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天長:從“遙控”天下到“玩賺”全球

常國水

2019年12月19日11:57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俯瞰天長市。張俊攝

2006年7月1日,農歷六月初六。

安徽天長市秦欄鎮,黎仁月、沙玉琴夫妻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個日子。在寓意“六六大順”的這一天,夫妻倆揣著積攢的6萬塊錢,開啟了創業之旅。

“天天給人打工,也不是個辦法,反正就搏這一把!”懷著這樣的初衷,黎仁月夫妻的電動車充電器加工廠在自家堂屋正式“投產”了,工人就是夫妻倆。

13年過去了,夫妻倆的家庭作坊已發展成現代化工廠,每年上億元產值。

這一切,黎仁月夫婦沒有想到。

天長市也沒有想到。

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在四十余年的風起雲涌裡,這個被譽為“安徽東大門”的縣級市乘風破浪,勇立潮頭,民營經濟發展得紅紅火火,曾經掌控著我國80%、全球30%的電視機遙控器,如今,又牢牢握住全國二級市場上90%的電動車充電器,還在全球毛絨玩具市場佔有一席之地。

從“遙控”天下,到“充電”中國,再到“玩賺”全球,這麼多產品在國內外市場佔據舉足輕重的地位。人們不禁會問:為什麼是天長?

“三分天下,天長有其一”

黎仁月夫婦創辦的天長市秦欄鎮東升電器生產線。 張俊攝

稍年長一些的天長人,都還記得當年天長“‘包’攬天下、‘遙控’東西”的輝煌。其中,“包”是老式電視機的高壓包,“遙控”是電視機遙控器。

“那時候,秦欄鎮的街頭到處是外地人,都是來工廠裡打工的。”彼時,黎仁月和妻子還在鎮裡的遙控器廠打工,他還記得那時候工廠生意太好,“天天加班,還是生產不過來。”

天長市的高壓包和遙控器產業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興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一直持續到本世紀的前十年,產業集聚區就在天長最東邊的鄉鎮——秦欄鎮。

俞啟茂是秦欄鎮早期的創業者之一。1985年,二十幾歲的他就辦了一家高壓包加工廠,1997年,俞啟茂轉行專職生產遙控器。

“遙控器火爆的時候,訂單滿天飛,各家工廠加足馬力生產,都忙不過來。”俞啟茂至今還記得,當時自家工廠一年能銷售近1000萬支遙控器,雇佣的工人有200多人。

火爆的市場也吸引更多人加入遙控器生產大軍,以至於在秦欄鎮每5戶人家就有一家辦企業,創業熱情極其高漲。

數據是最好的佐証:在高壓包和遙控器仍處高峰期的2007年,天長市秦欄鎮與高壓包、遙控器相關的電子組裝企業高達1200多家,高壓包年產量1.5億隻以上,遙控器產量2.5億隻以上。

至今讓天長人仍津津樂道的是當時兩項產品在全國乃至全球市場上的份額。“高峰時,天長產的高壓包和遙控器在全國市場份額都超過80%,遙控器在全球市場份額接近三分之一。”天長市經信局黨組成員、企業發展服務中心主任趙欣秦說。

“可以說,當年,全球遙控器市場三分天下,天長有其一。”回憶起以前,俞啟茂言語中還是透著一些自豪。

天長毛絨玩具產業起步稍晚於遙控器產業,它主要集聚在冶山、金集和秦欄鎮三個鄉鎮。如今,天長已成為全國三大毛絨玩具集聚區之一,上下游企業400家,從業人口8萬多人。產品外銷到歐美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出口量佔安徽全省玩具出口量的80%以上。

在全球市場上,天長毛絨玩具佔有一席之地,俄羅斯冬奧會吉祥物和巴西世界杯吉祥物皆產自於此。 去年,其出口額近1億美元,可謂“玩賺”全球。

黎仁月夫婦創辦的天長市秦欄鎮東升電器生產線。 張俊攝

“勤勞肯學、敢拼敢闖的天長人”

黎仁月夫妻的創業之路並非一帆風順,相反,第二年就遭遇了危機。

“那時候我們沒有經驗,充電器產業在天長也才剛起步,再加上對市場也把握不准,盲目擴大生產,導致第二年就出現了嚴重虧損。”黎仁月回憶說,2007年底一核算,工廠虧損100萬元,夫妻倆東借西湊才填上窟窿,也因此背上了100多萬元債務,“那時候我們天天急得直撓頭”。

黎仁月夫妻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他們去外地學技術、學經驗、跑市場,2008年企業扭虧為贏,不僅還清了所有債務,而且還取得了100萬元的利潤。此后,企業才邁上發展的快車道,今年,他們預計能銷售700多萬個充電器,產值超過1個億。

天長縣域經濟的蓬勃發展,得益於像黎仁月夫妻一樣數以萬計的企業家。

據了解,天長市現有民營企業17235戶,個體接近5萬戶,對於隻有62萬人的天長來說,這意味著,每36個人就擁有一家民營企業,每12個人就有一個是個體戶。

“天長的企業家勤奮肯學,敢拼敢闖。”天長市經信局黨組成員、企業發展服務中心主任趙欣秦長期與企業打交道,了解天長企業家的特質,“他們善於把握時代脈搏,能敏銳嗅到市場氣息。”

安徽十強民營企業——安徽天康集團董事長趙寬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位。

天康集團生產的儀表。張俊攝

1972年,天長安樂公社成立了農機修理部,制作鐮刀、鐵鍬等小農具,這個小小的修理部就是安徽天康集團的前身,彼時,不到20歲的趙寬還只是廠裡的一位工人。兩年后,在修理部基礎上,安樂五金機械廠成立,帶著800元錢,這家機械廠在4間牛棚裡開始了創業旅程。

“從最初生產五金產品到生產儀表和電纜再到今天的多元化產業,我們一直在觸摸市場。”從1983年擔任廠長開始,趙寬帶著大家在市場裡摸爬滾打,才成就了今天擁有12家主體企業、5000余名員工的現代化產業集團。

回望40多年的創業路,年逾六旬的趙寬感慨:隻有緊跟市場、緊隨時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市場是變化莫測的。21世紀初,天長的高壓包產業遭遇了滑鐵盧,不到十年后,遙控器產業也遭遇瓶頸,市場份額急劇下滑。

“高壓包的淘汰是因為電視機的迭代,老式電視機已經被液晶電視取代了,液晶電視不再使用高壓包了。”一直從事高壓包和遙控器產業的俞啟茂說,2010年前后,隨著國外競爭者的加入,遙控器產業競爭更加激烈,市場份額被瓜分,天長遙控器工廠因此萎縮。

天長的企業並沒有因為失去市場而坐以待斃。他們在不斷轉型,找出路。

“當初生產遙控器和高壓包的很多企業在困難之下,嗅到了電動車充電器的商機,紛紛轉向充電器行業,找到了新的發力點。”趙欣秦介紹說,目前,天長市的充電器佔有全國二級維修市場90%份額,年產值逾50億元。

今天,雖然俞啟茂仍在生產遙控器,但是他已經把重點放在研發上,生產藍牙、語音智能遙控器,提高產品含金量。黎仁月夫妻也注冊了自己的品牌,並與知名電動自行車企業合作,闖向新車市場。

天康集團壓力變送器生產線。張俊攝

“民營經濟是天長強市之本、富民之源”

打開安徽的地圖,不難發現,天長就像一隻拳頭,伸向江蘇的腹地。天長三面被江蘇環抱,毗鄰南京、揚州,與江蘇“地理相近,人文相親”成為了天長民營經濟發展的地緣優勢。

改革開放后,蘇浙一帶民營經濟起步早,發展迅猛,這很快影響到了離它最近的天長。

“最初,一部分天長人到鄰近的南京、揚州電子元件廠打工,在那裡開闊了視野,學習了技術,回來就單干,慢慢地發展起了高壓包、遙控器產業。”趙欣秦介紹,同時,上世紀80年代,很多江蘇的技術人員利用周末時間到天長的工廠來兼職,指導生產,很多企業在技術上慢慢成熟起來,“可以說,那些星期六工程師對天長最初民營經濟的發展也立下了功勞。”

在天長很多民營企業家看來,當地政府厚植政策土壤也讓本地民營經濟如虎添翼。

黎仁月還記得,充電器產業剛興起的時候,天長工廠雖多,但是散亂小,產品質量參差不齊,對外損害了天長充電器的形象,讓不少合格廠家頭疼不已。意識到這個問題后,天長市立即行動,規范生產,一下子關停了40多家不合格的廠家,重塑天長充電器良好形象。

長興工藝玩具有限公司的生產負責人李福科還記得,為了鼓勵本地玩具企業闖出去,天長市政府每年安排數百萬元的資金,扶持玩具企業在境外開拓市場,組織玩具出口企業參加大型展會,鼓勵到境外建立營銷網點。同時還對玩具企業在技術改造等方面獎補真金白銀。

2018年,天長市又出台了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26條”,從優化營商環境、降低企業成本、緩解融資難等方面扶持民營經濟發展,可謂干貨滿滿,條條真金白銀。

“民營經濟對天長而言是強市之本、富民之源,是天長經濟社會發展的成功實踐。”天長市委書記鄧繼敢表示,天長將繼續堅定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的根本戰略。

2019年,天長市在民營經濟發展上又定下了新的“小目標”,力爭在2022年實現“三個突破”,即:民營經濟增加值突破500億元、民營經濟稅收突破50億元、民營企業總數突破2萬家。

無疑,天長正大步向前,向更高的目標進發。

(責編:徐文兵、關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