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機長原型故事是什麼 中國機長真實事件資料原型曝光

2019年10月21日14:49  來源:央廣網
 

  今年國慶假期,電影《中國機長》掀起觀影熱潮。

  這部以“中國民航英雄機組”的真實故事為原型的電影,再次將觀眾的思緒拉回到一年多前,川航3U8633航班在萬米高空的“生死時刻”。

  在電影熱播的同時,一段當時的真實錄音也在網上熱傳。

  “四川8633,收到請回答! ”

  “四川8633,成都叫你! ”

  “四川8633,四川8633! ”

  ……

  有網友評價:這是我們聽過的最令人揪心的安靜,平靜之下全是緊張和揪心!

  近萬米高空 風擋玻璃突然爆裂

  2018年5月14日6時27分,從重慶飛往拉薩的川航3U8633航班在重慶江北機場正常起飛,載有包括機長劉傳健在內的9名機組人員和119名乘客。

  7時06分左右,飛機抵達青藏高原東南邊緣,飛行高度9800米。此時,駕駛艙的風擋玻璃突然爆裂。

  △影片中,機長上前去摸裂紋,判斷玻璃情況。(張涵予飾演機長)

  生死時刻果斷返航 嘈雜聲中航班失聯

  民航客機的風擋玻璃通常有外層、中層和內層三層,而且其韌性和抗壓能力是普通玻璃的兩三千倍。理論上,即使內層玻璃破裂,中層和外層玻璃仍能抵擋機艙內外兩倍的壓差。但出於職業敏感,劉傳健還是迅速做出決定:立即返航最近的成都雙流機場。

  7時08分,劉傳健向管制台報告情況,地面的管制台記錄下了當時的對話。

  “成都成都,四川8633。”

  “請講。”

  “我現在有點故障,我申請下高度。”

  “我要返航,我現在風擋裂了。”

  “風擋裂了,對吧。”

  “對的。”

  “四川8633是返航重慶嗎?”

  “返航成都。”

  “四川8633先下8400保持。”

  管制員剛發出下高度的命令,隨著一陣嘈雜的巨響,川航3U8633失聯了。

  風擋玻璃三度爆裂 副駕駛半身被吸出機艙

  而就在劉傳健調轉機頭,抓起話筒向地面管制部門發出“風擋裂了,我們決定備降成都”的信息時,整個駕駛艙右前座風擋玻璃突然爆裂,機艙內外巨大的壓力差,瞬間把副駕駛上半身吸出了窗外。

  劉傳健:我根本沒有想到會爆炸,一共爆了三次。我想伸手抓他,但飛機的速度非常大,我一是過不去,二是確實夠不著。 我當時都不敢想,只是想著把飛機狀態控制好,不要讓飛機掉下去。

  滿屏都是故障顯示 艙外零下40多度低溫

  駕駛艙失壓后,狂風吹翻了飛行組件控制面板,很多數據板都遭到破壞無法確認。控制面板被破壞,就相當於飛機從智能汽車變成了手扶拖拉機,自動駕駛已沒有可能,必須依靠手動來完成。

  劉傳健:強風吹著,臉上有撕裂感。我當時感覺我整個人都變形,整個機身也在抖動,儀表看不太清楚,在晃動。爆裂了以后很多設備都不工作了,兩個屏幕全是故障。

  近萬米高空,駕駛艙破了一個大洞,將迅速導致兩個致命后果,一是低溫,二是駕駛艙內缺氧。理論上,9800米的高度,艙外的溫度為零下40多度。

  劉傳健:前期我太緊張了,肌肉是非常緊張的,我真的沒有感覺到冷。有戴氧氣罩,但是我戴不上,因為風太大了。當時一心想把飛機操縱好,沒想到缺氧的問題。

  第二機長輔助飛行 副駕駛發出“7700”

  除了高度和速度上的不同外,劉傳健駕駛的飛機下面,是山尖上聳立著冰川的青藏高原。一旦遵循常規操作下降,勢必撞上冰山,后果不堪設想。

  在劉傳健的操縱下,飛機繼續飛行。幸運的是,風擋玻璃爆裂二三十秒后,被強力壓差吸出駕駛室的副駕駛徐瑞辰回到了駕駛艙。

  劉傳健:一下爆裂了以后,相當於裡面沒有壓差了,飛機裡面和外面,它的壓力是一樣的,實際上是順著風往裡吹爬進來的,如果風一直往外吸,他是進不來的。

  意外發生后,正在客艙休息的第二機長梁鵬立刻進入駕駛艙,並提醒副駕駛發出“7700”的提示。7700代碼表示遇到緊急狀況,這個編碼可以使飛機在空管的雷達系統中以紅色標識區分,提醒空管人員和其他空中機組注意避讓。

  梁鵬:我直接看到駕駛艙門爆開了,很大的風聲。進到駕駛艙后,看見飛機在轉彎,下邊全是山。我坐下系好安全帶,把氧氣罩給機長戴上。我拿出電子飛行包,翻出拉薩的失壓程序。我負責導航通信,他負責操縱飛機。

  乘務員專業鎮定 全力維持客艙秩序

  千鈞一發之際,客艙內陷入一片混亂。乘務長畢楠在慌亂時下意識的本能,隻有保証乘客安全。呼吸困難的情況下,她通過廣播器一遍又一遍地安撫乘客。

  △影片中,乘務長靠不斷吸氧維持客艙廣播。(袁泉飾演乘務長)

  客艙內,正在分發早餐的乘務員因為失重,和手推車一起飛到半空中又跌下來。但為了不讓餐車失控影響到乘客,乘務員在身體受傷后,依然本能反應要去把餐車剎車按住。面對緊張到抽筋的乘客,乘務員不停地幫他按摩放鬆。

  △乘務長畢楠

  “成都8633,全部安全返航!”

  7時10分,西南空管局收到了3U8633航班發出的航空器遇險代碼A7700,全體值班管制員立即進入緊急工作狀態。他們指揮空中6架飛機緊急避讓,成都雙流機場跑道外的8架飛機在空管的指揮下全部停止起飛,一切隻為3U8633的緊急迫降提供最優的空域環境。

  7時11分,飛機開始平穩下降。7時20分,飛機逐漸被控制,劉傳健終於把飛機帶出了青藏高原山區。此后,飛機繼續平穩下降。

  事故發生34分鐘后,3U8633航班降落在成都雙流機場。

  第二機長梁鵬回憶說,能見跑道之后,自己心裡不再恐懼。在他們看來,隻要能看見跑道,就能把飛機平安降落。降落后,機長劉傳健側過身握著他的手說:“我們都還活著。”

  劉傳健:飛機落地一刻長長舒一口氣,我和他同時在那兒,我們都還活著。

  這是專業性的體現 更是中國民航的奇跡

  電影中,一句台詞令人印象深刻。“從飛行員到乘務員,我們每個人都經歷了日復一日的訓練,就是為了能保証大家的安全,這也是我們這些人為什麼在這架飛機上的意義。”這不是屬於一個人的勝利,這是整個機組乘務人員的工作專業性的體現,也是中國民航的奇跡。

  中國民用航空局和四川省決定,授予川航3U8633航班“中國民航英雄機組”稱號,授予機長劉傳健“中國民航英雄機長”稱號,副駕駛、第二機長等均獲表彰。

  事發七個月后,經過了一系列心理和身體的康復治療后,機長劉傳健和整個機組重回藍天。用他的話說:“我們是在和人的生命打交道,一定要敬畏生命,敬畏職責!”

(責編:郭宇、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