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風不正,安徽這名縣交通局原局長栽了!

2019年11月17日10:39  來源:聊時局
 

"我后悔,忘記了本色﹔我后悔,辜負了組織﹔我后悔,對不起家庭……”

安徽省霍邱縣交通局原局長李其江在悔過書中一連串排比,道出了“貪夢醒來悔之晚”的心境。

 

 

李其江

 

男,1963年出生,曾任霍邱縣財政局企財股股長、縣政府辦副主任、縣交通局黨委書記、局長等職。2019年1月10日,李其江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霍邱縣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


經查,李其江違反政治紀律、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涉案金額130.3萬元。4月8日,李其江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8月13日,李其江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7萬元。

 

“我21歲時就成為全省同崗位最年輕的糧站副站長,1992年我以總分全縣第一的成績獲得會計師職稱,調到縣政府辦工作后,三年時間便升任副主任,可以說,那時候的我,是一個奮發圖強、積極向上的熱血青年。”正如李其江所言,曾經的他也是奮發有為的。
 
 
那麼,是什麼讓他踏入違紀違法歧途的呢?是思想的蛻變、是老板的圍獵、是家風的不正、是貪欲的趨使,還是僥幸的作祟,李其江應該兼而有之。
 
 
“隨著職務升遷,我的思想發生了蛻變,開始疏於政治理論學習,《黨章》已有多年沒有讀過,有時甚至還把學習當成了負擔。而放鬆學習的結果,就是抵御風險能力的下降,從而放鬆了自我約束,喪失原則立場,違紀違法也就在所難免。”和其他腐敗分子一樣,李其江首先在“學習”上出了問題。由於不注重學習,造成思想上的快速滑坡,在金錢誘惑下,他漸漸變得心猿意馬起來。
 

“在最初收受財物時,我心中不是不知法,也不是不畏法,第一次收受老板梁某某2萬元時,不敢接受,但在他信誓旦旦保証下,就半推半就收下了。”

 

 
 
由於擋不住老板們的甜言蜜語,李其江在被圍獵中失守,從小額錢卡開始,到后來,單筆5萬、10萬也照收不誤。“在當上交通局長后,便接觸到一些老板和包工頭,看到他們賺錢容易,出手豪闊,我內心世界發生了扭曲,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價值,對他們奉上的錢物由過去的抵制厭惡,逐漸無法抗拒乃至收的心安理得。”李其江對他蛻變的軌跡心知肚明。
 
2013年夏季,賈某某多次找到李其江,幫助華安項目管理咨詢公司承攬招標代理業務,后來如願以償。為了感謝李其江提供的幫助,賈某某到李家中送上6萬元。
 
2014年至2015年,為能承包交通系統路橋工程,個體老板陳某某先后5次送給李其江共計8萬元,他欣然笑納。李其江也投桃報李,在簽批工程款、撥付進度款等方面給予陳某某格外關照。
 
無視家風建設,對妻子兒子的縱容,是李其江在腐敗泥潭中越陷越深的又一主要成因。
 
“作為‘一家之長’我沒有盡到家長的責任,對家屬孩子都缺乏有效的管教措施,更沒有形成良好的家風氛圍,導致家屬孩子都或多或少參與到了違紀違法中。”李其江對忽視家風家教,沒管好家人的行為,痛心疾首。
 
隨著李其江成為“一把手”大權在握,一個自拔身價,以局長夫人自居,被人們稱之為“華姐”的女子,由幕后走上前台。“擔任交通局長以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了謀取利益,在我這裡走不通,便轉到家屬那裡,以各種方法套近乎、拉關系,我家屬逐漸迷失了,向我吹‘枕邊風’,而我不僅沒有制止,反而言聽計從,滿足了他們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工程項目等方面的要求。”李其江道出了自己姑息縱容家屬的失管失教。
 
2015年底,為感謝李其江在振立公司承攬周店至夏店道路瀝青供應業務上提供的幫助,工程老板胡某通過李其江兒子送給李4萬元。
 
2016年9月,梁某為謀求李其江在霍邱縣汽車客運總站地源熱泵及室內暖通工程項目撥款一事上提供幫助,借李敬華生病在家休養之機,送上8萬元現金……
 
建橋修路,造福民生,本是一條光明坦途,然而,李其江利用手中的權力,借“路”斂財,路雖修通了,但“人生路”卻斷了。

 

來源:江淮風紀

(責編:馬玲玲、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