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逃避查處,安徽一干部停藥酗酒,試圖讓自己中風

2019年10月30日06:32  來源:聊時局
 

2018年11月28日,已經退休一年有余的查明海走進馬鞍山市紀委監委留置室,神情焦灼、步履蹣跚,就像他在懺悔書中所說的那樣“剎那間,有種現實被擊碎的感覺”。忙碌大半生,年逾花甲,本應享受子孫繞膝、頤養天年的幸福生活,然而事與願違,查明海在留置室中喃喃自語“善惡相報,時候已到”。

縱觀查明海長達42年的軍地生涯,也曾身著戎裝、迎風破浪,用汗水和堅毅詮釋青春的色彩,也曾宵衣旰食、伏案疾書,抖卻疲憊和倦意奮力前行。19歲入伍,22歲提干,39歲通過全省公選升任副處級干部,52歲開始擔任雨山區政協主席,一路走來,仕途順遂。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年過半百,仕途暮年,查明海感覺周邊的笑臉少了,寒暄少了,登門的少了,開始想著“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權不用,過期作廢”,利用即將離手的權力之柄,拼命地為自己貪錢斂財,大到請托事項的事前事后張口單筆索要20萬、50萬,小到拿著自己的個人消費5000元、1萬元票據找相關企業主“報銷”……

他本想給自己退休后的舒適生活留點“后路”,結果身陷囹圄,走上了沒有“后路”之路。2019年7月,查明海因為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0萬元。

心理扭曲 貪得無厭

查明海出身農村,從一個普通士兵一步步走到雨山區委副書記、雨山區政協主席的位置不可謂付出不多。但一路走來,他的貪婪也日滋夜長。

從1998年因喬遷新居收受一礦山負責人劉某2000元到2017年向其同鄉查某索要5萬元現金,在長達20年的時間裡,查明海從小貪到大貪,從違紀到違法,貪婪之心不斷強化,形成一種相對穩定的心理定勢和習慣,遇到稍有吸引力的目標就不由自主地下手,否則會感到特別的痛苦與不安。

查明海屢屢得手,貪腐對其而言已經發展為成癮心理和行為慣性,在這種欲罷不能的心理促使下,變得欲壑難填,在腐敗道路上越走越遠。

自作聰明 心存僥幸

查明海自認為在政協的位置上,遠離權力中心,不再是監督的重點對象,貪一點、拿一點,不會有人關注。他向汪某“借錢”50萬元是現金,向同鄉查某“借錢”37萬元也是現金,“借錢”時隻有雙方在場,沒有留下絲毫痕跡,並且開具了“借條”作為掩飾,一旦查起來,可辯解是正常的民間借貸。

查明海之所以敢開口要錢,也是因為給相關人員謀取了巨大利益,他自認為這些“兄弟”“朋友”會記得他的恩情,不會出賣他。此外,查明海也即將退休,他認為退休就如同躲進“避風港”,無論反腐的疾風驟雨如何刮,都不會查到他。直到其中一名相關人員汪某歸案,查明海內心才感到害怕,但是在害怕與僥幸的斗爭中,僥幸仍然佔了上風。

在汪某歸案后,我甚至不顧自身高血壓的病情,停服降壓藥,連日酗酒,試圖讓自己中風,以此來逃避查處……”

徇私枉法 充當掮客

在查明海索取某企業法人代表汪某78萬元,幫其非法開採礦產、破壞林地的事實中,查明海身為雨山區政協主席,單憑其一己之力,無法達成目的。他本人沒有相應的權限,而是通過在雨山區政府相關部門之間斡旋,利用其雨山區政協主席身份形成的便利和影響力向相關部門負責人施壓,促成此事。

在汪某向查明海就此事請托前,汪某自己找了相關職能部門負責人,他們的回應都是一口回絕。汪某四處碰壁,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訴求不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如若公事公辦,汪某的想法隻能作罷。

這時,查明海出現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妄顧黨紀國法,沖到第一線,幫助汪某協調。此后,汪某的項目一路綠燈,國家礦產被大肆開採、越界開採,長時間無人問津,給國家、社會造成重大損失。“回想自己的犯罪事實,我非常痛心、慚愧、后悔,貪腐的念頭真是一刻也不能有。”2019年4月26日,查明海在法庭上深刻懺悔,可惜悔之晚矣。

來源:江淮風紀 作者:馬紀監

(責編:關飛、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