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1024:頂尖人工智能“開發者”是如何煉成的?

陳浩

2019年11月04日08:22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2019科大訊飛全球1024開發者節現場 科大訊飛供圖

1T=1024G、1G=1024M、1M=1024k……1024,本是計算機世界中二進制下的基本計量單位,而現在,這一串數字成了電腦程序開發者們的專屬“代號”。十天前的10月24日,近兩萬名人工智能領域的開發者齊聚安徽合肥,赴約科大訊飛主辦的第三屆全球1024開發者節。

現場,望著台下一張張年輕、富有激情的面孔,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百感交集:“20年前,科大訊飛也是一個小小的、名不見經傳的開發者。”正如他所言,20年間,訊飛出於對“中文語音技術要由中國人做到全球最好”願景的堅持,一步步成長為領跑行業的“開發者”,穩居全球語音產業龍頭地位。

2019科大訊飛全球1024開發者節上,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發表演講。科大訊飛供圖

應運而生 以實力和定力“領跑”

商場如戰場,向來是一個成王敗寇的地方。今天,當人們談起科大訊飛,“全球語音技術龍頭”“行業首家上市公司”“自主創新的典型”等溢美之詞不絕於耳。然而,就像“程序員寫代碼不可能永遠正確”一樣,訊飛的創業歷程並非一開始就高歌猛進。

時間拉回到20年前的1999年,對於大多數中國老百姓而言,這一年的記憶是新中國50華誕、澳門重歸祖國懷抱、迎接千禧年到來的喜悅。

但對於國內語音行業來說,這一年卻是暗潮涌動:面對市場空白,IBM、微軟、英特爾、摩托羅拉等國際巨頭紛紛布局。“江湖”告急,尚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讀博士的劉慶峰拉上一批校友,創立科大訊飛。

在此之前,劉慶峰已經在語音核心技術上“牛刀小試”,他牽頭研發的語音合成系統在“863計劃”成果比賽中引起轟動,加上背靠中科大這棵“大樹”,創業成功似乎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事與願違。成立之初,訊飛推出一款名為“暢言2000”的電腦軟件,集成語音指令操作、語音文本輸入等當時的“黑科技”。劉慶峰想的是,一套軟件賣2000塊,兩三年創收10億元不成問題。但現實是,產品沒有大賣,企業倒是舉步維艱。最困難時,他甚至個人借錢發工資。

堅持還是放棄?方向錯了還是路子不對?

為此,創業團隊專門在巢湖半湯舉行了閉門討論。對於眼下的困難,他們分析:PC機對語音的需求不旺、團隊市場拓展能力不強、行業自律不夠是主要問題。這次討論形成了兩個共識:一是人工智能是一個百億級產業,訊飛沒有選錯﹔二是訊飛要做其中的佼佼者。

不過,此后,訊飛暫時將目光由大眾消費者轉向企業級客戶。

實踐証明,對於一家企業而言,順境中的戰略規劃或許不能說明什麼,但逆境中的選擇往往能夠彰顯企業初心。不難想象,如果不是當年咬牙堅持,當今的中文語音市場會是怎樣的格局?

2000年,轉機來了。

彼時,中國電信168信息台在全國鋪開,通過電話向老百姓提供信息服務。原本,信息台是人工語音接聽,但海量的、動態的信息,僅靠人工壓根應付不了。瞅准時機的訊飛找到中國電信,提出語音合成技術能夠實現“機器代替人”,並說服中國電信最終用上了這項技術。

經此一役,訊飛不僅摸索到了適合自身發展階段的商業模式,也一舉成名被市場認可。

后面的故事,或許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中興、聯想等行業龍頭紛紛“牽手”﹔2004年企業首次扭虧為盈﹔2008年挂牌上交所,成為該領域首家上市公司……

20年,不過俯仰之間,轉瞬即逝。科大訊飛以當年扎根人工智能“無人區”的實力和定力,換來了今時今日的收獲。

論技術:企業在語音合成、語音識別、語言翻譯、人臉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等多項智能語音與人工智能核心技術上,處於較高水平,在關鍵核心技術上佔領著制高點﹔論產品:在2019年618電商節中,科大訊飛C端銷售額同比增幅260%,斬獲五大品類六項產品第一﹔論行業影響力:訊飛與百度、阿裡、騰訊同時入選首批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台。

可以預見,接下來的日子,訊飛在深耕智能語音的基礎上,將“四面出擊”,涉足人工智能其他細分領域。

他們的商業邏輯看上去簡單:“判斷一項技術有沒有前景,要看它有沒有真實可見的應用場景,有沒有規模化投放的可能,有沒有實實在在的成效,如果回答都是肯定的,那為什麼不去做?”這,是劉慶峰的原話。

中國聲谷是國內首個國家級人工智能產業基地。中國聲谷供圖

開放共享 “建生態”更要“惠民生”

“白雲奉獻給草場,江河奉獻給海洋,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開發者們。”2019全球1024開發者節上,劉慶峰改編經典歌曲《奉獻》,引發現場一片歡呼,圈粉無數。

與現場熱烈氣氛相呼應的是,近年來,訊飛搭建開放平台,向開發者們提供核心技術,與他們“打得火熱”,共筑人工智能產業生態圈。

“中國聲谷”便是這一生態圈最有說服力的現實載體。作為國內首個國家級人工智能產業基地,中國聲谷的“含金量”不言而喻。

“科大訊飛不僅是中國聲谷的龍頭企業,它還在技術、產品、市場等方面給予園區中小企業幫助。”中國聲谷運營單位——安徽省信息產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總裁祁東風說,得益於訊飛,園區中的科創企業“少走了很多彎路”,成長迅速。

坐落於中國聲谷的安徽咪鼠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智能語音鼠標為拳頭產品的科創企業,成立於2015年。

創始人馮海洪坦言,訊飛開放的語音識別核心技術是企業研發和產業化的重要支撐,訊飛的品牌效應也對產品的推廣起到了很大幫助。他說,在訊飛全方位的支持下,成立僅4年的咪鼠科技年產量已達20萬台,產值5000萬元,估值1.5億元。

截至9月末,中國聲谷入園企業達637家,前三季度已實現產值約600億元,同比增長23%,全年預計超過800億元。華通信安、龍芯中科、等一批行業龍頭相繼落地,覆蓋人工智能上下游的產業生態初步形成。

“早在2010年,訊飛就開放了智能語音、計算機視覺、自然語言理解、人機交互等人工智能領域關鍵技術和垂直場景解決方案。”

科大訊飛高級副總裁江濤表示,開放平台提高了開發者們的創業效率和成功率,也讓訊飛的技術迅速“落地”,形成眾多“能聽會說、能看會認、能理解會思考”的人工智能產品。

截至目前,訊飛開放平台提供的底層能力和解決方案多達276項,涵蓋醫療、教育、汽車等多個應用場景,產品呈現出“百花齊放”態勢,惠及生態伙伴160萬人,累計終端用戶25.3億人。

搭建生態的同時,科大訊飛不斷踐行“用技術惠及民生”的理念,充分發揮自身技術優勢,滿足老百姓不同場景下的剛需。“智醫助理”機器人便是一個很好的案例,它是國內首個通過“國家臨床執業醫師資格考試”綜合筆試的人工智能機器人。

每天,合肥市廬陽區雙崗街道社區衛生中心的全科醫生賀奇都會與“智醫助理”共同“接診”。

患者一進門,先用語音把症狀告訴“智醫助理”,系統會基於大數據,給出輔助診斷。“如果它的診斷結果和我的不一致,系統會自動提交給專家團隊把關。”賀奇說,有了“智醫助理”,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科大訊飛智慧醫療事業部總經理陶曉東介紹,“智醫助理”學習過53本醫學院教科書和40萬份醫療權威文獻,目前已在安徽的四縣一區試點推廣了一年多時間,覆蓋95家鄉鎮衛生院和社區服務中心、1059家村衛生室和服務點,日均輔診13000次,輔診准確率97%。

位於合肥高新區的科大訊飛總部 科大訊飛供圖

賦能城市 擦亮合肥“創新”名片

“大湖名城 創新高地”,近年來,提及合肥,人們的第一印象便是科技創新。近日,坐擁“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國家創新型城市”等重磅頭銜的合肥再獲殊榮,正式獲批建設“國家人工智能創新發展試驗區”。

批復中指出,“充分發揮合肥在智能語音、機器人等領域研發機構多、專家團隊高度集聚等優勢……培育一批龍頭骨干企業和科技型中小企業……”。科大訊飛之於合肥人工智能產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一方面,訊飛“拔高”了合肥在這一行業中的知名度,可以說,正是因為訊飛的存在,合肥在智能語音領域始終處於全國乃至全球領跑水平。

另一方面,訊飛通過自身的虹吸效應以及開放平台的建設,為合肥集聚了一批分布各細分領域的人工智能企業。正如合肥市政府副市長王文鬆所言,“目前,合肥已成為全國人工智能企業最為集中的城市”。

更為重要的是,訊飛對自主創新的執著,對源頭創新的堅持為整座城市營造了良好的創新氛圍,擦亮了城市的名片。

所有成績,不過代表過去。商道,唯快不破,不進則退。站在風口,訊飛早已謀篇布局:3-5年后,訊飛的產品要實現“能聽會說能理解會思考”﹔訊飛的業績要“更上一層樓”﹔訊飛的產品要“走進更多的企業和百姓家中”。

前路從來不會是一帆風順。今年10月初,科大訊飛被美國政府列入實體清單。對此,科大訊飛回應稱,公司擁有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核心技術,這些核心技術全部擁有自主知識產權。

日前,科大訊飛發布2019年三季報,公司營業收入、歸上淨利潤分別同比增長24.41%、70.51%。如此驕人的成績,正是科大訊飛給予上述事件的最好回應。

(責編:吳西露、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