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牌無照老年代步車要亂行到幾時?急需國家標准

2017年12月06日08:38  來源:檢察日報
 

擁堵的路上,普通汽車動彈不得,老年代步車卻“船小好調頭”,在機動和非機動車道自由變換﹔學校門外,貼上“老年代步車”的無照電動車可以接送孩子上學,甚至直接貼上“接送學生專用車”﹔名為“代步”,卻設有三座甚至四座,駕駛者也並非全是老人。

近年來,以老年代步車為代表的低速電動車因為無需駕照牌照,又有堪比機動車的速度,深受消費者喜愛。但在供需兩熱的背后,是低速電動車難以突破的尷尬境地:盛行十年銷量傲人,但至今身處法律盲區而被質疑“三非”(非法生產、非法銷售、非法上路)。

對這類電動車是該“一刀切”地嚴厲禁止,還是制定“國標”統一管理?至今尚無定論。本報記者深入調研其發展現狀,並採訪專家和一線執法交警,從理論和現實兩個層面尋求整治規范之道。

市場火爆與監管薄弱的反差

近日,記者在北京市石景山區魯谷社區的多處住宅區走訪發現,挂名“老年代步車”的三輪或四輪電動車數量不少,不足百米的小區短道上就停放四五輛,和自行車混停。小區外的停車場也有未挂牌電動車的身影。

記者發現,雖然貼有“老年代步車”標記,很多電動車是三座甚至四座,功能早就超越“代步”走向“載客”,車身大小也直逼小型汽車。

根據車身上的電話,記者聯系到北京一家售賣老年代步車的車行。對方介紹,店裡有20多款低速電動車,最大的車型時速可達40公裡。對於記者“能否在北京上路”“交警會不會查”的疑問,銷售人員回復:好多人都開上路,隻要不上高速,沒人管的。對方還熱情邀請記者去實地查看,店鋪開在西二環外的黃金地段。

記者隨后登錄淘寶、京東搜索“老年代步車”“低速電動車”,發現不少車的設計已經與新能源汽車相差無幾,還有油電兩用車型,有的最高時速能達到五六十公裡,售價從幾千元至兩三萬元不等。還有的山寨名牌轎車外形和商標,受到顧客追捧。而查詢生產廠家,有的廠名含有“新能源”字樣,多數沒有正規來源。

線上線下,低速電動車持續高熱不退,甚至吸引了不少年輕人購買。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和山東省汽車行業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新能源汽車銷量為19.5萬輛,而山東省的四輪低速電動車銷量就達28.3萬輛﹔從2010年起就享受財政補貼和政策支持的新能源汽車,截至去年末累計產銷量才突破100萬大關,而低速電動車去年一年的銷量粗估就超百萬。

兩者數據的懸殊,顯示出低速電動車的旺盛需求。但與新能源的“根正苗紅”相比,低速電動車尷尬在身份歸類。道路交通安全法中,隻有機動車和非機動車之分,它屬於哪類?

“多數低速電動車論質量參數、行駛速度、續駛裡程、安全技術性能,尚達不到現行電動汽車標准,而且未列入工業和信息化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很難認定。生產沒有統一標准,導致市場上流通的車型雜亂無章。”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管局西城區交通支隊的一名交警告訴記者,法律規定國家對機動車實行登記制度,機動車經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登記后,方可上道路行駛,非機動車限速為每小時15公裡以下。“顯然,低速電動車既不像機動車有牌照,相比非機動車又明顯超速,有些四不像。”

不上牌照、不用駕照、不買保險,低價易學好停車……低速電動車的“高性價比”,在一線執法人員看來卻暗藏巨大安全隱患。“超速、逆行、亂停亂放都很常見,甚至有人開到二環路上。管理起來也缺乏法律依據,所以考慮到駕車的不少是年齡大的老人,接的又是孩子,有時候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難採取實質性的懲罰措施。”受訪交警介紹,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如果代步車被認定為機動車,駕駛者就屬於無証駕駛,將承擔法律責任。

記者登錄“中國裁判文書網”,以“老年代步車”為關鍵詞搜索,結果數2016年為270個,2017年為198個,其中河南、山東、江蘇、河北案件量位居前列。記者還看到,不少案件一審后上訴,原因就是對認定涉案車輛是否屬於機動車存在分歧。

(責編:黃艷、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