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歲救火英雄孟鳴之的“鐵漢柔情”

2019年01月29日11:48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2019年1月18日2時27分,合肥市肥東縣一糧油貿易有限公司谷物烘干機發生火災,肥東縣消防救援中隊出動2輛消防車14名指戰員前往處置,戰斗員孟鳴之在烘干機頂部利用水槍向內部灌水清理陰燃時不幸滑落烘干機內,壯烈犧牲。年輕的生命永遠定格在22歲。

孟鳴之曾參與過1500余場滅火行動。在2019年拍攝的新年視頻裡他腼腆地說出了自己的願望:“但願我的戰友、班長、家人在新的一年裡萬事如意,身體健康。”他祝福了所有他認識的人,卻唯獨沒有他自己。

孟鳴之參加負重訓練

一個特別憨厚的小伙兒

孟鳴之,廣西桂林人,1996年12月出生,2015年9月從地方高校新生入伍,肥東消防救援大隊四級消防士。在戰友們的印象中,他是一個特別憨厚的農村小伙,個頭不高,黝黑精瘦,不愛說話,在人群中並不容易引人注意,但時常露著兩排明晃晃的大白牙,對著你腼腆地笑。

剛入伍那會,戰友們第一次見到他,總感覺他身體瘦弱,說話聲不大,很內向,像一個剛轉學的小學生,目光裡是陌生和不知所措。相處久了,發現他是一個非常憨厚的小伙子,閑暇時間湊在兄弟們身邊,大家笑他也跟著傻樂,打球時喜歡都把球傳給了其他人,見到進球他就很開心。平常最臟最累的活,別人不願意干,他都願意干。在濃煙烈火前,他常常二話不說,沖在最前面。

慢慢地,他用自己最大的真誠和善意融入到整個集體,大家都很喜歡他。

生命永遠停留在那一瞬間

2019年1月18日凌晨2時27分,肥東縣一家糧油貿易有限公司發生火災,一個高約13米的谷物烘干機著火,如果不及時處置,會引燃周邊6台大型機器和附屬廠房,造成重大財產損失。

災情就是命令。接到報警后,肥東縣中隊立即出動2部消防車、14名消防員趕赴火場。為盡快控制火勢,孟鳴之和戰友們迅速展開戰斗,靠前作戰,第一時間抵近烘干機底部,架設水槍陣地,實施有效滅火。

3時30分許,烘干機外部明火被扑滅,內部火勢也得到有效控制,但仍有陰燃現象,不時冒出濃煙。此時,正值凌晨時分,由於缺乏人手,公司內部存儲的18噸谷物無法及時轉移。一旦災情擴大,這批可供40萬人食用一天的糧食受災,勢必干擾全縣人民的日常生活,造成不可估量的社會影響。

人民利益大於天。經過進一步偵查,中隊長李洋決定:在烘干機頂部架設水槍陣地,從觀察口向內射水,加快滅火速度,徹底扑滅火災。中隊長一聲令下,孟鳴之主動請纓,和合同制隊員李曉俊一起,順著唯一可用的、寬度僅為20㎝、垂直高度13米的樓梯爬到烘干機頂部,利用水槍向內部灌水,進行冷卻降溫和陰燃清理。由於烘干機頂部可用於操作面積僅為1.62㎡,中間還有0.25㎡的觀察口,可供人員踩踏操作的實際面積僅為1.37㎡,登頂滅火的孟鳴之轉個身都十分困難。看到抱著水槍一動不動的孟鳴之,李曉俊大聲喊道:“班長,我們換一下吧,這樣你太累了。”孟鳴之頭也沒回,回答道:“今天情況復雜,還是我來!沒事,我挺得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此時,現場煙霧越來越濃,有毒氣體越來越多,從觀察口不斷溢出,將孟鳴之和李曉俊完全籠罩起來。氣溫越來越低,孟鳴之卻全身滾燙,瘦小的身影在彌漫著煙霧和毒氣的空間裡忽隱忽現,持續戰斗了2個多小時后,突然,孟鳴之聽到空氣呼吸器傳來“嘀嘀嘀”的報警聲。“曉俊,我的空呼沒氣了,馬上給我換一個。”孟鳴之一邊說,一邊抱緊水槍,小心地移動身體,在最佳位置繼續打擊火點。話音剛落,他腳下一滑,從烘干機頂部滑落下來,掉入烘干機內部。

中隊指戰員立即展開施救,第一時間將他從烘干機內抬出來,並迅速送往肥東縣人民醫院救治。6時10分,火災被完全扑滅。此時,孟鳴之已經躺在醫院內,危在旦夕。上午11時40分,肥東縣人民醫院宣布孟鳴之因搶救無效,英勇犧牲,年僅22歲。

孟鳴之(左一)和戰友們在一起

小孟,你的快遞到了!

就在孟鳴之走的第二天,中隊收到了寫有“孟鳴之”名字的快遞!這一刻,仿佛孟鳴之又回到戰友們的身邊,但望著熟悉的名字,他們又再度失神,淚流滿面。“小孟,趕快下來拿快遞,再不下來,我們就拆了!”戰友們的“威脅”卻再也喚不回那個憨憨的小伙子。

身邊的戰友一直無法相信他離去的事實,一群20多歲的小伙子哭成了淚人,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在整理孟鳴之遺物時,他們會時常恍惚,拿在手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成為戰友們追思英雄的記憶,並一次次祈禱這只是一個噩夢,能夠快點醒來。

孟鳴之的朋友圈則永遠停留在了1月17日,他的個人簽名寫著:

“你才摔過幾跤,就說這是人生,可是你就摔了一跤,怎麼就一生了呢!”

從小有個消防夢

孟鳴之從小就崇敬消防官兵,他們就是他心目中的烈火英雄。懷揣著這份夢想,他毅然投筆從戎,離開家鄉廣西,報名加入了消防部隊。

他雖然瘦弱,卻特別能吃苦,訓練從不含糊,別人訓練爬樓五棟,他就爬十棟。支隊組建集訓隊,集訓隊訓練量大,又苦又累,不是所有年輕小伙子都願意。孟鳴之主動報名進集訓隊,他瘦瘦小小,基礎不好,訓起來對自己卻狠,800米負重能跑3分50秒,不是最快的,但絕對讓隊友對他由衷的敬佩。他訥於言,緊張時還有點結巴,人群裡並不出眾,但四個月集訓他沒有缺過一次訓練課。帶隊干部說,他省心得讓人心疼。

當兵的第2年,他就被選送參加了市消防支隊的鐵軍集訓隊。第3年,就被任命為副班長,成為了中隊、大隊乃至支隊的“訓練標兵”。2018年底,他再次代表大隊參加支隊年終業務對抗賽,拿下大隊個人總分第一,為大隊勇奪支隊總分第二名立下了汗馬功勞。

4年,短短1562天,孟鳴之幾乎每天都在訓練場上。在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訓練中鍛造出了鋼鐵般意志。雖然剛剛度過22歲生日,孟鳴之的身上早已傷痕累累。最長的一道傷口,是在訓練時留下的,當時就縫合了6針。

作為消防救援隊員,孟鳴之深刻理解“時時會流血,天天有犧牲”這句話的含義。即便面臨生死考驗,他也沖鋒在前。

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隻有不足2米。那是2018年8月15日晚上,肥東縣內高速公路上發生嚴重交通事故,一輛滿載32噸硝酸銨的半挂貨車著火。危難關頭,孟鳴之主動請纓,和戰友們迅速抵近滅火、稀釋降溫,即便面對隨時會爆炸的“火藥桶”,他絲毫沒有猶豫和退縮,而是多次往返前后方,按照指揮部命令,及時扑滅了明火,成功避免了一起可能造成重大財產損失的火災事故。

參加工作4年來,孟鳴之累計參加各類滅火救援戰斗1500多次,從高空、水下等各類災害現場救出遇險群眾50余人,先后榮獲優秀士兵1次、優秀士官1次、嘉獎2次,為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做出了突出貢獻。

再也無法兌現與好友的諾言

孟鳴之犧牲后,一位開農家樂的大姐專程趕到了隊裡,為孟鳴之家人捐上了500元。大姐說,這個小伙子給自己家捅了好幾次馬蜂窩,一直不記得他的名字,卻記得他憨憨的笑。“小孟跟我家兒子同一年入伍,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

孟鳴之生前的好友也從廣西趕到了合肥。“他上一次休假回家是去年8月,我還去車站接了他,他說今年過年帶我到他家吃飯,沒想到那一面竟然成了永別。”初中同學何一蘭是孟鳴之生前心儀的女孩。“每次孟鳴之休假回家總是第一個見我,跟我說消防隊裡的趣事。以后再也見不到他了。”

另一位好友蔣彬得知噩耗后,也連夜乘飛機趕到合肥,“說好的我結婚你當伴郎,你怎麼就食言了呢?”在追悼會現場,蔣彬一度哽咽到不能自已。

“他家裡條件不太好,父母在家務農,身體也不是很好,還有個上小學的弟弟。他想為家裡分擔些壓力,不舍得花錢,總把零花錢寄給家裡。”中隊長王祥回憶說,前些天孟鳴之還給家裡買了一部手機,可這個禮物他卻沒能按時寄回家裡。

送給家人的禮物沒有送出,隊友們約定送他的禮物也無法送出了。“今年6月,他說他要戒煙,要省錢。我跟他約好,隻要他戒了煙,過年就給他獎勵。”王祥哭著說,孟鳴之前段時間已經戒了煙,中隊很多隊員看他戒煙后也以他為榜樣跟著一起戒,“他做到了,我卻獎勵不了他了。” 

孟鳴之生前床鋪

隊長的禮物收不到了,手機也無法親手交給父母了,和好友的許多約定也無法一一兌現了,但是孟鳴之的床鋪仍然被戰友們保留,點名時仍然會喊他的名字,因為戰友們覺得小孟依然還在他們身邊。

孟鳴之的家鄉位於廣西省的深山裡,家裡很窮。作為家中長子,又是唯一走出大山的孩子,他心裡有著一份責任。入伍后,每次拿到津貼,他都第一時間寄回去,補貼家用。媽媽心疼兒子,在信中反復叮囑他,留點錢給自己買點好吃的。但每次他都說“隊裡伙食好,自己都長胖了,你們就放心吧。”

2018年12月1日,是孟鳴之的22歲生日,這個憨厚的小伙子鄭重的許下兩個願望:一是回到爸媽身邊,為家裡蓋一棟新房子,二是盡好消防員的義務,明年爭取入黨……

從業3年出警1500次

悲痛、感傷、遺憾……是這幾天肥東消防救援中隊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可是他們還來不及悲傷,急促的警鈴一次又一次把他們帶到了火場。小伙子們一邊流著淚一邊整理著裝登上消防車,他們多麼希望出警回來能看到那露著大白牙的腼腆的笑。

肥東中隊是安徽省出警量最大的一個中隊,孟鳴之犧牲的那一天,他們甚至還來不及哭,緊接著就要奔赴下一個救援現場。

有人問,孟鳴之當消防員三年多怎麼出了1500次警,是不是多了?可事實就是,他所在的中隊一年就出警1500次,最多一天就出動了30多次。

面對困難危險,是前進還是退縮?孟鳴之用生命完成了這道選擇題。(趙越)

(責編:關飛、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