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礦井到碼頭——淮南礦工再就業側記

2017年09月05日11:54  來源:人民網-安徽頻道
 

人民網合肥9月5日電(韓暢)伴隨著隆隆的汽笛聲,運煤貨車駛入蕪湖港碼頭,車門打開,王安軍熟練地用卸煤機開始運煤,剩下的殘渣再用掃帚清掃出來,待一車煤運完,他藍色的工作服也透出了汗跡。“這不算啥,過去下礦條件差,辛苦得多。”

礦上的工作,曾經給予王安軍豐厚的報酬,最高時一個月他能拿小萬把。可近些年,王安軍明顯感覺壓力大了,“行情好時煤炭一度賣到600元一噸,前兩年才200多一點。我在的潘一礦開拓三區沒活干,隔三差五放假,工資少了一大截。”

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一步深化,淮南市計劃在“十三五”期間退出礦井5對,去產能1495萬噸/年,這其中就包括王安軍所在的潘一礦(600萬/噸)。淘汰落后產能不可規避地涉及到人員安置,彼時,整個淮南市需要安置的職工數量是49836人。

王安軍是眾多面臨抉擇的礦工的一員,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眼瞅單位沒活干,每月3000元出頭的工資,他很是犯愁。去年3月22日,礦井貼出一張《招聘啟事》,擬從潘一礦招聘172人前往蕪湖港工作。新工作就擺在眼前,老王卻陷入糾結,礦井下待了快20年,人到中年,再換工作適應的了嗎?

王安軍同事朱家席也有同樣的顧慮,“礦上雖然拿的少,好歹離家近,從我們這去蕪湖得倒好幾趟車,路上要花半天時間。”他有個朋友在外地當礦工,后來轉崗到一家知名牛奶公司送貨,可沒干半年就適應不了提出辭職,“礦上累是累點,但操作簡單,讓我轉行跟年輕人競爭,精力實在跟不上。”

“礦工職業技能相對單一,再就業培訓就顯得十分必要。為妥善安置職工分流,淮南市發放穩崗補貼近7000萬元,申請撥付事業保險省級調劑金1000萬元,多渠道強化技能培訓、就業培訓。”淮南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

與此同時,王安軍聽說在碼頭工作一個月4000元,加上市裡和企業發的補貼拿到手有5000多,比在礦上時多了不少,另外用人單位進行了為期3天的崗前培訓,隻要認真學,都能很快適應新的崗位要求。“如果不去蕪湖港,工資低,在家閑著也沒事。樹挪死人挪活,新崗位說不定是新的開始。”

最終打動老王的是礦上的一項政策——所有人員勞動關系、社保關系一年內仍保留在潘一礦,意味著職工隨時可以回到原來崗位。“一年多了,這個政策始終沒有發揮作用,因為所有轉崗的礦工都在新崗位上扎了根。”王安軍說。

在礦領導多次交流后,朱家席的擔憂也慢慢消除,他還嘗試著解開愛人心裡的疙瘩,“我換工作不是下崗。不是工作沒干好,而是需要適應新形勢。反而,新的崗位有了新奔頭,既有保障,也不那麼累了。”

“待遇是一方面,礦上也給職工再就業做了大量工作。”黃海通曾是王安軍的上級,如今已是蕪湖港裕溪口煤碼頭機電維修中心主任。在172名職工前往蕪湖港之前,他在蕪湖港早已打了前站,先后3次查看工作環境,協調解決工人們工作及生活問題。“打地鋪睡了一個禮拜,主要任務就是給職工做思想工作,發現一個問題,解決一個問題。”從蕪湖港到淮南,交通不便是難題,要轉三趟車,為此用人單位安排了專車,將這趟行程用時壓縮至4小時。

王安軍還記得初到碼頭的那天,在潘一礦職工和領導簇擁下上了車,到了蕪湖老遠看到歡迎橫幅,鞭炮齊鳴。“宿舍都被打掃過了,床、被子鋪得整齊,伙食兩葷兩素……”

轉眼間,從事新工作已有一年多,工友們早已打成一片,業余開展“文工團”活動,一起聚餐、唱歌﹔愛人老埋怨朱家席長胖了,為此他一有空就沿著江岸跑步,鍛煉身體﹔朱家俊總惦記孩子,為此,他申請把每周休假集中,月中回家一次休息5天。

去年以來,淮南妥善分流安置3.25萬人,一批又一批礦工在新的崗位找到歸宿。 

(責編:金蕾欣、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