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飯孩子們隻顧搶紅包 老爸氣得差點掀桌子

2019年02月14日06:52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原標題:年夜飯做了18道菜 孩子們卻隻顧悶頭搶紅包 氣得老爸要掀桌子

據安徽商報報道,剛過去的春節假期,與往年一樣,國人把情與義全票塞進紅包裡。從傳統紅包到電子紅包,眼盯手戳式的“搶紅包”定義著中國的新年俗,成了中國人的新關系。前不久,微信官方公布了2019年農歷大年三十至農歷正月初五的數據報告。報告顯示,除夕當日,備受矚目的微信紅包方面,6日內,共計8.23億人次收發微信紅包,相較去年同期增長了7.12%。然而,不少奇葩事也由此引發:有人為搶紅包樂極生悲,有人為發紅包進了監獄,還有人因低頭搶紅包攪黃了年夜飯。

[事件1] 子女隻顧搶紅包攪黃年夜飯

“這個除夕夜,孩子們沒用筷子夾幾口菜,手全忙著戳手機屏幕搶紅包了,要不是我暗中安慰老伴兒,他爸氣得真得掀桌子。”2月13日,合肥市民宋女士聊起如今盛行的電子紅包,直言他們兩口子備的一桌好菜竟被十幾塊錢的紅包攪黃了。

宋女士有一對兒女,孫子也有10歲了。今年除夕夜,在南京工作的兒子帶著媳婦孩子來合肥過年,在廣東打工的女兒也來了。兒女回家過年讓老兩口很興奮,年三十下午夫妻倆就開始忙活年夜飯,到了晚上,十八道菜一一上桌。“兒子女兒挨個跟我們敬了酒后,就開始悶頭看手機、搶微信紅包了。”宋女士說,席間好幾次,聽力不太好的丈夫都問兒子、女兒的近況,得到的回復幾乎都是“挺好,放心吧。”這一類應付回答。

“問及孫子的學習狀況時,孫子用手邊戳手機屏,邊打斷了話,說‘爺爺,我在搶紅包呢,一會找你聊。’”宋女士說,看到子孫對他如此冷漠,丈夫一氣之下要掀桌子,被她攔住了,最終摔筷子離席,年夜飯鬧得不歡而散。事后,宋女士說,一年裡好不容易有這麼幾天團聚日子,不好好聊聊天,隻成了換個地方玩手機而已,孩子們考慮過父母的感受嗎?

[事件2] 男子建紅包微信群賭博被判刑

搶電子紅包固然熱鬧,有些紅包可不是隨便搶的,有些紅包更萬萬發不得。阜陽男子趙雷(化名)特地建了個微信群,獲利14余萬元后,被以開設賭場罪判了兩年刑。

2017年3月,趙雷建立了一個微信群,成為群主,邀請好友們一起來搶紅包。群主規定,群內人員每次發紅包金額為20元至100元,以紅包金額確定紅包名稱,並在紅包名稱的后面設定0到9中任意一位數字,搶到紅包金額的末尾數和設定的數字相同的人,需以紅包數額的1.5倍返還給發紅包的人。群主具有“免死”特權、發放福利的權利,即群主搶到紅包金額的末尾數與設定的數字相同,則隻需要返還所發紅包金額的一半。

從事代駕工作的小剛(化名)入群后的幾個晚上,便將一個月生活費打了水漂。而一年來,趙雷則獲利14余萬元。近日,當地法院對這起特殊的開設賭場罪作出一審宣判,趙雷構成開設賭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事件3] 酒后紅包發錯群卻難以收回

關於發微信紅包,合肥朱先生今年春節期間也遇到一件囧事。朱先生說,年初三這一天,他從合肥到武漢參加大學同學聚會時喝高了。興之所至,他包了3個200元的微信紅包准備發到大學同學群裡,卻不慎將這3個大額紅包發到了微信的初中同學群。后來在大學同學的提醒下,朱先生才發現自己發錯了群,礙於面子又在大學同學群裡面連發了3個紅包。

第二天酒醒后,朱先生看到自己錯發在初中同學群內的3個紅包被同學們搶了個精光,他開始對是否向同學們要回發錯的紅包很猶豫,一番決定后,朱先生向初中同學們誠懇地做出了要錢說明,群內的回應者不到一半。“五天過去了,我私下裡僅收了226元紅包,有半數同學拿了我錯發的錢不吭聲了。”朱先生說,12日,他自行從初中同學微信群中退出。

[熱議] 便捷和趣味使“搶紅包”受熱捧

不少受訪的合肥市民認為,搶電子紅包已成為國人的一種新型關系,人們在微信上“搶紅包”哪怕隻搶到五毛錢,好像都比在路邊撿到五塊錢更高興。

據騰訊大數據分析報告指出,電子紅包之所以受到熱捧,原因有二:首先,電子紅包的便捷性是最大的原因,它讓人們可以足不出戶就在手機上領取紅包﹔其次,“搶紅包”“拼手速”“手氣最佳”等競技元素,具有趣味性。

在合肥從事煙酒行業的趙先生認為,“‘搶紅包’對大家而言更像是游戲或者消遣,所以大家在意的只是‘搶’的過程很好玩,對紅包的金額多少並不在意。相反,傳統紅包是專由長輩給晚輩派發的,所以金額有可能成為一個尷尬的地方。”

■思考

人情味與搶紅包不應本末倒置

安徽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王雲飛認為,微信紅包作為信息時代的產物,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便利。電子紅包有活躍氣氛和平添樂趣的作用,但與周圍親人朋友的實際交流互動才是人際關系的核心,搶紅包要有“底線意識”,人情味與搶紅包之間更不應本末倒置。對於一些不法分子組建微信紅包群從事賭博活動,王雲飛建言,監管部門應聯合軟件開發者,對微信群紅包進行監管。軟件開發商可以從功能上限制個人每天搶紅包的數量。同時,針對利用搶紅包進行賭博的,應採取有效措施,如對微信群,個人賬號進行封號處理。(記者 吳洋 夏家敏 /文 楊雪嬌 許家權 吳洋 陶偉 李萌/ 飾 劉職偉/ 攝 )

(責編:魯先紅、常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