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財迷”局長任職5年,將一個系統變成腐敗重災區

2019年06月16日10:30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2019年2月21日,在庄嚴的國徽和旁聽庭審各界人士的注目中,泗縣人民法院對泗縣衛生局原黨組書記、原局長時興民涉嫌職務犯罪案件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一百萬元。

這位曾經風光一時、炙手可熱的基層干部痛哭流涕、悔不當初,他最終為自己的貪腐行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或許此刻他才領悟:正是對金錢的無限貪欲,導致了他的人生之路以如此慘淡恥辱的底色收場,然而一切都已無法重來。

衛生系統變得不“衛生”

時興民,男,2007年6月至2012年3月任泗縣衛生局黨組書記、局長。任職期間,時興民與多名下屬單位主要負責人、管理及服務對象存在不正當經濟往來,涉案人員達70余人,嚴重破壞了衛生系統政治生態。

“感覺自己這個年齡,仕途快到終點了,想為退休后的事情提前做點准備,在工作中順手為人辦點事情、收點好處,為以后養老提供物質基礎。”思想是行動的指引,一切行為都可以找到思想上的根源。時興民在履職衛生局一把手的時候,年近五十,從領導工作的角度講正當干事創業的盛年。面對組織的重托重用,他想的不是如何盡心盡力做好工作回報組織,而是如何以權謀私為退休后的“養老”早作准備。

正是在這種邪惡念頭的支配下,他從到任一開始,就主動而迅速地陷入了貪腐的深淵,在泗縣衛生系統掘地三尺、瘋狂牟利,走上了違法犯罪的不歸路。

衛生計生部門屬於技術性較強的業務型單位,其工作人員和領導崗位的選配本應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但時興民上任后,為了把手中的權力盡快變成真金白銀,他的用人原則就是“唯財是舉提錢進步”。

在他任職的五年時間裡,泗縣衛生系統成了人事腐敗的重災區,許多鄉鎮衛生院的領導干部、科室人員等為了工作調動、職務調整等,紛紛投其所好提“錢”來見,時興民對此是細大不捐、坦然笑納,為對方提供力所能及的“提攜”,雙方各取所需,把衛生部門這個救死扶傷的聖潔領域攪得烏煙瘴氣、人心渙散。

其任職期間共收受本系統內70余名人員為調整提拔等行賄金額228.7萬元,總計數百次﹔單筆金額從1000元至數十萬,可謂貪得無厭、欲壑難填。尤其在節日期間,他的銀行卡幾乎都是數萬元進賬,其貪婪程度令人咋舌。從一個細節可以看出此人利欲熏心到何種程度——2010年10月,幾個借調到泗縣人民醫院工作的工作人員,為了能夠留下來不回原單位,每人湊了500元錢,聚到一起送給時興民,請其“照顧”。從這件小事即可看出,時興民為錢財而扭曲的靈魂,已經丑惡到何種程度,在他那裡“花錢辦事”甚至成為泗縣衛生領域公開的“潛規則”!衛生系統被攪得烏煙瘴氣,他卻渾然不知回頭。

醫藥採購變成個人“財路”

“看到一些商人能力不強、本事不大、文化程度不高,但獲取社會財富很多﹔而自己整日帶病工作,很辛苦,收入卻就那麼點工資。”時興民留置期間如此坦承自己走向違法犯罪道路的思想根源。

心態的失衡,使時興民對黨紀國法的敬畏徹底失守,“沒錢不辦事,給錢亂辦事”成了他的工作原則,在其任職期間,多次違規干預相關科室具體業務,嚴重破壞了系統內公平公正的營商環境。

“想找他辦點事,送錢和沒送錢的效果反差太明顯了——首先在態度上就不一樣:沒送錢之前,我找他,他說‘不得閑’﹔給他送過錢之后,我再找他,他就說‘在辦公室等我’。第一次送錢后,他就說‘以前是怎麼銷的,現在還怎麼銷’﹔后來送了幾次錢,劃片時給我們公司劃的區域比較小,我找他,他也給調整了……”一位曾向時興民行賄的涉案人員在交代問題時這樣感嘆。

為了斂財,時興民大權獨攬、獨斷專行,聽不進其他同志的不同意見。2010年6月,泗縣衛生系統准備採購8台CR設備配備給鄉鎮衛生院,這在全省都是個大項目。合肥某醫療設備公司銷售人員何某某專程趕到泗縣競標,其打聽到在設備採購方面都是時興民一人當家,別人都做不了主,就立刻到時興民的辦公室拜訪,時和他客套了幾句就語帶“雙關”地說:“幾個很有實力的公司都在激烈競爭這個項目,大家都在找我,不見得你就能中標。”何某某聞聽此言,心領神會,隔天就將一隻裝有10萬元現金的手提袋送到時興民的辦公室。投桃報李,通過時興民的幕后運作,在不久后泗縣衛生局舉行的招標會上,何某某如願以償順利中標,正如何某某事后所說:“其實,招標就是走個形式。”

在欲壑難填的扭曲心態下,時興民視黨紀國法如無物,日益滑向萬劫不復的人生深淵。在職期間,時興民利用職務上的影響力,為他人藥品設備銷售、建筑工程承建及撥款提供便利,共收受他人賄賂85.5萬元及港幣2萬元。其中,收受宿州華康醫藥公司業務經理王某某10.5萬元,泗縣醫藥總公司總經理鮑某某6萬元,安徽合肥永盛公司劉某某8萬元及一台無針注射器、一部蘋果4手機,某建筑公司法人代表李某某50萬元……

同時,時興民利用為民營醫院經營管理提供便利,收受卞某某、錢某某、王某某等多人賄賂98.8萬元。

放債吃息打響“金算盤”

時興民2012年從衛生局長職位“退居二線”以后,在“求財”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他發現自己結識的一些民營企業老板常常有資金短缺的苦惱,而自己手頭恰好有大量閑置的灰色資產,可以“借”給他們調劑余缺。

但時興民的賬可不是那麼輕易好借的。據泗縣紀委監委查明,多名曾向時興民借貸應急的老板交代,其當初從時興民手中借到的數十萬元至上百萬元的債務,前后歷經七八年時間,不僅本金沒還清,僅利息還尚欠584萬元。一些老板因為到期不能償還約定本息,隻得把固定資產抵押給時興民﹔仍不能還清的,就繼續利滾利。

就是靠著這樣的手段,時興民的“發財之路”越走越寬:至2018年其歸案時,其個人涉案資產已達到1700余萬元,其中受賄款人民幣411.4萬元、港幣2萬元、購物卡0.6萬元,無法說明來源的資產484萬余元,數額驚人。

就在時興民暗自慶幸之際,正義的利劍正在他的頭頂高懸——上級巡察組已接到多起涉及他的舉報線索,並及時向紀檢監察機關移交!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黨的十八大以來,正風反腐的利劍所到之處邪氣消散、弊絕風清。時興民自知罪行深重、前景不妙,整日惶惶不安、憂心忡忡,但他不是迷途知返,向組織主動投案自首說明自身問題,而是心存僥幸、負隅頑抗——到處找相關涉案人員打招呼,隱匿涉案証據,退還受賄所得,簽訂虛假借貸合同,訂立攻守同盟,妄圖對抗組織調查。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鐵紀如山,插翅難逃。

“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時興民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把商品交易的規則帶進黨內,大搞權力尋租、權力變現,在反腐肅貪取得壓倒性優勢的情形下仍不收斂不收手,其性質是極為惡劣的,最后身陷囹圄也是一種必然。(作者:宿州市泗縣紀委監委 劉站)

來源:江淮風紀

(責編:黃艷、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