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改革獲得感】岳西攻堅:民不富心不安

2018年05月21日07:00  來源:安徽日報
 

  開欄的話: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進程,改革發展成果惠及全體人民,億萬人民的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本報推出“40年改革獲得感”專欄,從地區、行業、企業、家庭等視角,反映40年間我省經濟的高速發展、社會的巨大進步,記錄人民群眾強烈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2017年底經第三方評估確認,岳西脫貧攻堅再戰告捷,今年可望在全省率先摘帽。這個集大別山片區縣、革命老區縣於一體的國家級貧困縣,廣大干部群眾團結奮斗,把“聯系點”建成“示范點”,將“落后”變成“率先”。

  初夏清晨的岳西縣姚河鄉梯嶺村,宛如一幅水墨畫。這裡是岳西翠蘭的發源地。 (資料圖片)記者李博攝

  近日,合肥市民周偉到岳西自駕游,正逢映山紅旅游文化月,縣城賓館爆滿,隻好出城上了高速,住進山裡的農家樂。這一經歷,被他發到微信圈。

  集大別山片區縣、革命老區縣於一體的國家級貧困縣,岳西怎麼樣了?不少人在問。岳西的點滴變化,受人關注。

  曾經“窮窩窩”的岳西縣,鮮有外人來此。現在,合肥、武漢、安慶方向的高速公路相繼開通,每逢節假日,全縣大小賓館都是一房難求。即使是山裡的農家樂,有時候也要預定。

  “變了!真變了! ”外人連聲感嘆的背后是,岳西當地人憋著一股勁,要把“落后”變成“率先”。1985年岳西被列為首批國家重點貧困縣時,全縣絕對貧困人口有24.7萬人,佔當時全縣總人口的73%。

  如今,舊貌變新顏。2017年底經第三方評估確認,岳西脫貧攻堅再戰告捷,今年有望在全省率先摘帽。

  不忘初心,馳而不息

  5月的大別山,空氣彌漫著草木的芬芳。岳西最北邊的姚河鄉,盤山公路蜿蜒綿長,沿途景色優美。在當地人眼裡,這是一條名副其實的“扶貧路”。若沒有這條路,從縣城到姚河翻山越嶺至少一整天。

  路,讓岳西人刻骨銘心。曾在姚河鄉龍王村工作多年的陳飛說:“以前修一條路很難,誰有錢、有項目,就盯著誰、跟著誰。5000元也要,甚至2000元也不放過。”

  改革開放初期,岳西縣各類基礎設施非常落后,全縣僅有3條全長170公裡的對外砂石路。“八山一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園”的縣情令岳西人民面山長嘆。年過六旬的脫貧戶劉聖賢回憶:當時農村百姓住的都是土巴房,走的是泥巴路,屋前屋后不是豬圈雞窩,就是牛欄廁所。

  貧困是岳西多年摘不掉的“帽子”。豐富的自然資源無法走出大山變為財富,外面的投資又進不來,“與世隔絕”的岳西人守著資源沒飯吃。

  民不富心不安。2016年11月,省委書記李錦斌在走訪調研后強調,岳西發展態勢很好,已經站上了新的發展起點。面對新形勢新任務,要把脫貧攻堅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努力當好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相統一的縣域創新發展排頭兵,堅定地干在實處、走在前列。

  脫貧攻堅戰打響后,山裡的公路通了,農產品銷路暢了,老百姓的腰包鼓了。

  “這裡是岳西翠蘭的核心產區,每天都有批發商在村裡守著。”姚河鄉沈橋村幫扶干部王鈺豪說,近4年來,累計投入資金549萬元,完成了26裡路的改造。現在鮮葉隻要採摘上來,就有車輛運出去,村民掙錢來得快。

  近年來,岳西走好生態發展、旅游發展、創新發展三條道路。全縣發展農民專業合作社1309家﹔岳西翠蘭品牌價值已達13.76億元﹔特色農林業產業基地面積達68.7萬畝﹔茭白基地是全國最大的高山無公害茭白基地……

  岳西縣委書記周東明介紹說,堅持走綠色減貧道路,以茶葉、蠶桑、蔬菜、林藥、養殖、構樹、旅游、勞務、電商、光伏“十大產業扶貧”為抓手,推進“四帶一自”模式,實現村有當家產業、戶有致富門路。

  頭陀鎮梓樹村是省委辦公廳的“雙包”村,脫貧戶項啟發晒出了一年的賬單:養豬收入4000元,茶葉收入3000元,7畝地流轉費2100元,中藥材收入2000多元,打零工收入4000多元,光伏收益3000元……

  咬定青山不放鬆,一任接著一任干。如今的岳西,城鄉面貌煥然一新。2017年,岳西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2.6億元,是1989年的63倍。

  天地之大,黎元為先

  昔日貧窮落后的大別山區縣、革命老區縣,今年有望在全省率先摘帽。探究脫貧秘訣:黨員干部干在最前列,激發出群眾改變命運的磅礡之力。

  “這戶人家燈亮著,我們去看看。”近日,記者跟隨縣委組織部干部組成的毛尖山鄉板舍村脫貧攻堅包保專班,來到貧困戶吳傳寶家。幫扶干部和他促膝長談幫扶情況:春茶賣了沒?家裡還有什麼困難?對幫扶還滿意嗎?

  老吳滿意地直點頭,臨走時握住干部的手。“你們對我這麼好,還有什麼不滿意。”

  壯志如鐵,萬裡豪情同日月。決勝脫貧攻堅,黨員干部時刻沖鋒在前。

  住房、教育、醫療……群眾利益無小事。今年以來,岳西縣抽調1500余名干部成立186個脫貧攻堅包保專班進駐有扶貧開發任務的村,提升脫貧攻堅工作滿意度。

  “群眾遇到的困難及時發現、及時解決。”縣扶貧辦主任楊效東說,專班不打招呼,直奔現場、直面問題。考慮到農忙,遇到雨天就白天入戶,遇到晴天就晚上入戶。

  “我家20年前就想蓋新房,可一直未能完成心願,現在住得多敞亮。 ”川嶺村脫貧戶傅景宏說。

  數據顯示,2017年,岳西城鎮居民收入23942元、增長8.1%,農村居民收入10533元、增長10%、增幅高於全省平均水平1.1%。

  岳西群眾收獲滿滿的幸福。

  ——健康脫貧除“病根”。全面落實“351”“180”政策,出台“1579”再補償政策、“重特大疾病政府再救助”等政策。縣域內就診率提升至90.07%,綜合補償比達91.05%。

  ——教育扶貧拔“窮根”。建立全過程、一整套的教育扶貧資助補助政策,將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寄宿生納入生活補助范圍,將縣外就讀建檔立卡貧困生納入資助對象,發放學生教育補助2197.4875萬元、扶貧助學貸款3173.325萬元,實施雨露計劃1121.45萬元。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建成扶貧工廠103個,吸納1092戶1102人就業,人均年增收2萬元。貧困人口擔任生態護林員252名,每月工資400元。開發公益性崗位321個、輔助性崗位317個、居家就業崗位8026個,完成技能培訓1461人,貧困人口就業2655人。

  ——扶貧搬遷“穩得住能致富”。易地扶貧搬遷2147戶6838人,危房改造14705戶,退宅還耕15401戶,不讓一個貧困戶在危房裡脫貧奔小康。

  盡銳出戰,攻堅必勝

  一道瀑布從天而降,飛濺的水花,絢麗的風景,引得游人流連忘返。合肥市民周偉走進彩虹瀑布景區游客便民服務中心時,腿腳殘疾的蔡立煥熱情地給他做咨詢。他說:“以前干不了農活,隻能‘家裡蹲’。在這裡上班,月收入有2000元左右。 ”

  蔡立煥清楚地記得,2014年以后,扶貧干部幾乎每隔幾天都會到他家去了解情況、解決困難。 “我活了大半輩子,這幾年變化最大。 ”蔡立煥感慨萬千。

  2014年我國扶貧開發進入新階段,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方略正式實施,脫貧攻堅戰的號角吹響。

  回望來路,岳西扶貧成績舉世矚目。農村貧困人口由1989年的21.1萬人減少到2015年的4.79萬人。貧困發生率年均下降3.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8797元,是1989年的36倍。

  前瞻未來,脫貧攻堅任務依然艱巨。岳西集革命老區、貧困地區、純山區、生態示范區、生態功能區“五區”於一體,基礎薄弱、發展受限,距2020年越來越近,剩余的貧困人口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岳西圍繞“人脫貧、村出列、縣摘帽”的目標,一個目標干到底,一錘接著一錘敲,勇當全省脫貧攻堅排頭兵。

  產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交通扶貧、水利扶貧、教育扶貧、金融扶貧、資產收益扶貧……精准施策,招招精准,很多“老大難”有了針對性解決方案。楊效東說,實施“長短結合”產業扶貧,既能短期脫貧,又能長期致富,實現每個貧困戶有2項以上“長短結合”產業。

  強“造血”也防“失血”。健全防范返貧機制,形成農險、大病險、商業險、農房險等一攬子保險制度。冶溪鎮石咀村低保戶陳鬆林記憶猶新:2年前房屋因大雨受損嚴重,一家人不知所措時,獲賠2萬元。原來,保費已經由當地政府埋單,事后還對他家進行危房改造。

  扶貧大事,必作於細。干部駐村幫扶覆蓋所有貧困村、非貧困村。貧困戶結對幫扶實現全覆蓋,幫扶干部、網格化干部、村“兩委”成員和貧困戶一起算賬、記賬、對賬、認賬,提升政策落實率。

  萬夫一力,天下無敵。大扶貧持續推進,中央幫扶單位中石化累計安排16名干部到岳西挂職,投入資金9145萬元﹔省委辦公廳等11家省直幫扶單位從政策、資金、項目等方面給予全方位支持﹔110家市直幫扶單位(企業)加大幫扶力度,2017年安排資金8億元……

  信心足,黃土變成金。岳西創新扶貧舉措,探索精准扶貧新模式。

  全國首創PPP模式運作光伏扶貧項目,182個村級集體經濟年收入全部達10萬元以上,11402戶貧困戶用上光伏電站,佔貧困戶數的三分之一,戶均年收入3000元左右。

  扶貧夜校點亮貧困群眾心燈,利用夜晚時間集中組織貧困群眾參加培訓學習,著力引導群眾樹立脫貧信心、掌握生產技術、知曉扶貧政策、找准脫貧路子,進一步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

  在全國首創對已脫貧戶頒發脫貧光榮証、發放獎勵資金300元/戶,對出列村一次性安排項目獎勵資金10萬元。

  ……

  千年夢圓在今朝!

  決戰脫貧攻堅,讓岳西迎來新時代。全縣農村貧困人口由1989年的21.1萬人,減少至1373戶3541人,貧困發生率降至0.98%,脫貧摘帽進入倒計時。(記者 夏海軍、胡勁鬆)

(責編:關飛、常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