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城自煤中生 奔向綠金夢

張 磊

2018年09月10日09:03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俺的娘真狠心,把俺嫁到東山根。山又高來水又深,一根井繩十八斤。鐮刀把磨手心,柴火捆不離身。有女不嫁榴園村。”一首民謠,道盡了人均不到一畝田、守著一片石頭山的淮北市榴園村曾經的苦日子。

經過當地人的艱辛摸索和實踐,石質山造林從不可能逐漸變為現實。石頭山種上石榴樹,救活了這個村。昔日的荒山成了果海,背井離鄉的村民又回來了,承包果園,辦合作社,做起電商。如今,榴園村石榴種植已發展到6萬多畝,曾經的窮山僻壤成了4A級景區,去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突破1.6萬元。

巨變的不止榴園村。改革開放40年來,歷經風雨、邁過坎坷,從因煤而建、一煤獨大的煤城,到全國文明城市、轉型崛起的美城,淮北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轉變。日前,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走進淮北,從幾位普通市民的幸福故事中,感知這座城市的脈動。

荷美相城

老石圓了心中夢

橛頭、撬棍、鐵錘、鐵锨……2001年冬季的一天,60多歲的石宗宏扛著這些工具上山了。“看著光禿禿的山頭,心裡難過。退休了沒事干,一心想往山裡跑,種棵樹試試。”提起最初上山的歲月,老石記憶猶新,“山上滿眼大石頭,我就尋著石頭縫往下挖,首先用鐵錘敲,聽響聲判斷能不能撬動,‘死’石頭就撇開它,‘活’石頭就撬起,刨出一個樹穴。”

老石就用這種辦法,石頭縫裡見縫插針地栽樹,每天早出晚歸,干得渾身是勁。兩年后,看著樹苗成活了,老石激動壞了,干得更起勁了,周圍的鄰居看到后,也被帶動起來,你一片來我一隴,你拿锨來我扛錘,愣是讓荒山沒了脾氣,抹了綠妝。

南湖濕地公園

再后來,村民們成立了“雜果協會”,老石任會長,和村裡簽訂了承包協議,自己帶頭包了200畝,山頂種鬆柏,山坡種果樹,市林業局送來技術指導和免費的苗木,當地政府部門修了水渠和蓄水池。就這樣,荒山徹底被征服了。

“現在,不但有了收益,更有了好空氣,夏天到山上找個樹蔭喝茶聊天,別提多舒坦。多年的夢啊,圓了。”老石對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說。

系著紅領巾,書包背上土,跟著老師去植樹,是幾乎每個淮北人的兒時記憶。淮北的山是石質山,曾被論斷為不宜林之地。為了心中的綠色夢,淮北人沒有放棄,一代接著一代干,一張藍圖繪到底。

2002年開始,淮北市每年在相山進行兩千畝左右的石質山造林綠化試驗,為全面綠化石質山積累經驗,經過10年反復摸索嘗試,總結出一套“七步造林法”:炸穴挖坑、客土回填、壯苗栽植、多級提水、培大土堆、覆蓋地膜、修魚鱗坑。就這樣,硬是從石頭縫裡鑿出“綠金”,植樹成活率從30%躍至90%以上,如今,淮北20萬畝石質山都披上了綠裝。

東湖美景

張恆住進新房子

打掃著剛裝修好的新房子,想想過去的老房子,張恆感慨萬千,“結婚那天,煤矸石鋪的路把婚車的車胎都扎破了,結婚后想裝空調都不行,因為屋子有裂縫,捂不住風。最怕還是下雨天,水滲不下去,路面成了河,隻能趟水過。”

張恆家所在的濉溪縣劉橋鎮小城村,處在採煤塌陷區,家家戶戶盼著搬遷。2014年,政府投入資金,啟動小城村拆遷安置,2017年9月,一期住戶拿到了鑰匙。新小城村挨著鎮上,一棟棟紅白色搭配的六層小樓干淨清爽,門口就有幼兒園、衛生院等,還有一路公交車直接通縣城。

120平米的新房子沒有花一分錢,水、電、氣、空調、電視、洗衣機也都配置齊整。“怎麼樣?不比城裡差吧。”搬家前一天,張恆沒睡著,激動地像是迎接遲來的婚房。

塌陷區是每個煤城都避不開的痛,不但使土地資源銳減、生態環境破壞,更影響著居民的生活和安全。歷屆淮北市委市政府都把塌陷區綜合治理作為推動城市轉型的重要抓手,持續發力。

華家湖風光

在多年的探索實踐中,淮北累計投入資金150多億元,探索形成了“深修湖,淺造田,不深不淺種藕蓮”“穩建廠,沉修路,半穩半沉栽上樹”等16種採煤塌陷區綜合治理模式,治理塌陷地18.67萬畝﹔搬遷壓煤村庄226個,近20萬搬遷群眾遷入新居。

灩灩隨波千萬裡,碧水蕩漾游人醉。這是人民網安徽頻道記者在淮北中湖看到的景象。站在湖邊,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一年前,這裡還是一個“大醬缸”,荒草叢生、污水遍地,養雞的、養鴨的,還有養狐狸的,那叫一個亂。“最怕來這一塊,灰塵有一扎厚。新衣服穿出來,黑衣服回去。”當地村民形象地說。

如今,黑色“傷疤”成了城市“氧吧”,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腳泥的塌陷煤城搖身變成生態美城,一帶雙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灣的“綠金淮北”款款走來。

相山公園顯通寺

老陳有了新頭銜

陳平退休前是位教師,現在,他是春秋社區的志願者,還兼著“春秋書屋”管理員、“春秋社區百姓服務群”群主等多個頭銜。每天忙前忙后,心裡卻美滋滋的,“為社區服務,怎麼作奉獻都樂意。”

問他為啥?陳平回答:“因為咱是小區環境改善的最大受益者,親身感受了小區變化帶來的實惠,才願意為它付出更多。”

陳平在小區住了20多年,見証了春秋社區的巨大轉變。環境整治前,有人曾用“慘不忍睹,比農村還像農村”來評價它。“開門見山,是‘垃圾山’。左鄰搭個棚,右舍蓋個屋,推著自行車都費勁。下水道經常堵,臭氣熏天,沒轍,隻能全樓棟的人你家50塊、我家60塊湊起來喊人來通。”老陳回憶說。

2011年起,春秋社區啟動老舊小區改造,拆除影響施工的圍牆300多米、民房108間,在改造過程中,對下水道、窨井蓋、破損路面進行全面整修﹔規劃建設停車位1200個﹔種植銀杏樹、高杆女貞等綠植210棵﹔安裝照明路燈82處、監控16處。

“這是我做過最難的一件事,為拆除違章建筑,我們一次次深入群眾家裡做工作,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用‘責任心、耐心、細心’換取居民的‘放心、舒心、開心’,最多的一家我上門30多次,每天買酒買菜,和他邊吃邊嘮,前后2個月,最終用真情打動了他。”社區黨總支書記侯勤山欣慰的是,在沒有一分錢賠償下,沒有一例群眾為此上訪。

以“三心”換“三心”,春秋社區把工作做進群眾心坎裡。社區組建了7支黨員志願者服務隊,成立由城管人員、公安民警、網格員、志願者組成的“四位一體”管理隊伍,搭建“社管通”一站式服務平台和全程代理工作站,暢通社區服務“最后一公裡”。同時,精心打造“好人巷”,通過好人上牆上榜,宣傳好人文化,使廣大居民學習榜樣,爭做標杆。目前,社區各級各類好人已達19位。

2017年,春秋社區被評為全國文明單位。也正是那一年,歷經22年創城路,淮北終於摘得“全國文明城市”榮譽稱號,圓了創城夢。7月20號,陳平大學同學來淮北聚會,走一走,看一看,大家都感嘆,馬路寬了,城市淨了,以前人讓車,現在車讓人,淮北變化太大了。

濉溪鋁業

李明到了新崗位

已經適應了新崗位的李明,比以前更忙了。雖然還是從事安全生產管理工作,但是新崗位的要求更高,需要他不斷補充新知識。“因為去產能,需要有人從礦上退下來,當時的確心有不舍,甚至還有些心慌。”回想起2016年11月的那一天,李明說話的聲音略微低沉。

作為2萬名轉崗礦工的一員,在家休息3個月后,李明通過網上應聘,憑借著在國企練就的扎實的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經驗,入職到位於濉溪縣經濟開發區的安徽華中天力鋁業有限公司。

“現在來看,當時的心慌是多余的,隻要本領真,外面天地寬﹔隻要腳踏實地干,在哪都能闖出路。”新崗位、新平台,李明繼續施展胸中抱負。其實他沒看到的是,他曾經奮斗過的煤礦、新入職的華中天力,還有他生活的這個城市,都在轉型。

中煤遠大淮北建筑產業化有限公司生產車間

作為淮北的傳統支柱產業,淮北礦業、皖北煤電等省屬煤炭企業壓減過剩產能,岱河煤礦、劉橋一礦、金石礦業等7對礦井順利關閉,累計退出產能794萬噸,妥善安置職工19748人。淮北推動“跨煤入化”,年產440萬噸焦、45萬噸甲醇、30萬噸煤焦油和20萬噸粗苯的煤化工項目運行良好,形成了循環經濟產業鏈。

對於高新企業華中天力來說,轉型升級更是常態,落戶濉溪經開區后,華中天力開始轉型專攻民用鋁箔市場,每年的科研投入佔營銷收入的5%以上,通過不斷創新形成核心競爭力,佔據了全國60%以上的市場。

生物制藥科技研發

記者採訪中了解到,淮北市正通過大力實施中國碳谷·綠金淮北戰略,集聚各方面創新資源,把“三基一技一大”(碳基、鋁基、硅基新材料和生物科技、大數據產業)作為產業主攻方向,著力打造現代化新城.....如今的淮北正逐步擺脫煤炭資源的路徑依賴,走上一條發展轉軌、產業轉型、城市轉向、動力轉換的轉型崛起之路。

金鴻盛電氣有限公司精密智能沖壓設備

“淮北變了”,是每位受訪者的心聲。老淮北人為淮北的轉變而自豪,新淮北人被煤城新姿所吸引,選擇留下來。

2012年跟隨金龍機電公司落戶淮北的總經理張錄文每天工作之余都會到南湖轉幾圈,“除了生態環境變美了,淮北的營商環境也‘美’了,不但企業大門外的不用我們操心,圍牆內的事也幫著解決,讓我們沒有后顧之憂。”山西人耿娟娟從淮北師范大學畢業后,到濉溪縣扶貧辦投身扶貧事業,“淮北是個有活力的城市,我願為她奮斗。”榴園村大學生村官王飛虎向記者講述當年村干部帶領村民千辛萬苦打出“四眼井”的故事時說,“飲水思源,不忘初心,是我們不斷前行的動力。”說話間,漫山遍野的石榴樹隨風搖曳,火紅的石榴探出身,昂起頭。

京信電子有限公司

(責編:關飛、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