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一原鎮黨委書記懺悔:幾天不收錢心裡就有失落感

2017年09月06日10:53  來源:安徽紀檢監察網
 
原標題:【懺悔錄】從天堂跌入地獄 我的人生沒有假如

——霍邱縣孟集鎮原黨委書記楊德春的懺悔

處理結果:2016年11月7日,楊德春因違反政治紀律、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等待楊德春的將是法律嚴懲。

簡歷:楊德春,1967年11月出生,大學文化,1989年7月參加工作,1990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06年3月至2016年8月,歷任霍邱縣孟集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黨委書記,霍邱縣輕紡協會會長、縣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黨委委員、副主任(正科級)等職。

我叫楊德春,現年49歲。我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小時候家庭生活十分困難,有上頓愁下頓,衣服補丁連補丁。直到上高中我也是長年掏咸菜罐。那時的艱辛我記憶猶新。經過十幾年的寒窗苦讀,歷經磨難,我終於在1986年考入皖西聯合大學,在工民建專業學習三年后,於1989年7月我被分配到石店區牛集鄉擔任團委書記,1991年我當上了副鄉長。

在組織的關心下,1992年撤區並鄉,我到高塘鄉任副書記、副鄉長一職。2002年10月我在龍潭鎮任副書記、鎮長。2006年3月,組織上把我調到霍邱東片重鎮孟集鎮任鎮長。2009年我又被提拔為孟集鎮黨委書記,主政一方。孟集鎮這個舞台給了我施展才華的機會。2014年我又被組織上調至縣直任輕紡協會會長兼經信委黨委委員、副主任。

回顧人生歷程,我能從一個農村出來的窮學生一步步成長為一名正科級領導干部,在每一個階段都凝聚著組織的心血和期望。如果沒有改革開放的好政策,沒有各級組織的哺育和培養,沒有我所工作過的地方父老鄉親的關愛和呵護,我今天仍然是一個一般工作人員。回想我參加工作的27年,組織上給予我的太多了,我終身感激不盡。可如今我卻掉進違紀違法深淵,自毀前程。我追悔莫及,萬分痛恨自己,為什麼會走到這一天?錯不可逆轉,一切都晚了。我痛苦品嘗自己釀成的苦果,幻想著這一切隻不過是一場短暫的夢。可殘酷的現實卻每天真實地呈現在我眼前。

隨著任職時間的增長、職務的升遷和環境的影響,我不自覺地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放鬆了世界觀、人生觀的改造。看到周圍老板們坐豪車、穿名牌、上酒樓、大把花錢,過著花天酒地、燈紅酒綠的生活,對自己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和誘惑。特別是在我擔任孟集鎮一把手后,開始主政一方,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感到“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這時候,圍著自己轉的人多起來了,自己感到風光了,就開始飄飄然忘乎所以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事事講排場,擺闊氣,整天迎來送往。請客吃飯的人,接連不斷,有的為了撐面子,有的為了拉關系,有的另有所圖,隔三差五地請我,我每請必到,每到必喝,每喝必醉,傷身體,誤工作,毀形象。

剛到孟集工作的時候,對下級和老板送的紅包、錢物,我還是很謹慎的。隨著收受紅包、錢物的次數越來越多,金額越來越大,我卻來者不拒。日復一日如此,便習以為常了。在貪欲激流裡,我已難收手和難回頭。

2012年以來,我有多少個不眠之夜,深為收受那麼多錢財而憂心忡忡、焦慮不安,也曾退過少量的,但全部都退又缺乏勇氣,缺少擔當。自己總認為孟集鎮是個小地方,反腐風暴不一定刮得到。我天真地認為這事別人不知道,時間長就沒事了。

2012年縣紀委對我進行信訪初查。我採取事先與有關人員通氣,訂攻守同盟、提供假証據等方式應付調查,用假象迷惑調查人員,僥幸過關。這次調查后,我暗自慶幸,沒有被查出問題,洋洋自得,認為自己就是沒問題。自己並沒有從中汲取教訓,也沒有警醒。反而認為組織調查輕描淡寫,好應付。還我行我素不悔改不收手,仍然收與拿。直到此次我被紀律審查,才如夢初醒,一切僥幸和幻想都破滅了。

我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首先是放鬆學習。我自從當上基層領導干部后,一逢學習就借口工作忙顧不上,或是學習也敷衍應付,是讀書看皮,看報看題,走馬觀花。沒有靜下心來認真學習過,更沒有系統學習過。有時學習也淺嘗輒止,不求甚解。對黨的大政方針、黨紀黨規和一些法律常識知之甚少或一知半解。更不能運用到實際工作中去。所以在我的工作中辦事情、想問題,隻憑經驗,憑感覺,沒有調查研究,沒有借鑒他人的做法,沒有繃緊黨紀國法這根弦,更沒有辦事情想問題自覺用黨紀國法這根標尺去衡量。由於沒有理論指導,沒有黨紀國法的支撐,沒有借鑒他人的成功經驗,盲目瞎闖,所以做出的決策肯定是錯誤的,是荒謬的,甚至是違紀違法的。自己不懂還不虛心向別人學,上級要求也不肯學。總之不想學、不願學。

其次是宗旨意識淡化。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是全體黨員必須牢記的,並為之踐行的。共產黨員要心中裝著群眾,時刻想著群眾的安危冷暖。我作為一個有二十六年黨齡的老黨員,對孟集的發展不熱心、不出力,對群眾的所訴所求不關心、不調研,對組織的重托不用心、不理睬。為自己安樂窩著想,打自己的小算盤。整天追求奢華的生活,財迷心竅。把為人民謀福祉、謀利益代之以服務企業、服務老板,從中大肆收受賄賂。

第三是生在福中,忘記根本。我從小生在農村,長在農村,歷經磨難,才得以肩負著父老鄉親的重托,家人的期望,踏上工作之路。剛開始還算努力,隨著工作年限的增長,慢慢走上領導崗位后,忘乎所以。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父兄們,忘記了母親的叮囑和殷殷期盼,更忘記了過去那常背的咸菜罐。因而在工作中,身邊的群眾,他們同我的父兄一樣面朝黃土背朝天,我卻對他們視而不見,對他們的所求所盼充耳不聞,對他們冷暖漠不關心。把他們對自己的尊重視為當然,對他們的苦、窮不究其根源,一律視為懶、不會干,對他們的申辯認為是刺頭、在找茬。殊不知他們是自己的衣食父母,為他們服務是自己的使命,他們是根是本,沒有他們我將是無根之木,無水之魚。在糖衣炮彈的輪番進攻下,我失去了農民的本色。

第四,追求享樂,財迷心竅。我當上基層領導干部后,生活也發生了改變,一改過去“土老帽”形象,扔掉了過去補丁服裝,穿上名牌,講闊氣,講排場。過去挨餓受窮的情景時時浮現在我眼前。因此我對於金錢的渴求如嗜酒般地貪婪。看到錢我本能地有著極強的佔有欲。加之奢華的生活需要金錢做基礎。這樣撈錢便是我的所求:送來的,來者不拒﹔不送的,想辦法索取﹔送少的,想法設法使其多送。幾天不收錢心裡就有失落感。為撈錢我費盡心機,絞盡腦汁,整天腦子裡盡想著如何謀錢。一切為謀錢讓道,一切為謀錢服務。除了錢還是錢,唯有錢好,錢迷心竅,嚴重損害了黨員領導干部的形象。

對家庭和對社會造成的影響,我深感內疚,難以面對。我87歲的老母親,天天站在門口翹首盼兒歸,一想到這情景,我心如刀絞。我的愛人和兒子都急需我照管,特別是我的兒子,今年初三,中考在即,面臨人生的一次抉擇,他多麼需要我幫他輔導、解疑排惑、排憂解難。在他們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深陷自己親手編織的“籠子”裡接受組織調查。

假如當初我沒有走向歧途,按照我夫妻倆的正常收入,我們家人足以過上體面的生活,全家就能團圓幸福地在一起,不讓他們擔驚受怕,他們不會孤立無助,兒子也不會無人輔導。

假如我沒有違紀違法,我就能照顧家人,老母親會安享晚年,愛人就不至於讓她獨自面對難以預料的未來,兒子在中考的角逐中也會多一人助威。

假如我沒有滑向違法犯罪的深淵,我就能在組織給予的崗位上,還能為霍邱,為百姓盡點微薄之力,彌補我對組織的虧欠,對百姓的愧疚。

但是沒有假如,隻有冷冰冰的現實。現在我一想到老母親、愛人和兒子的現狀和今后的生活,心裡就一陣酸楚、淒涼,感到萬分痛苦。多少次淚水從眼角滾落下來,就像從天堂掉到了地獄一般。希望廣大黨員領導干部以我為鑒,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對於已經犯錯誤的同志,我以切身經歷勸告,千萬不要心存僥幸,甚至目前還在不收手、不收斂,最終等來的,必定是黨紀國法的嚴懲。

(六安市紀委)

(責編:魯先紅、張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