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璽古裝新劇制作精良 可媲美美劇《24小時》

2019年07月03日07:45  來源:羊城晚報
 

  《長安十二時辰》易烊千璽飾李泌

  《長安十二時辰》

  《長安十二時辰》

  近4萬人打出8.7分、1萬多條短評裡好評超過80%,6月27日晚突然上線的《長安十二時辰》,憑借耀眼的豆瓣“成績單”躋身截至目前的2019年國產古裝劇口碑榜榜首。

  該劇改編自馬伯庸的同名小說,講述了犯了死罪的張小敬(雷佳音飾)與靖安司司丞李必(易烊千璽飾)要在十二個時辰之內,緝拿混入長安的可疑人員,解救黎民百姓的故事。電影質感的鏡頭畫面,細節考究的服裝道具,一眾演技在線的主演配角共同上演了一出節奏緊湊、情節跌宕、懸疑燒腦的“長安版《24小時》”。

  故事情節燒腦

  小說《長安十二時辰》的靈感來源於網上的一個提問:如果你來給《刺客信條》(注:一款大熱的動作冒險游戲)寫劇情,會把背景設定在哪裡?馬伯庸腦洞大開寫了個《刺客信條:長安》的開頭,並據此開始整個故事的創作。劇版《長安十二時辰》延續了小說的設定:唐天保三載,上元節當天的長安紅飛翠舞、車水馬龍,一群偷偷潛入的狼衛醞釀著焚城的陰謀,靖安司司丞李必攜手死囚張小敬,試圖在十二個時辰內緝拿狼衛,保護全城的百姓。整個故事相當於一次破案行動,發生在十二個時辰、即24小時裡,讓不少網友聯想到美劇《24小時》,有網友評價:“節奏緊湊、推進迅猛、環環相扣,刺激程度不輸給《24小時》。”

  劇版按照25集、每集45分鐘的片長計算,影像共有約1125分鐘﹔如此算來,相當於呈現了一天之內近八成的破案過程,觀眾能通過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層面跟著主演們一起,層層推進最終揭開真相。

  對於習慣了加速度看劇的網友來說,該劇牽扯多方關系、信息量龐大,理解起來的確有難度。有網友表示:“劇情有深度有廣度,可以二刷三刷認真琢磨,會有很多驚喜發現的,跟那些可以兩倍速觀看的快餐劇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場景設置考究

  好的故事還需要有好的場景、好的服化道和好的演員才能組合成一部好劇。從劇集呈現來看,《長安十二時辰》在硬件配置上下了工夫。劇組總共搭建了總面積高達70畝的場景,參考歷史資料進行還原,建筑形式、房屋規格都遵循唐代建筑特點,房屋整體不高,顏色以朱紅色為主,街道的寬度都有據可依。

  場景的還原還體現在細節安排上。靖安司是該劇的重要場景,有網友發現,靖安司的建筑主體和內部陳設有一些處於未完成狀態,可以看見一些人在修修補補,這其實是為了契合靖安司是一個剛成立不久的臨時機構的設定。隨著劇情的推進,另一個重要場景花萼相輝樓將正式登場,這樣一座規模宏偉、內飾富麗堂皇、機關結構復雜的地標性建筑會如何呈現,令人期待。

  《長安十二時辰》在服化道方面也相當考究。李必曾以修道之名遠離長安,因此以道士扮相出場,頭帶芙蓉冠,手執拂塵。張小敬的織錦缺胯袍、龍波的蹀躞腰帶、姚汝能腰間的魚符……每個人物都有專屬的服裝配飾設計,堪稱“長安服飾圖鑒”。

  構圖色彩高級

  導演曹盾是攝影出身,對構圖、色彩的要求相當高。劇中的光影效果尤為出色。陽光燦爛的西市大街與黑暗無光的監牢形成對比,張小敬走出監牢的那一刻被陽光刺到眼睛﹔狼衛首領曹破延去店裡刮胡子時一直坐在陰影裡,給他送干淨衣服的店老板女兒讓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兒,在跟小女孩對話時,他的周身洒滿了陽光……打光在劇中不單是為了拍攝,還與人物的心情、命運互相呼應,創作者的用心可見一斑。

  該劇在鏡頭調度上的表現也令人驚喜。開場便是一個流暢的一鏡到底:上元節至,西市大街上熙熙攘攘,樓裡的美艷歌姬在撫琴,路邊的雜耍藝人在表演,有人在裝飾花燈、有人正牽馬走過﹔突然一家商鋪的燈籠起了火,逛街的女子被嚇得躲到一邊,掃地的小厮趕緊端起水盆潑了上去﹔紅衣禮官隨即登樓,宣布上元節西市正式開市。兩分鐘的長鏡頭裡,長安城的人文、市井伴隨著一曲《清平樂》徐徐展開,讓觀眾一下子就跌進了盛唐長安的氛圍裡,代入感非常強。

  (文/王莉)

(責編:吳西露、李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