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陰暗與光明的糾纏

一位警察攝影家的光影世界

韓震震

2019年12月16日09:29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那時候根本就沒有想到害怕,隻想著用鏡頭記錄下抓捕的瞬間。”回想起20年前抓捕“殺人惡魔”法子英的那場槍戰,至今,音衛東記憶猶新。

作為一名警察攝影家,音衛東的鏡頭大多時候是瞄准警察和犯罪嫌疑人,他曾記錄下了一個個正義與邪惡較量的現場,也曾拍攝了人性陰暗與光明糾纏的畫面。

“黑老大”胡斌的最后時刻,煙花作坊爆炸的慘烈現場……音衛東拍攝的一組組照片直擊人心,給人難以忘懷的視覺震撼。

1999年7月23日,法子英被合肥警方擒獲 音衛東攝影

從槍戰到刑場,拍下“殺人惡魔”伏法全程

11月28日,潛逃20多年的命案逃犯勞榮枝在福建省廈門市落網。消息一出,“惡魔情侶”法子英、勞榮枝的案件,很快引發全國關注。同時,一組20年前法子英在合肥被捕的照片在網絡熱傳。

這組照片的拍攝者音衛東,現任合肥市蜀山區副區長、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局長,時任合肥市公安局新聞中心副主任。

近日,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他講述了照片背后驚心動魄的故事。

作為新聞中心民警,相機和筆就是音衛東手裡的槍。1999年7月23日,在合肥警方圍捕法子英的視頻裡,槍林彈雨中不時出現音衛東瘦高的身影。

1999年7月23日,合肥警方圍捕殺人惡魔法子英 音衛東攝影

20年前,音衛東參與了法子英案辦理的全過程,從治療到審訊,從看守所到法庭,再到最后的刑場,5個多月時間裡,音衛東成了與法子英接觸最多的民警之一。他也用鏡頭記錄了法子英從被捕到審訊再到被執行死刑的全部過程。

法子英到底殺了多少人?在一次審訊間隙,音衛東跟法子英閑聊,說他沒說實話。法子英笑了笑,說公安經費有限,跑來跑去沒必要,7條人命已經夠判死刑,有些案件他自己都搞不清對方有沒有死。

法子英接受法律審判 音衛東攝影

這是一個凶殘又狡猾的對手,被捕5天始終不說自己的真實姓名,不交代人質下落,直至1999年7月27日晚,警方接到群眾報警,在合肥雙崗附近找到了人質的尸體。

夏天天氣炎熱,尸體高度腐敗,現場尸臭熏天,音衛東跟刑警們一起,身上洒著酒、捂著鼻子進去拍照、勘查。從現場返回后,大家洗了三次澡,可還是感覺有味道。

7月28日清晨,眼看無法再隱瞞,法子英最終交代了真實姓名以及同行的勞榮枝。

1999年12月,法子英被押赴刑場前 音衛東攝影

黑老大、死刑犯,一個個瞬間直擊人心

攝影是一種瞬間視覺藝術。從警多年,音衛東長期行走在案件偵查、搶險救援一線,用敏銳的意識和鏡頭,記錄下一個個視角獨特、震撼人心的瞬間。

在法子英案件庭審現場的觀眾席上,音衛東看到一名女子眼中充滿悲痛、憤怒,“雖然當時我不知道她是誰,但她的表情讓我很受觸動,我下意識舉起了相機。”音衛東說,后來他才知道,那名女子就是法子英在合肥殺害的另一人——“小木匠”陸中明的妻子。

法子英案件的系列照片,只是音衛東記錄下的諸多經典瞬間的一部分。

1999年1月29日晚上8時許,肥東縣梁園鎮一個煙花爆竹作坊發生爆炸,一名女子和兩個兒童被埋。

“消防救援人員一邊安慰受害人,一邊用手清理鋼筋、混凝土,有的手指甲都崩了還在繼續,我心裡非常感動,就想把這些都拍下來。”音衛東說。

救援正在進行時,意外發生了。當晚11時許,旁邊一間房子存放的50斤火藥發生爆炸,距離爆炸點隻有15米的音衛東被氣浪掀翻,他身旁一名群眾當場身亡。

當天,爆炸共造成4人死亡,3人受重傷,10余人受輕傷。第二天,音衛東又去了現場,看見兩個孩子呆坐在廢墟上,他摁下了快門,把這個瞬間定格在膠片上。

梁園煙花爆炸第二天,兩個孩子坐在廢墟之上,他們熟悉的環境剎那間就消失了 音衛東攝影

彼時,非法生產煙花爆竹在當地久治不絕,音衛東這組照片以《“炸不醒”的梁園》為題在媒體上刊登后,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最終促進了問題的根治。

押赴刑場前,合肥“黑老大”胡斌與愛人淚別 音衛東攝影

2004年8月起,音衛東開始拍攝“死刑犯的最后五小時”,通過挖掘死刑犯在生命最后瞬間的所思所想所戀,展現了人性陰暗與光明的糾纏,給活著的人以警示。在這些影像中,有合肥曾經的“黑老大”胡斌與愛人的生死離別,也有因賭博而殺害妻女者留下的無盡悔恨。

從感動到情懷,光影世界中積澱人文精神

音衛東的攝影之路,起步於給犯罪嫌疑人拍存檔照片。

從警校畢業在收容審查所當管教的他,兩年時間裡為1萬多名嫌疑人拍了正面和側面照片,雖然這些照片毫無藝術可言,但卻給了他很多思考,比如遇上很不情願被拍的人,他會想這裡會不會有問題,然后協助督促辦案單位盡快查清案件。

2005年1月25日,因賭博殺害妻女的黃某,在臨刑前寫下懺悔 音衛東攝影

多年來,音衛東不斷學習攝影和新聞專業知識,在一次次實戰中鍛煉自己。其中讓他深受震撼和洗禮的,是2006年公安部組織的人民警察重走長征路,以及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

重走長征路,行程7500多公裡,歷經九省區,在戰斗遺址撫今追昔,在雪山草地艱難跋涉,感受老紅軍的淡然與堅定,感受各族群眾的真誠與熱情,音衛東拍攝大量作品,每天堅持更新博客,一個月下來點擊率超過100萬。

2008年汶川地震后,音衛東跟隨救援隊伍第一時間奔赴救災一線,當大家背負救援物資艱難行進時,碰到一位母親帶著孩子從映秀向外走。特警拿出火腿腸給孩子,卻被這位母親拒絕了,她對孩子說我們已經出來了,警察叔叔還要進去,他們更需要食物。

一次次感動經歷,一個個難忘瞬間,音衛東的光影世界裡逐漸積澱起厚重的人文精神。

“想要作品打動人,自己要先有情感、人文精神,我習慣換位思考,感受別人的感受,然后在自己能力范圍內,把事情做到最好。”音衛東說。

如今,雖然崗位從公安局政治部換到網安支隊,又從網安支隊換到蜀山公安分局,攝影家、新聞發言人、網安支隊長、公安局長,多種角色的不斷變換,但從事攝影養成的認真敬業和人文情懷,一直是音衛東身上的深刻印記。雖然到蜀山公安分局工作隻有一年,但分局各項工作已成績斐然,特別是掃黑除惡戰果赫赫,僅2019年,蜀山公安就打掉3個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伙和2個惡勢力犯罪集團,在安徽全省排名前列。

(責編:吳西露、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