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味的幼小銜接班:沒有“輸在起跑線”,隻有焦慮的家長

2019年08月02日07:11  來源:中安在線
 

“老師,我再給孩子報個數學班吧,我覺得上小學前,隻給孩子報語文班還不夠。”暑期剛過半,無論情不情願,合肥5歲男孩悠悠(化名)的書包內又將多出一個新課本。新課程的背后,摻雜著母親孫梅梅(化名)難以言狀的焦慮。

眼下,合肥市“幼升小”入學報名工作已啟動,各種“幼升小”銜接班的招生廣告隨部分家長焦慮的心態變得搶手。盡管教育部曾印發《關於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並強調,社會培訓機構不得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等名義提前教授小學內容。但記者連日來調查發現,省城部分涉幼培訓機構仍組織人員教兒童提前學習小學一年級課程。

這一現狀折射出的家長焦慮感,在知名教育專家、合肥市琥珀名城小學教育集團黨總支書記、校長崔世峰看來完全沒必要,“培養孩子要遵循兒童生命成長規律和教育規律,教育沒有起跑線,所謂的‘起跑線’,隻源自一些學生家長自行‘劃線’,找到適合孩子的教育方法最重要。”

“燙手”的培訓

連日來,持續的高溫炙烤著廬州大地。放眼室內,除了桑拿房和汗蒸間,似乎沒有比開設“幼升小”銜接班的社會培訓機構更讓家長們感到“燙手”。一位家長援引某培訓機構老師的“忠告”,“孩子在幼兒園已經‘荒廢’兩年多,再不學些東西,小學肯定跟不上。”

說這話的家長名叫孫梅梅,30歲,兒子悠悠一個月后就將步入小學。7月29日,記者以幼兒家長的身份來到省城徽州大道,找到了孫梅梅為兒子選擇的“幼升小”銜接班。

得知記者是來咨詢幼升小課程時,一位老師反問記者的孩子此前有沒有上過英語、拼音和數學班,得到否定答復后,這位老師道出了類似話術,“必須抓緊報名了,留給孩子入學前的時間不多了。”

在習友路一家開設幼升小課程的輔導機構中,負責人向記者推薦該機構的4到6歲幼升小課程。宣傳單頁中稱,這類課程分為幼升小精英課程、幼升小延時課程、全日制幼升小課程、暑假幼升小課程、周末幼升小課程等五類,贈送少兒英語、創意美術等興趣課,“我們的課程是按照小學一年級到二年級上學期的知識進行標配,讓孩子上小學前要認識2000個漢字、漢語拼音、簡單的英語對話和一百之內的加減法。”該負責人介紹,幼升小也直接關系到孩子的入學面試,“我們機構都會對孩子模擬相關的面試內容,傳授孩子面試技巧和心態。”

“我們開設的三個班級在7月之前就報名滿員了,7月上旬我們又臨時加設了一個班,很快又滿了。” 7月31日下午,合肥徽州大道一家涉幼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稱,他們的幼升小語數外課程每門費用達到3000元/50天,“費用是比其他家要貴一些,但寶貝們在這裡學到的不僅是知識,還有該怎麼表現自己,以便更好地獲得老師的關注和喜歡。”

焦慮的家長

“老師,我再給孩子報個數學班吧,我覺得上小學前,隻給孩子報語文班還不夠。”7月30日,孫梅梅來到幼升小培訓機構,決心給孩子的課程“加碼”。這意味著,不管跟不跟得上學習進度,5歲男孩悠悠(化名)的書包內又將多出一個新課本。新課程的背后,摻雜著她難以言狀的焦慮。

“沒辦法,我所知道的身邊跟悠悠同齡的孩子,都報了幼升小暑期銜接班。”孫梅梅說,“給孩子報了語文班后,才發現別家的孩子都報了語數外,我不想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作為一名“85后”,孫梅梅感嘆,“現在孩子從小的競爭環境,比那時的我們還慘烈。那時的我們,還在扇洋畫、丟沙包和跳皮筋呢。”

韓先生的孩子暑假后即將升入大班。為了明年的幼升小,他和妻子搜集了厚厚的攻略:“我打聽到我們家片區內的小學面試分兩部分,一個老師會問孩子的姓名、年齡,來自哪裡。另一個老師考看圖說話,簡單的加減法,考一些簡單的英文單詞。”

韓先生和妻子一口氣給女兒報了語數外、國學禮儀、繪畫五門課程,讓孩子暑假第一個月幾乎天天“泡”在課堂裡。學習提前了,韓先生卻愁眉不展,“4歲的女兒學會簡單的畫畫、疊被子,但是簡單的算術和漢語拼音還是犯迷糊。”韓先生便撓頭邊嘆氣,“有幾天,女兒從課堂直接跑了出去,怎麼哄都不上了。”

譚女士既是省城某教育培訓機構從業者,也是5歲孩子的母親。她透露,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公辦幼兒園在孩子入園時間禁止教授語文、外語、數學等課程,部分家長對孩子“零基礎”讀小學持焦慮心態。這一點被省城教育培訓機構緊盯、放大,“它們倡導超綱早學,培訓具有極強的應試針對性,家長在機構營造出的‘雞血’環境下越發焦慮。”

“小學一年級時,通常大部分學生都提前學了拼音、計算,老師就會隨著‘大部隊’的進度走。”7月31日,在徽州大道某培訓班等著接孩子的朱先生說,“一個星期就教完拼音,沒學過的孩子就跟不上了。雖然這種課程進度不具有普遍性,但至少存在。”

教育沒有“起跑線”

去年,教育部印發《關於開展幼兒園“小學化”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該《通知》明確對於幼兒園提前教授漢語拼音、識字、計算、英語等小學課程內容的,要堅決予以禁止﹔小學在招生入學中面向幼兒園組織測試等行為的,將視具體情節追究校長和有關教師的責任。

該《通知》還強調,社會培訓機構也不得以學前班、幼小銜接等名義提前教授小學內容,各地要結合校外培訓機構治理予以規范。

7月31日,記者將探訪中發現的部分涉幼社會培訓機構開設幼升小課程,違規教授該學齡段孩童小學相關課程的現象向有關部門進行了反映。

被輔導機構打了“雞血”的幼升小銜接班,有沒有必要讓家長陷入焦慮?合肥包河區某小學負責人介紹,小學入學階段知識體系相對比較簡單,學校更重視的是規范學習的過程,比如回答問題要舉手、仔細聆聽別人的回答等。“所謂的幼升小銜接班灌輸的拼音、數學會讓孩子一上學就覺得全都學過了、都懂了,導致小學學習過程中毫無新意、毫無興趣可言。”該校負責人稱,“孩子在學習中失去了興趣,也就扼殺了自身創新思維的萌芽。”

“培養孩子要遵循兒童生命成長規律和教育規律。”知名教育專家、合肥市琥珀名城小學教育集團黨總支書記、校長崔世峰稱,當下幼升小銜接班火熱,反映了不少家長焦慮情緒下從眾、跟風的心態,其實沒必要這麼做,“因為每個孩子的生命個體是不同的,人們常說的‘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是缺乏科學依據的。關於教育,沒有起跑線,所謂的‘起跑線’,隻源自一些學生家長自行‘劃線’。”崔世峰認為,在“幼小銜接”過程中,家長要教給孩子的不是“搶學”,而是要承擔起孩子入學后一系列適應性行為養成的教育責任,“找到適合孩子的教育方法最重要。”

短評:孩子,願你慢慢長大

做完本期記者調查,筆者再次翻開名家劉瑜所著的《願你慢慢長大》文集,重溫這篇她寫給剛滿百天的女兒小布谷的信。一位母親對女兒的愛躍然紙上,讓人動容。

信中,布媽劉瑜對心愛的女兒說,“等你長大,如果你想當一個華爾街的銀行家,那就去努力吧,但如果你僅僅想當一個面包師,那也不錯。如果你想從政,隻要出於恰當的理由,媽媽一定支持,但如果你隻想做個動物園飼養員,那也挺好。”

“沒有幾個漢語詞匯比‘望子成龍’更令我不安,事實上,這四個字簡直令我感到憤怒:有本事你自己‘成龍’好了,為什麼要望子成龍?”……

信外,當下社會不少家長“望子成龍”的情緒,已物化為興趣班、沖刺班、培訓班、銜接班等各式課程。當“搶跑”的進度填滿童年,身處假期的孩子們不會再有期待中的歡喜。一些家長盲目的“拔高”與“搶跑”,不僅可能達不到預期目的,還可能反讓孩子的身心健康遭到損害。

筆者認為,在教育問題上,真的要讓孩子“慢慢來”。同時,教育主管部門要強化整改責任的“加速度”,將國家禁令落到實處,不定時嚴查違規的幼兒園、看護點,火爆的社會培訓機構,對幼升小銜接亂象和錯誤的教學方法及時處置、糾正。廣泛宣傳科學育兒知識和優秀的教育理念,繼續在均衡教育資源上下功夫。工商等相關部門也要切實負起責任,相互配合,形成監管合力。

身為家長,要擺正心態,根據孩子自身實際,從容地選擇合適的教育路徑。

希望他們之中,有更多人做到如劉瑜在信尾期待的那樣:願你慢慢長大。願你一生一世每天都可以睡到自然醒。(記者 吳洋)

(責編:關飛、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