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浙交界處一座礦城的60年沉浮

【查看原圖】
工人文化宮外景
工人文化宮外景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2019年08月09日09:09

9月26日,安徽廣德將完成“浙江省最后一座煤礦”牛頭山礦區(又稱長廣煤礦)的交接工作,屆時,開採長達55年的長廣煤礦在關停6年后,將翻開全新的一頁,就此告別過去“地上安徽管,地下浙江挖”的獨特局面。

長廣煤礦,建於1958年,興於上世紀八十年代。2013年8月,隨著最后一對礦井的閉坑,當地終結了55年的煤炭開採歷史,這裡的礦業全部停產,工人撤離,導致人口銳減,由最興盛時期的8萬多減少到如今留守下來的不足百來戶。

今年的7月24日,安徽省廣德縣與浙江省長興縣、浙江長廣集團正式啟動牛頭山礦區資產及社會管理和服務職能交接工作,這也就預示著被稱為“浙江最后一座煤礦”的牛頭山礦區確定移交安徽省廣德縣管理。

從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到今天,“花甲”之年的長廣煤礦,經歷了怎樣的蛻變?是否能夠打破礦竭城衰的魔咒,繼而迎來新生?

帶著疑問,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走進這座昔日繁華的“礦城”,領略它的前世今生。

“礦城”之興

服役55年 鼎盛時期人口多達8萬人

長廣煤礦位於牛頭山,與安徽廣德交界,浙江長興毗鄰,其下轄的大部分區域屬於安徽。

煤礦各取長興、廣德首字而得名,后稱“長廣煤礦”,1957年12月30日,安徽省將地屬廣德的大小牛頭山、查扉村煤田並入長興煤礦,歸浙江開採。從那以后,形成了“地面安徽管,地下浙江挖”的獨特局面。

20多年后,也就是上世紀80年代,長廣煤礦進入生產輝煌期。

“這裡曾是蘇浙皖三省交界有名的煤礦小鎮,鼎盛時期人口達到8萬多人,全是廠礦工人及其家屬。產煤量最多時能滿足當時浙江總耗煤量的3成需求。”如今已經是廣德縣新杭鎮安全生產和環境保護局副局長的陳永祥,回想起長廣煤礦的過往,毫不吝嗇地道出煤礦立下的赫赫戰功。

從打下第一口礦井開始,在煤礦55年的“服役”期間,長廣煤礦共打下了8口礦井,其中,最有名的是七礦,當時是江南地區唯一的千米深井。

在新杭鎮團委書記羅鑫的帶領下,記者驅車來到位於牛頭山社區的長廣煤礦舊址,走進這裡,布滿雜草的鐵軌和依舊高高豎起的煙囪,似乎在講述著當年的繁榮。

“那個年代,我們看病從不去城裡醫院,家裡有個大病小病的,都往長廣醫院跑,不僅科室多,而且醫院大,閨女就在這裡出生。”雖然20多年過去了,當再次站在長廣醫院的大門前,已經年過半百的杜道洪,心裡仍像膠片機過電影一般,歷歷在目。

老杜是土生土長的安徽廣德縣新杭鎮人,他嘴裡說的長廣醫院,是當年長廣煤礦發展時期的產物。

當時全國有22個省市的人員來長廣煤礦參加建設,礦區不僅設置有行使縣級行政職權的礦區公檢法、人武部和工商行政管理機構,還先后建設了大片職工宿舍區、變電所、集貿市場、影劇院、書店、文化宮等服務設施……儼然一座小“礦城”。

這其中,最讓老杜印象深刻的是鎮上開通的火車。1972年5月21日,因為煤炭運輸的需要,第一趟從牛頭山開往杭州的專列鳴笛發車,這也改變了當地不通火車的歷史。

鐵路的開通,加速了地方煤炭資源的挖掘和經濟的發展,“除了煤炭的興起,還帶動了一大批人做起了服裝買賣,喇叭褲、高跟鞋、蛤蟆鏡……八九十年代的稀罕物,這裡都能見著。”老杜繼而補充道。

“礦城”之衰

滄桑遺存與往日繁華形成鮮明對比

這座曾因煤炭名噪一時的集鎮,在提供大量的就業崗位的同時,也吸引了無數來自五湖四海的礦工。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長廣煤礦,幾乎家家有勞動力在礦上上班。直到有一天,煤礦衰落、礦井關閉。

作為當時浙江四大省屬企業之一,長廣煤礦有過輝煌的歷史。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浙江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主動有序關停了本就不多的礦井,長廣煤礦的礦井也逐步進入關停程序。

2013年8月9日,長廣煤礦最后一個礦井,也是浙江省最后一個礦井——七號礦井宣布關閉,意味著浙江徹底結束了產煤的歷史。

如今的牛頭山,除了極少數留守機構和人員外,當年長廣煤礦大部分的辦公室要麼空無一物,灰塵累累﹔要麼被后來人佔用或租用,住家開店。

曾經人擠人的街道,如今也只是偶見人影,即便少數當年礦工和家屬留守了下來,也因為上了年紀,早早進入退休狀態。

走在礦區大街小巷,長廣煤礦給記者的第一印象:蕭條。隻能從那些還未拆除的老建筑和經歷過那個年代的“長廣人”的口述中,碎片化地去追憶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開往杭州城的火車業已停運,站台年久廢棄,鐵軌也被雜草深深掩蓋,早已看不出當年扛著蛇皮袋大包小包人來人往的場景……環繞一圈,礦區的大多數房屋已經荒廢,無人維護,任其慢慢被大自然佔領。

隨著長廣煤礦的閉井撤離,工人文化宮也開始凋敝,若不是羅鑫特別介紹,很難想象出當時一到下班點,這裡的熱鬧場面。燈光球場、台球室、乒乓球室,甚至還有上世紀流行的歌舞廳,可以說,承載了那一代礦工太多的記憶。

拾階而上,推門而入,帶有雕紋的方形石膏吊頂、刷過油漆的過道走廊、破碎凌亂的鐵框玻璃窗……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沉寂,隻有放在樓梯口的幾張破舊沙發和舞廳牆角挂著的音箱,還能証明它原來的身份。

“礦城”之變

打破礦竭城衰魔咒 成就“后礦山”綠色樣本

改變,就是做以前沒做過的事﹔突破,就是做以前不敢做的事。

“雖然長廣煤礦已經成為歷史,但是當年長廣煤礦敢想敢做、拼搏奮斗的精氣神還在。”面對著礦區斑駁了的歲月,陳永祥信心十足。

因為煤礦移交需要,陳永祥被抽調到牛頭山社區負責長廣煤礦移交工作,他也堅信,長廣煤礦留下的這股精氣神,一定能攪動一池春水,帶來不一樣的新生。

就在上個月的24日,安徽省廣德縣與浙江省長興縣、浙江長廣集團正式啟動牛頭山礦區資產及社會管理和服務職能交接工作,確定的交接最后期限為9月26日。

在此之前,長廣集團和長興縣有關職能機構人員將整體撤出牛頭山礦區,礦區國有資產和社會管理、司法、行政管理、公共服務職能全面移交。初步統計,交接礦區地面建筑物達33萬余平方米,土地面積5400畝。

陳永祥告訴記者,目前,《牛頭山區域綠色發展規劃》的初稿已經拿出,將本著“鎏金礦城、時空長廣”的理念,把長廣的工業遺存保護好、開發好、利用好。

“靠山吃山,長廣煤礦帶富了一批人,卻也付出了環境污染的代價。”陳永祥直言,這是接下來發展的挑戰,也是“成長中的煩惱”。

近年來,新杭鎮加大企業技術改造,進行環境整治,關停散亂污企業351家,為先進制造業騰出發展空間。同時,依托蘇浙皖交界的區位優勢,正在不斷加快發展文化旅游產業的步伐。

“主要思路就是圍繞懷舊主題,結合工業遺存,打造新長廣精神。”陳永祥介紹,50多年過去了,隨著長廣煤礦的關停,成千上萬的礦工和他們的子女開始走出牛頭山,當年的礦工子弟學校也一直處於閑置狀態。

“我們今天所在的牛頭山社區辦公樓,就是在原長廣三中教學樓基礎上改建而成。”陳永祥告訴記者,本著修舊如舊的思路,包括工人文化宮、火車站、電影院等附有“長廣元素”的建筑都將保存下來,根據規劃,將在影視基地和文化旅游等業態上發力。

走持續發展之路才有出路。翻開規劃圖,陳永祥饒有興致地講解說,別小看這些工業遺存,利用好就是發展空間。等到交接工作全部結束后,我們將通過治礦改造,讓長廣煤礦從過去“賣煤炭”變成今后“賣風景”“賣文創”“賣影視資源”,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到時候在我們這同樣能看到。

今年已52歲的老杜,平日裡仍在礦區周邊載客跑運輸,偶爾聽聞一些關於長廣煤礦的規劃時,也是打心裡頭高興。因為在他看來,旅游搞起來后,不僅運輸生意會跟著火,更重要的是“上一代開礦,這一代創業”就在跟前,有盼頭,更有奔頭。(汪瑞華 蒙西) 

分享到:
(責編:關飛、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