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齡童:重走西游路 志取人生“真經”

2017年12月05日15:20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人民網蕪湖12月5日電(汪瑞華 陶濤 陳曦)“你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1986年,六小齡童飾演的83版《西游記》問世之后,師徒五人西天取經的故事,至今仍為國人所津津樂道,30多年來無數次被搬上銀屏。

就連《西游記》原著作者吳承恩可能都不會想到,他在五百多年前寫下的這部帶有浪漫主義色彩的章回體長篇神魔小說,如今已是中國電影人最鐘愛的題材。“影視作品成功之后,影視形象的文化產品和藝術品要跟上。”近日,以“文化形象大使”身份出席蕪湖動漫創意產業交易會的六小齡童,在談及西游文化與動漫產業時這樣說道。

以文化自信提振創新意識

此次來蕪湖參加動漫交易會之前,六小齡童剛從馬來西亞孔子學院講學歸國。長期奔波於國內外推廣西游文化的他告訴記者,“國際上有很多影視作品獲得成功之后,都會推出卡通形象和周邊衍生品。在外國人眼裡,孫悟空其實是一個追求自由和個性的超級英雄,不光具有藝術性,還有很大的商業性,所以應當把《西游記》作為一個文化產業來發掘。”

“一個美猴王書包,一隻齊天大聖鉛筆,一個孫悟空文具盒,通過這些小的細節,讓小朋友打小就知道中國有《西游記》名著。如今美猴王已經成為中華文化的一個符號。”六小齡童說:“如何讓外國人通過各種藝術的欣賞來接受孫悟空?卡通、動畫就是關鍵環節,這種動漫不光是體現在電影和電視上,線下衍生產品同樣至關重要。”

在他看來,西游文化可以往連環畫、皮影等方向發展,甚至可以結合當下時興的游戲、舞台劇和主題公園。

“蕪湖不僅有小九華山,還是‘四大米市’之一,就非常適合有一個代表民族文化的主題公園。”說到這,六小齡童還回憶起了《西游記——誤入小雷音寺》當年的拍攝,取景地就選在池州的九華山。

他接著話題繼續說:“師徒5人,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把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呈現在公園裡,可以讓前來游玩的朋友在玩的過程中寓教於樂,感受不一樣的西游文化。”

以演繹幾十年的孫悟空為例,六小齡童認為,孫悟空的早期形象相對猴化,到了大鬧天宮之后,神的魅力凸顯出來,再到后來西天取經,更多的是展示它的人物個性,其實是一個被人性化的美猴王。

六小齡童將自己能演孫悟空,歸功於國粹戲曲藝術。“我95%以上的表演藝術都是來自中國戲曲,從甩棍到造型,從戲曲舞台的唱念做打到手眼身法步等等,通過孫悟空這個角色把傳統文化推出去,也正體現了我們的文化自信。”

話語間,端坐在沙發上的他仍不忘表演,身體微微含胸,雙手自然刁腕,抓耳撓腮,呈手舞足蹈狀,喉嚨裡發出“咔”的一聲,活脫猴相。

鼓勵創新但要有敬畏之心

《西游記》播出的30多年間,重播了3000多次,齊天大聖的形象也早已深深扎根在人們心裡。而今年近六旬的六小齡童,仍致力於西游文化的傳播。

據透露,今年以來,他一邊忙著中美合拍的3D電影版西游記《敢問路在何方》,一邊准備跟“唐僧”汪粵、“豬八戒”馬德華、“沙僧”劉大剛共赴印度,師徒四人重走玄奘路。

在他看來,東方藝術和西方高科技完美的結合,不能喧賓奪主,而應錦上添花。中國的導演,必須把原汁原味的孫悟空、豬八戒形象呈現給觀眾。

“玄奘大師二十七八歲去西天取經,我五十七八歲西天取經,從徒弟到師父,從大聖到大師,從斗戰勝佛到功德佛,如今是徒弟披著袈裟重走師父路。”他說。

回想起83版《西游記》的拍攝歷程,“最后一集沒能去印度取景,這在藝術上多少有些遺憾。”六小齡童坦言,現在師徒四人再聚首就是為了完成那一次沒能成行的文化之旅,去彌補當年的缺憾,去感悟玄奘大師取經的精神和狀態,通過這種形式,講講玄奘大師傳奇的故事,同時,對自己的藝術道路也是一次升華。

正在拍攝的紀錄片《一帶一路·重走玄奘路》中,六小齡童飾演了青年、中年、老年三個時期的玄奘大師。在他看來,關於西游文化的推廣,一帶一路沿線很多國家都有內容可拍。六小齡童直言,通過中西方文化的結合,傳統藝術的融入,為的就是改變過去紀錄片曲高和寡的現象,以不同的形式呈現給更多觀眾。

面對當下西游題材井噴的現狀,六小齡童表示,鼓勵年輕人和創作者用新的思路去理解和詮釋《西游記》,但對傳統名著要有敬畏之心,要合理的改編,要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責編:吳西露、金蕾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