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遇見你》1-50集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各個角色大結局曝光

2017年03月16日08:25  來源:光明網
 

  第7集 - 自私母女齊聯手,秀華出面幫果果

  心情不好的張雨欣,對張果果可謂是諸多挑剔,嫌棄她把她的照片拍得太丑,還嫌棄她在金志明夫婦面前耍心眼,連張果果以她的名義為張母買的衣服也要嫌棄,覺得她是偷錢買衣服卻賴在她身上,而張母更是為了不影響張雨欣的心情,將張果果趕到許曉琴家。

  張雨欣為了不讓張果果搶她的風頭,特意囑咐張母看好張果果,絕對不許她再碰刺繡。一切以張雨欣意願為第一的張母,自然點頭答應。可憐的張果果趕到許曉琴家時,卻被許曉琴拒之門外,原來,張果果將李雲愷托付給許曉琴后,看著如此高大英俊的李雲愷,許曉琴芳心暗許,自然不許張果果來破壞。

  另一邊隨時關注李雲愷動態的李雲哲,為了讓李雲愷安心待在西屏,不再回湖鎮與他搶財產,也是費盡心機,為李雲愷創造各種在西屏大展拳腳的機會。同時,李雲哲為了拉攏與金絡閣的關系,便將主意打到張雨欣頭上,並為此決定聘用張雨欣來時創。

  當張母看到在走廊過了一夜的張果果時,不僅沒有任何的心疼,反而隻覺得是她自己不懂事。更是按照張雨欣的意願,將此前張果果繡的東西全部拿來燒掉,激動的張果果,想要將自己的東西救出來,卻在與張母的爭執中,將水洒了二人一身。

  張母勃然大怒,責怪張果果忘恩負義,並再三告誡不許她學刺繡。但心中隻有刺繡的張果果,這次強烈的反對了張母,並說忘恩負義的人是張雨欣。哪知這句話卻讓張母更加生氣,她毫不掩飾的告訴張果果,隻有張雨欣才是她最疼愛的女兒,並惡毒的威脅張果果,不許影響張雨欣的前程,若再碰刺繡,便絕對不會讓她好過,傷心的張果果,隻得對著那一盆燒壞的東西,暗自垂淚,拿著自己從小帶在身邊的布娃娃,不知如何是好。

  當李雲哲與張雨欣如約見面時,李雲哲表明自己時創集團董事長兒子的身份,並提出希望張雨欣可以參加為吳麗莎選禮服而舉辦的刺繡大賽。張雨欣本有些沒有信心,但在知道李雲哲身份后,反倒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與李雲哲分開后,張雨欣便去找徐卉婕。此時的徐卉婕其實也對刺繡大賽很有興趣,只是董麗君不同意金縷閣參加這種比賽,而丁偉也勸徐卉婕,貿然比賽如果輸了的話,對金縷閣的名聲恐怕會有影響。所以為此而心煩的徐卉婕,實在是沒有心思應付張雨欣,更沒有耐心看她帶來的所謂刺繡,應付了幾句后便匆匆離去。只是野心極大的張雨欣卻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不被理解的張果果隻得向宋秀華訴說,張母不同意她學刺繡的事,但想到張雨欣和張母的一再囑咐,張果果不敢說出真實的原因。為了能學刺繡,張果果再次找到張母,向她請求同意自己繼續學習。只是張母態度堅決,並一再強調,張果果不能和張雨欣相提並論,所以如果張果果妨礙到張雨欣,她是絕對不會同意。

  但這一次張果果的態度十分堅決,張母見此便動手打張果果。當著街坊四鄰的面,張母一點不顧及張果果的感受,一邊打一邊罵,甚至口不擇言的說出張果果只是她撿來的。張果果有些意外,意識到失言的張母,趕緊轉移了話題。這時,在許曉琴家睡醒的李雲愷,正好帶著許曉琴路過餛飩店。

  看到張果果挨打,許曉琴上前攔住張母,但潑辣的張母根本不理會許曉琴。李雲愷見狀也隨后趕來,並說會控告張母虐待。害怕坐牢的張母,大哭大鬧,張果果不忍心張母這樣,便要跟李雲愷拼命,這才讓張母停止了哭鬧。

  看到自己的請求無用,張果果隻得讓宋秀華出面說服張母,但此次的張母可謂是鐵了心的要阻止張果果,即使是宋秀華出面也無濟於事,更揚言如果張果果要學刺繡便會將她趕出家門。宋秀華見張母如此,便領著張果果走了。

  跟著宋秀華回家的張果果,內心十分牽挂張母,看她這副沉不住氣的樣子,宋秀華不禁失笑。本以為還要再等兩天才會等到張母的電話,沒想到張母很快便打電話找張果果,原來是有人吃了張果果送的餛飩出了問題,張母才叫張果果回去的。

  驚慌的張果果,找到律師事務所,詢問到底什麼回事,這才得知原來是因為事主的狗拉肚子不能工作,而它剛好又是一個網紅,所以要求餛飩店進行賠償。這個案件就這樣被分配到李雲愷頭上,得知由李雲愷負責自己的案子時,張果果十分不情願,要求換人,但李雲愷見此卻要求非接這個案子不可。

  就這樣,二人一起跟蹤事主,希望可以發現一些有價值的線索。李雲愷讓張果果假裝擺造型,其實是為了拍她身后的事主以及他的狗,張果果配合的一邊走一邊擺著各種造型,卻沒注意她已經退到水池邊,馬上就要掉下去。發現情況的李雲愷馬上拉住張果果,卻因為用力過度,而直接把張果果拉入懷中。沒有心理准備的張果果當即就要推開李雲愷,可這時事主正好向這邊看來,李雲愷為免被發現,便緊緊抱住了張果果。直到事主離開,李雲愷方才鬆開張果果,氣憤的張果果覺得李雲愷是在耍流氓。在他的一翻解釋下,張果果方才不再計較之前的事。

  回到湖鎮的張雨欣,找到陸思琛,要求跟他離婚。但深愛張雨欣的陸思琛卻不願意,尤其是他在家時無意發現張雨欣的體檢報告,得知她已懷孕,便更不可能同意離婚。這讓張雨欣大為光火,惱羞成怒的她,再次打了陸思琛一個耳光,並決然離開。

  滿心以為自己可以感動張雨欣的陸思琛,以為張雨欣會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心轉意,卻不想張雨欣卻是打定主意,不會再跟他過苦日子,甚至連他們的結婚照都扔進了垃圾筒。一心向往富貴生活的張雨欣,整理好自己的衣物便匆匆離開了他們的家。

  找不到張雨欣的陸思琛,想到了金縷閣,卻被徐卉婕告之張雨欣並不在此處,無奈的陸思琛隻得離開。其實,張雨欣一早就來到金縷閣,並請徐卉婕幫她趕走陸思琛。只是她並沒有告訴徐卉婕她與陸思琛之間的關系,隻說是陸思琛想追求她,但她拒絕了。

  徐卉婕看她如今無處可去,連房子都退了,便請她留下來住在金縷閣。這時的徐卉婕,心中其實也有別的打算,因為董麗君一直不贊成她對金縷閣的發展方向,婆媳二人之間為此有些隔閡,加之之前撿到宋秀華做的旗袍,這更加堅定董麗君要找回宋秀華的決心。最嚴重的是,金志明也贊成找回宋秀華,並且二人都屬意宋秀華來當金縷閣的繡掌。這讓徐卉婕心中十分不安。為此,她更加想要參加時創舉辦的刺繡大賽。但她的身份卻承擔不起輸掉比賽的后果,所以她需要一個弟子替她參賽。而此時的張雨欣,剛好與她一拍即合。

  多年來,一直不肯放棄尋找金依蓓,金志明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去警察局詢問DNA比對信息。這一次,他照例去詢問情況時,卻得知江菱也有尋找金依蓓的報案信息,聯想當年宋秀華在醫院說的話,金志明再次懷疑起徐卉婕。

  這時還在西屏的張果果,在與李雲愷找到証據后,很快便與事主達成和解。心情大好的張果果,便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訴了好友許曉琴。一心愛慕李雲愷的許曉琴,在聽說李雲愷的褲子被狗弄臟后,便主動聯系李雲愷,表示要為他請一個家政,李雲愷欣然同意。然而許曉琴,打的卻是張果果的主意,她讓張果果去給李雲愷打掃房間,並且還不許被李雲愷發現。

(責編:劉穎、張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