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舒城:小村庄10年走出近百位大學生

魯先紅 舒暢 陳若天

2019年08月26日09:24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8月25日,陸必雲告別家人,踏上前往山東一所高校的求學之路。

陸必雲是安徽舒城縣萬佛湖鎮閘口村一名貧困大學生,今年村裡和她同時考上大學的,還有12人。這個不足五平方公裡的小村庄,共有農戶508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33戶。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曾經產業資源落后,教育資源匱乏的小村庄,從2010年至今,10年的時間,卻接連走出了93位大學生。

為什麼?

一所小學:把建村部的錢拿來蓋學校

走進閘口村星星小學,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幢堅固明亮的教學樓、一排排整齊干淨的學生宿舍和寬敞美麗的操場。

“以前村裡的學校租用的民舍,房屋破舊,課桌損毀嚴重,缺乏教學儀器,沒有像樣的操場。現在和城裡的學校沒什麼兩樣,我們的孩子也能上這麼干淨漂亮的學校!”閘口村村民張家增說道。

“學校都沒蓋,還建什麼村部?”回憶起當初拍板開建學校,閘口村黨支部書記潘定玉向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介紹說,“沒有一個干淨、舒適的環境,孩子們又怎麼能夠安心地讀書呢!於是村兩委決定,建村部的事情緩一緩,把錢全部拿來蓋學校。”

征地、開工、竣工……2017年,投入200多萬元的星星小學拔地而起,成為附近最氣派的學校。“取名叫星星小學,也是希望讀書的孩子們將來都有廣闊的前途。”潘定玉說。

現如今,星星小學有32名老師和507名學生。

一種精神:重視教育是小村傳統

周潤杰今年高考以626分的成績被華南理工大學錄取,三年前他踏入縣城的舒城中學起,媽媽李桂群就開啟陪讀生活。

“我就是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李桂群告訴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說,為了減少孩子來回奔波,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學習上,她就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房子,“每天睡得比兒子遲,起得比兒子早。”當看到兒子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時,“都值得了”。

“重視教育,家長陪讀是我們村裡的傳統,大家伙比的是讀書,比的是成績。”閘口村黨支部書記潘定玉介紹說,孩子隻要考上高中,基本上家長都會去縣城陪讀,“要麼是父母,要麼是家中老人,陸必雲就是她奶奶陪讀了三年。”

“我的偶像是村裡的潘祖江。”周潤杰說,“他2013年考上了南開大學的本科,畢業后還考上了清華大學的研究生,而且每次放假回家,他都給村裡的高中生輔導。”

讓放假在家的大學生輔導作業,也是閘口村的“法寶”。潘定玉說,村中這些庄稼漢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又不能像城裡的孩子那樣請家教,於是他把村裡大學生組織起來辦了個輔導班。“中國海洋大學的徐祖雲、中國地質大學的方青、清華大學的潘祖江、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廖自超……這些可都是我們村的高材生,將他們組織起來,利用暑假時間給正在上高中的孩子補課,傳授學習過程中的成功經驗,可以讓后來的孩子少走不少彎路呢!”

傳幫帶的效果很明顯,一個接一個的孩子考上大學就是最好的証明。如今,接力棒傳到了周潤杰的手中。這個假期,他也每周給村裡的一名高中生輔導兩次功課。

一份責任:不讓一個貧困生失學

徐祖雲的父親徐家柱患有長期慢性病無法從事重體力勞動,全家就靠母親種地維持生計。2017年他被中國海洋大學錄取,由於擔心交不起學費,當時一個人偷偷地離開了家。

在知道情況后,村裡及時告知他貧困大學生資助、助學金貸款等各項政策,並積極為他辦理。同時,還為他送去3000元助學金。現在,當問及情況時,徐家柱說,“孩子在學校既減免了各項費用,又發放了助學金,不再有心理負擔,終於可以安心學習了。”

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獲悉,自貧困戶建檔立卡以來,閘口村貧困戶家中考上大學的學生共有42名,沒有一個人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

萬佛湖鎮黨委副書記周道定告訴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根據教育扶貧政策,從學前教育到義務教育、中高職、大學,該鎮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的學生都有不同程度的補助,如“對建檔立卡的貧困家庭普通高中學生補助國家助學金,平均每生每年3000元,按學期打卡發放﹔對當年考入高校的建檔立卡貧困家庭考生予以入學資助,省內高校每人一次性補助500元,省外高校每人一次性補助1000元”等等。

據介紹,去年萬佛湖鎮共發放補貼資金2970人次,283.27萬元,為全鎮1383名學生提供優質營養餐,實現農村義務教育營養餐改善計劃“全覆蓋”。

舒城縣教育局有關負責人介紹說,該縣以教育扶貧為抓手,做好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精准資助工作,落實各項教育資助政策,僅2018年就發放資助36037人次,發放金額3032.35萬元﹔今年春學期資助項目任務已完成,發放金額1174.4萬元,資助學生15805人,實現了所有學段全覆蓋、公辦民辦學校全覆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 

(責編:吳西露、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