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新時代的中國國防

2019年07月29日10:53  來源:央視網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國防白皮書是闡釋國防政策和活動的政府文告。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會定期或不定期發布國防白皮書,向世界闡明本國在安全防務領域的政策立場。7月24日,中國政府發布了《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圍繞國際社會對中國國防事業的關切,對於新時代中國防御性國防政策進行了系統闡述。

  《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全文約2.7萬字,包括國際安全形勢、新時代中國防御性國防政策、履行新時代軍隊使命任務、改革中的中國國防和軍隊、合理適度的國防開支、積極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六個章節,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發布的首部綜合性國防白皮書。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院長陳榮弟說:“我想在這個時候發布國防白皮書,就是要宣示我們中國的國防政策,讓全世界、讓國際社會更加充分了解,中國奉行的是防御性的國防政策﹔第二我想是要介紹中國國防和軍隊改革所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第三就是要闡明我們對國際安全環境的一些新的認識。簡單地說,我們現在發布國防白皮書,就是要讓國際社會進一步了解中國的國防和中國的軍隊。”

  1998年,我國政府發布首個綜合性國防白皮書,此后相繼發布了8個綜合和專題性白皮書。這次發布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是第10部。此前發布的國防白皮書,都一再強調中國的國防政策是防御性的。這次,新版國防白皮書又再次重申,中國始終不渝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堅持永不稱霸、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范圍,這是新時代中國國防的鮮明特征。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沒有主動挑起過任何一場戰爭和沖突。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多次大規模裁軍,主動裁減軍隊員額400多萬。從過去的一窮二白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靠的不是別人的施舍,更不是軍事擴張和殖民掠奪,而是人民勤勞、維護和平。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副研究員鄧碧波說:“中國人民自古以來就是愛好和平,反映在軍事上面,就是我們特別‘慎戰’,就是慎重地對待戰爭。在戰略上面的話,我們講究的是后發制人這個原則,所以說這個國強必霸在中國它是沒有土壤的。新版的國防白皮書提出了‘三不’,就是堅持永不稱霸,永不擴張,永不謀求勢力范圍,這就向世界宣示了,我們是要走和平發展的道路。”

  當然,防御性的國防政策,絕不意味著軟弱可欺,更不是消極防御。憲法規定,中國武裝力量擔負著抵抗侵略、保衛祖國、保衛人民和平勞動的神聖職責,因此,我們堅持的是防御、自衛、后發制人的原則,實行的是積極防御。

  陳榮弟說:“說通俗點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人家欺負到我們頭上了,我們還無原則地忍讓,那還要解放軍干什麼?這不是解放軍的風格,所以我們一直強調,遏制戰爭與打贏戰爭相統一,戰略上的防御與戰役戰斗上的進攻相統一。所以請大家一定要准確、全面地理解積極防御這四個字。”

  這次發布的新版國防白皮書,還首次將國防費位居世界前列的國家進行了國際比較。雖然目前中國國防費規模位居世界第二,但從國防費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看,2012年到2017年,中國國防費佔國內生產總值的平均比重約為1.3%,在國防費位居世界前列的8個國家中,排在第六位﹔從國防費佔財政支出的比重看,2012年到2017年,中國國防費佔財政支出平均比重約為5.3%,在8個國家中,排在第四位。

  陳榮弟介紹:“中國的國防費在總的規模上講,現在是世界排名第二,看起來不低,但是這確實有一個怎麼看、怎麼比的問題。以2017年的數據為例,同樣是大國,美國和中國做個比較:2017年我們中國國防費僅僅相當於美國的四分之一,如果從國民人均國防支出看,2017年中國國民人均支出國防費是750元,這個數字就相當於美國的5%,你說我們國防開支是高還是低?我們增長的是快還是慢?”

  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防費規模居於世界第二位,這是由中國的國防需求、經濟體量、防御性國防政策所決定的。通過國際比較可以看出,中國國防費的增長是合理適度的,與世界主要國家相比,國防費佔國內生產總值和財政支出的比重、以及人均國防費都是偏低的。那麼,這些國防費又用到了什麼地方呢?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研究員曹延中介紹:“首先要保障人員的生活待遇,要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不斷提高軍人的福利待遇水平﹔第二是裝備,比如說採購航母、主戰飛機、主戰坦克,這些都是要花大價錢的﹔第三是訓練,經常大家在電視上可以看到軍隊進行了大量的實戰化各種演習、訓練,這些也有很大的開支﹔第四是保障國防和軍隊改革方面的開支﹔第五就是保障軍隊完成多樣化任務,主要包括國際維和、護航這些方面的開支。”

  老百姓關心國防費的使用,更關心國防費投入之后,中國國防和軍隊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2015年11月24日,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在京西賓館召開,以此為標志,全面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正式進入實施階段。

  2016年1月16日,沈陽、北京、蘭州、濟南、南京、廣州、成都,七大軍區在這個夜晚最后一次吹響熄燈號。而當起床號響起的時候,東、南、西、北、中五大戰區已經悄然運轉。

  起床號與熄燈號,以往用以分隔日夜,如今,成了標記新舊兩種體制的號音。

  先改領導指揮體制,再調力量規模結構,政策制度配套跟上,三年多來,國防和軍隊改革持續深入推進,中國軍隊邁出了構建中國特色軍事力量體系的歷史性步伐。

  曹延中說:“重塑了軍隊的領導指揮體制,構建起了軍委-軍種-部隊領導管理體系,軍委-戰區-部隊作戰指揮體系,建立健全了法制監督體系,形成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陸軍的規模比以前減小了,海軍、火箭軍略有增加,各級機關精減了四分之一,非戰斗人員減少了一半,全軍主要作戰部隊實行軍-旅-營體制,部隊編成更加充實,更加合成,更加多能,更加靈活。”

  目前,國防和軍隊改革的第三大戰役,軍事政策制度改革,正在按照整體設計扎實推進,中國軍隊的體制、結構、格局和面貌,為之一新。但是,進入新時代,中國軍隊也面臨著新的挑戰,和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

  曹延中說:“我們感到改革提升了軍隊的戰斗力,但是面臨國際戰略競爭的新格局、現代戰爭的新形態、國家安全威脅的新變化帶來的新挑戰,軍隊現代化水平同國家安全需求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同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還有很大差距。縮短這個差距根本的還是沿著中國特色強軍之路,全面深化國防軍隊改革,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堅持走中國特色強軍之路,這是新時代中國國防的發展路徑。新時代的中國軍隊肩負著新的使命任務,為維護國家海外利益提供戰略支撐,就是其中之一。雖然當今世界總體上是和平穩定的,但各種安全威脅日益復雜嚴峻,我們的海外利益面臨著國際和地區動蕩、恐怖主義、海盜活動等現實威脅,駐外機構、海外企業及人員多次遭到襲擊,自然災害、重大疫情等非傳統安全威脅有上升的趨勢,這就需要我們的軍隊來提供保護和支撐。

  2015年3月,也門安全局勢嚴重惡化,中國海軍護航編隊赴也門亞丁灣海域,首次直接靠泊交戰區域港口,安全撤離621名中國公民和279名來自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亞、新加坡、意大利、波蘭等15個國家的公民﹔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第一大出兵國,中國累計參加24項聯合國維和行動,派出維和軍事人員39000多人,建成規模達8000人的維和待命部隊﹔中國海軍艦艇編隊實施常態化護航行動,為6600多艘中外船舶提供安全保護﹔中國軍隊積極參加國際災難救援和人道主義援助,“和平方舟”號醫院船航跡遍布全球,惠及23萬多人﹔中國軍隊還積極開展國際和地區反恐合作,加強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的國際反恐合作,積極參與亞太經合組織反恐工作組,全球反恐論壇等多邊反恐機制,用實際行動,向世界展示著中國軍隊威武之師、文明之師、和平之師的良好形象。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副研究員童真說:“我們雖然維護海外利益,但是我們不搞聯盟,不搞零和博弈,不謀求勢力范圍。中國軍隊在履行使命任務的時候,遵循的是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採取的是國際安全和軍事合作的方式,所以中國軍隊始終在為維護世界和平和發展貢獻力量。”

  《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展現了中國國防政策和軍隊在新時代的走向。一方面,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是新時代中國國防的根本目標。另一方面,中國決不走追逐霸權、“國強必霸”的老路。無論將來發展到哪一步,中國都不會威脅誰,都不會謀求建立勢力范圍。這2.7萬字,既讓世界看到了中國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也向世界展示了中國“國強不霸”的堅定主張,它告訴世界:“一支強大的中國軍隊,是維護世界和平穩定、服務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堅定力量。”

(責編:蘇恆、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