員落馬的過程中,張堅也被多次叫去談話。

石發亮的經歷與林明學類似。這名被判無期的河南省交通運輸廳原廳長,本該在湖北的監獄中服刑,但他早些年就因為各種原因被監外執行。到了2017年,石發亮又因立功表現被假釋。

如今,這兩起案件均引發外界強烈質疑。據湖北官場一名人士介紹,這兩起案件牽扯出湖北政法系統許多官員。張堅落馬的導火索之一,應該也是林明學案。一名熟悉當地政情的人士介紹,除了林明學一案,近期大批湖北政法系統官員落馬,這些人都是張堅的同僚或老部下,也勢必牽扯出很多張堅的事情。

官場手腕

一名湖北政法系統人士介紹,張堅的兩面不僅體現在才情與貪欲,也體現在他的儒雅與霸道。張堅算得上是個文人,筆耕不輟,著作等身,對待文友彬彬有禮,但在官場他又以霸道攬權與頗有手腕著稱。張堅剛上任司法廳長時,整個司法系統士氣低迷,有時司法廳召集行業會議,那些有點名望的大律師居然請假不來。張堅去財政廳要經費,被副廳長推給下面一個處長,處長又說自己無權處理,令張堅十分惱怒。

據知情人士介紹,后來,張堅連續搞了多個湖北律師建設年,稱要整頓律師隊伍,吊銷了多人執照。張堅還利用召開聽証會、行政復議等權力,扭轉了司法廳比較弱勢的形象,讓主要領導很看重司法廳的工作,其它單位也不敢對司法廳怠慢。張堅曾在一次會議上得意地說:“以前我找人家要錢,現在我們需要經費的時候,人家還上門服務。”

一名媒體記者介紹,張堅喜歡與文人打交道,工作中也善於利用媒體。在湖北時,張堅推出了幾名司法系統的典型人物,他親手撰寫文章,並刊發在主流媒體的顯要位置。通過樹立典型人物,對於扭轉司法系統的整體形象,起到巨大作用。

通過媒體的報道,張堅有時還把壞事變成好事。2015年9月7日,安徽高院在亳州市委機關報《亳州晚報》上刊登一則公告,為“亳州興邦公司集資詐騙案”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並向他們賠禮道歉。

法院做出錯誤判決,歷來為人指摘,張堅卻開全國先河,讓一個省高院公開在媒體登報道歉。此后,他又接受採訪,稱“不存在丟臉的問題。以后還會根據案情情況,考慮向蒙冤者登報致歉”。安徽省高院的這一做法經過媒體不斷報道,獲得不少好評。

在收獲輿論贊揚的同時,近年來有關張堅的負面信息也不少。除了湖北監獄舊案,也一直有武漢與合肥的商人在實名舉報,認為張堅介入司法審判,為特定人士謀取利益。安徽一名商人近來一直舉報,說張堅收了一家企業的錢,執意在審判中判自己敗訴。就在張堅落馬前后,合肥有多名企業主被帶走協助調查,這似乎在某種程度証實了傳言。

張堅的文章中確有佳作,他的官場手腕也一度迷惑了許多人,但兩面人終究是從政者大忌,他46年的鄂皖仕途,最終隻能令人扼腕而嘆。

來源:廉政瞭望 作者:蘭崇仁

(責編:黃艷、關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