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深海之驚蟄》大結局:張離陳河犧牲,陳山與余小晚延安重聚

2019年11月11日10:04  來源:東方網
 

  由張若昀,王鷗,闞清子,孫藝洲主演的《諜戰深海之驚蟄》一上映就受到了觀眾的熱捧,這其中的主要原因還是跟劇情有莫大的關系。

  這就要感謝這部劇的編劇兼原著作者海飛,他為導演和演員提供了這麼好的劇本。

  現在電視劇還在熱播中,主角們的最終結局還沒有徹底揭曉。

  如果你同我一樣,很想提前知道主角們的最終歸宿,那麼就讓我們一起翻開海飛的《驚蟄》,提前一睹為快吧。

  肖正國的結局

   當張若昀飾演的肖正國出現的時候,就知道他會面臨危險,但是從未想到他會在開局就會死去。

  海潮對他開了一槍,直接打中了他的脖子,接著他就倒下了。

  周海潮為什麼要對他開槍呢?

  原因就是他要取代他的位置,並且還要接收他的老婆余小晚。

  可以說肖正國的結局從他與周海潮一起出任務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腹背受敵,凶多吉少。

  周海潮的結局

   周海潮在陳山與張離公然叛國,一起私奔之后,也受到了牽連。

  因為上級認為肖正國既然是假的,那麼真肖正國的死就是有問題的。於是軍統甲室就責令第五處嚴查,直到查到周海潮,終於被懷疑是周海潮槍殺了肖正國。

  於是周海潮就趁正式逮捕他之前,叛逃到了上海,隨即軍統命令上海颶風隊對他實行鋤殺。

  周海潮到上海后,收集情報得知張離要在半仙茶樓與人接頭,於是就把這個情報通告給了日本人。

  在上海的余小晚得知了這個消息,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陳山,陳山隨即聯系了颶風隊。

  周海潮到了茶館之后,颶風隊的陶大春找准時機,用吹管往周海潮的屁股上吹了一針。

  這一針含有劇毒,當周海潮被帶到荒木惟的辦公室時,他還沒來及說一句話,就倒在地上抽搐著死掉了。

  錢時英(陳河)的結局

   錢時英,又名陳河,是陳山,陳夏的親哥哥。他的公開身份是藥品商人,隱蔽身份是共產黨。

  他表面上與唐曼晴保持著密切的關系,但是在他的心裡他最愛的人一直都是張離。

  錢時英是被陳夏逮捕的,原因就是因為陳夏那無與倫比的監聽天賦捕捉到了他的電台。

  當陳夏發現逮捕的是自己的哥哥陳河的時候,她后悔極了。

  在荒木惟的嚴刑拷打之下,錢時英什麼都沒有說,他就像鋼鐵一樣,意志永遠都是堅硬。

  荒木惟拿他沒有辦法,就隻有把他處決了。

  在處決的現場,荒木惟本來是要讓陳山行刑的,但是錢時英突發奇招,拿出了一片藏在鞋底的刮胡子的進口刀片,想要割了荒木惟的喉,誰知由於他的身體原因,功虧一簣。

  荒木惟惱羞成怒,就沒用陳山動手,先是親自動手泄憤之后,然后又下令用刺刀刺死了錢時英。

  張離的結局

   張離是被費正鵬出賣的,因為陳夏挖出了他,他想要活命,想要救陷入昏迷的余小晚,就給了張離這個見面禮。

  陳山奉荒木惟的命捉了張離,張離在獄裡同錢時英一樣,無論怎樣嚴刑拷打,依然臨死不屈。

  荒木惟沒有辦法,就決定來一招引蛇出洞,要將張離轉移到提籃橋監獄。

  得知這個消息的陳山,決定向麻雀求助,麻雀答應了。

  押送任務依然是由陳山負責,車輛到達貝當路路口的時候,戰斗打響了。

  營救張離的敢死隊一出現就被千田英子帶領的憲兵隊包圍了,戰斗幾分鐘之內就結束了,敢死隊全軍覆沒。

  陳山抱著張離想要離開,但是張離知道她逃不出去,為了陳山能夠繼續潛伏,她在最后時刻要陳山殺了她。

  但是陳山下不了手,於是張離就自己扣動了扳機,然后慢慢倒在了地上。

  而從千田英子的角度看來,就是陳山殺了張離。

  劉芬芳,宋大皮鞋,菜刀的結局

   這三位都是陳山在上海的老相識,好兄弟。

  陳山要獲取藏在荒木惟辦公室保險箱裡的“秋刀魚計劃”,需要他們三人的接應,三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陳山潛入荒木惟的辦公室,雖然在千鈞一發之際拿到了秋刀魚計劃,卻因為保險箱打開超過了30秒,從而引發了警報。

  當警報聲響起之后,陳山不要命的往外逃,而這三位就成為了阻止追兵的第一道崗。

  劉芬芳死的時候,大喊了一聲:朝天一炷香,就是同爹娘。

  而宋大皮鞋和菜刀的身上各中了33槍和26槍后,英勇就義。

  陳山還記得當時問他們三人,為什麼願意幫他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他們三人的回答是:這不是在幫你,而是在幫我們自己,因為國家不是你一個人的,還是我們的。

  唐曼晴的結局

   唐曼晴實際是中日混血,她一半是日本人,一半是中國人。但是自從她遇到了錢時英之后,她就選擇了當中國人。

  陳山要完成任務,就必須要唐曼晴的配合。

  唐曼晴在錢時英被荒木惟殺死之后,就對荒木惟恨之入骨,於是她答應了陳山,就在陳山行動的夜裡,她邀請包括麻田,荒木惟在內的大多數日本特務參加舞會。

  在陳山暴露之后,她更是開著車救出了受了傷的陳山。

  唐曼晴救陳山的証據被千田英子找到了,於是唐曼晴就被荒木惟帶進了審訊室。

  她在被荒木惟打得遍體鱗傷之后,依然無話可說。

  由於唐曼晴有一半的日本血統,所以正當荒木惟准備放了唐曼晴,把她遣送回日本的時候,唐曼晴卻把荒木惟給咬了,她咬了他一片肉下來。

  荒木惟一氣之下,就用手指的力量,將唐曼晴斷了的肋骨推進了她的心臟。

  於是她這樣一朵鮮艷的百合花就這樣死掉了。

  陳夏的結局

   陳夏的眼睛是被荒木惟治好的,治好眼睛之后,她在日本神戶特工學校接受了特務訓練,並以甲等生的優異成績畢業。

  在荒木惟看來,陳夏就是他最優秀的作品。

  在她的哥哥陳河被荒木惟殺了之后,她也逐漸看清了荒木惟的真面目。

  陳山也尋找時機向陳夏表明了身份,陳夏明白了她的兩個哥哥都是在為國而戰,而這個國是:中國。

  陳夏是在幫助小哥哥陳山逃跑的過程中,與不知多少倍於她的敵人進行交戰的時候,身受重傷的。

  荒木惟想要救活她,但是她已經活不過三小時了。

  荒木惟最后用一把手槍抵住了陳夏的心臟,然后開槍,送陳夏走了,他這也是不想讓她過於痛苦。

  陳夏在生命的最后 ,她在彌留之際,她看到了她最親的人:她的父親陳金旺,哥哥陳河和小哥哥陳山。

  費正鵬的結局

   費正鵬被陳夏抓出來之后,為了保住受了重傷,陷入昏迷的余小晚,隻能投靠日本人,苟且偷生。

  陳山和張離都還沒有暴露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原來費正鵬就是出賣了余小晚父親余順年的真正凶手,代號“駱駝”的叛徒。

  費正鵬當時隻舉報了張離,而沒有舉報陳山,就是因為他知道余小晚愛陳山,所以他一直希望陳山能夠帶余小晚到美國去,遠離戰爭。

  費正鵬是被從重慶來的關永山處長處決的。

  他這個人確實不適合在這樣的位置上,他是一個隻有小家,沒有大家的人。在他的眼裡民族和國家大義都不重要,在他的心裡隻有余小晚的母親庄秋水和余小晚。

  在他臨死之前,他對自己說:順年,我們扯平了﹔秋水我終於要來見你了。

  陳金旺的結局

   陳金旺是陳山,陳河,陳夏的父親,他是一位碼頭工人。

  他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弄堂口李阿大做的生煎包,他還喜歡拿著收音機聽廣播。

  在大多數時候,他都是渾渾噩噩的,甚至連自己的親生兒女都不認識。

  可是當荒木惟找到他的時候,他卻一下子清醒了,他甚至還在這天起床洗了澡,刮了胡子,就好像他知道今天會是他在這個世界的最后一天一樣。

  荒木惟和千田英子問他:陳山在哪裡?

  陳金旺隻舉起手臂,大聲高呼:還我河山!陳河的河,陳山的山!

  荒木惟知道什麼都問不出來了,於是指揮澀谷隊長,放出了一條狼狗。

  而在這時,陳山正躲在暗處咬著牙,流著淚。

  他不明白為什麼陳金旺今天會清醒。但是他知道,從今天之后,他就成為了真正的孤兒。

  荒木惟的結局

   在張離死的時候,陳山就發誓要讓荒木惟粉身碎骨。

  這天終於來了,麻田要高升了,就邀請荒木惟來為他伴奏一首《櫻花》。

  荒木惟彈奏的這台鋼琴,是新運來的施坦威鋼琴。

  當荒木惟將雙手放在琴鍵上之后,他突然抬頭,發現了藏在人群中的陳山。

  荒木惟下意識地意識到了危險正在他的周圍,他想停下來,但是他的手卻停不下來。

  於是當他的手不自覺地按動琴鍵的時候,炸彈爆炸了。

  荒木惟,以及在他旁邊唱歌的麻田都被炸得四分五裂了。

  而陳山就在這樣的慌亂之中,非常從容地離開了米高梅。

  關永山的結局

   關永山是軍統第二處的處長,他這次冒險來到上海,就是為了處決原第二處副處長費正鵬的。

  他在客運碼頭上,想要帶著陳山一同回重慶去,因為此時的陳山因為成功除掉了荒木惟和麻田等特務,已經成為了大英雄,得到了戴老板親自簽發的嘉獎令。

  但是陳山並沒有要到重慶去,因為這不是他的追求。

  關永山等不到陳山,就准備獨自返回重慶。

  當他進入客艙之后,卻遇到了荒木惟的接班人,也是陳夏在日本特工學校的老師:櫻田熏,以及千田英子。

  關永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但他還是決定要搏一搏。

  結局可想而知,關永山被抓了,而櫻田熏拿著關永山的雨傘槍往天上放了一槍。

  至此之后,關永山就這樣消失了。至於他是死了,還是叛逃了,無從知曉。

  余小晚的結局

   余小晚自從知道肖正國和張離叛國私奔之后,就獨自來到了上海找尋他們的下落。

  她到了上海,從張離和陳山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其實自從陳山假扮肖正國回到重慶的那天起,她就知道這個人不是當初的那個肖正國。所以她的是陳山,並不是肖正國。

  余小晚是因為要阻止周海潮舉報張離的時候,被憲兵重傷導致昏迷的。

  荒木惟因為她是重要認証,決定要救活她。

  費正鵬因為她是他的親生女兒,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要救活她。

  麻雀因為她是三位烈士唯一的親人,所以來了個調虎離山,犧牲了張離救出了她。

  最后,她來到了延安,她在這裡當醫生,並且等著陳山來到的一天。

  陳山的結局

   陳山將“秋刀魚”計劃交給了麻雀之后,等待了許久,等到了考察期結束,他終於到了延安。

  他在延安再次見到了余小晚,此時余小晚正在表演節目。

  在后台,陳山與余小晚見面了,余小晚見到陳山之后,眼淚止不住地流。

  她對陳山說:鞋匠我一直在等你。

  陳山也滿含熱淚地看著余小晚,在他的心裡,余小晚已經是他最后的親人了。

  他再也不願和余小晚再分開了。

  正在這時,外面雷聲翻滾,這一天,又是驚蟄。

(責編:歐愷、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