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遇見你》1-50集全集分集劇情介紹 各個角色大結局曝光

2017年03月16日08:25  來源:光明網
 

  第5集 - 用盡心機入豪門,對面相逢不相識

  張果果為了給張母一個驚喜,特意為她繡了一件旗袍,希望可以給她一個驚喜,不止如此,張果果還請宋秀華為張雨欣做了一件旗袍,做為她的畢業典禮禮物。自從她師從宋秀華學刺繡開始,也不過短短幾年光景,但水平卻得到了宋秀華的肯定,這讓張果果的內心十分開心。

  已經畢業的張雨欣,一心向往可以去大公司工作。她先是去時創集團面試,結果卻因為沒有海外留學的經驗,而被面試官匆匆打發了出來。有些心灰意冷的她,在街頭碰上前來找她的陸思琛。原來還在學業期間,她便已經與陸思琛領証結婚。

  陸思琛是一名富家子弟,雖然與她領証結婚,卻一直不肯帶她去見自己的家人。張雨欣心中有些介意,但也不想表現得太過明顯,隻得含蓄的提出,二人之間如果可以有個孩子,也許能讓他的家人更快接受她。另外,因為陸思琛留學在即,張雨欣也想同去,因此更想快些見到他的家人。但陸思琛卻沒有理解她的這翻暗示。

  一心想著去看張雨欣畢業典禮的張果果和張母,還在精心打扮著自己,准備著禮物。但張雨欣卻打電話告訴張果果,不許二人前來觀禮。張果果不忍張母失望,便沒有將張雨欣不同意她們去觀禮的話告訴張母。

  此時的李雲愷家,何娟因為李雲哲工作的事與李雲愷父親發生爭執。如今的李雲愷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年幼的他,他綿裡藏針的在父親面前數落了一翻何娟的種種不是,然后摔門而去。

  而這時的張果果和張母已經來到湖鎮,卻在路上偶遇李雲愷,張母因為身體原因,不小心摔倒在李雲愷的車前。暴躁的李雲愷便認為二人是在碰瓷,他這麼一說,張果果自然不願意,便揪著李雲愷讓他向張母道歉,不曾想,李雲愷趁機跑掉,氣憤的張果果拿著手中的水便潑向了李雲愷。

  因為這一鬧,張果果隻得先扶著張母找了一處地方坐下休息。由於不認識路,張果果准備打聽怎麼坐車去往張雨欣的學校時,卻碰到董麗君。祖孫二人就這樣不期而遇,卻相見不相識。知道乘車路線后,張果果扶著張母離去,卻將之前准備帶給張雨欣的旗袍落下,董麗君本想喊住二人,卻看二人越走越遠,這時董麗君拿起那件旗袍,詫異的發現這居然是宋秀華的手藝。

  終於趕到張雨欣的學校,張果果和張母非常開心,但看到二人的張雨欣卻不禁色變。她不想讓徐卉婕和金志明看到二人,便想將二人打發走。張母自然同意,但看她如此對待張母,張果果卻十分不樂意。借著替徐卉婕、金志明和張雨欣合影的機會,張果果沖到三人面前,這讓張雨欣十分不滿意。因為一直以來她都在徐卉婕和金志明的面前扮演著孤兒的角色,此時她自然不敢沖張果果發脾氣,隻能強自忍著心中的不快。

  好不容易打發走張果果和張母,張雨欣和徐卉婕、金志明一起吃飯慶祝她的順利畢業。席間提出要去張雨欣的家中看望一翻,因為張雨欣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已經與陸思琛結婚的事。所以猛一聽二人的要求,她內心十分害怕,卻拗不過二人的一翻好意,隻得勉強答應。

  而這時的李雲愷一家,也在同一間飯店用餐,因為李雲愷要去西屏,所以李雲愷的父親和何娟及李雲哲為他送行。何娟母子,對於李雲愷的離去,可謂是喜形於色。李雲愷父親雖然知道,卻也懶得再多說其他,一家人也是心思各異的吃完這頓飯。

  在門口的時候,李雲愷一家恰好碰到徐卉婕、金志明和張雨欣。幾人一翻寒暄間,再次提起失蹤的金依蓓,一時感慨良多。

  因為害怕陸思琛的事被徐卉婕、金志明發現,張雨欣借故要回去取東西,偷偷給陸思琛打電話,卻一直沒人接聽,著急的她沒辦法再拖下去,隻得跟著徐卉婕、金志明一同離去。但是她不知道的是,由於著急,她將自己的飾品掉落在飯店門口,卻被李雲哲撿了起來。

  三人來到張雨欣的住處,徐卉婕看到環境如此簡陋,便提議張雨欣跟她一起回金縷閣。恰逢此時,陸思琛回來,張雨欣不想陸思琛的身份被發現,便謊稱他是自己的師兄。雖然有些不能接受張雨欣這樣的說法,但陸思琛還是配合的承認自己是她的師兄,並將東西放下后便離開了。

  跟著徐卉婕回到金縷閣的張雨欣,看著這裡的一切,更加不想回之前自己租住的房子了。她貪心的想要成為徐卉婕的女兒,擁有金縷閣的一切,便主動向徐卉婕表示自己一直將她當成親生母親。可心中隻有金依蓓的徐卉婕拒絕了張雨欣的要求。為了留在金縷閣,張雨欣甚至不顧陸思琛的請求,執意不肯回他們之前的家。

  聽聞張雨欣一翻話后的徐卉婕,心情有些沉重,在回自己房間的途中,聽到董麗君與金志明的談話中提到宋秀華。不放心的她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董麗君撿到一件旗袍,認出是宋秀華的手藝,更提到當年的富山春居圖還在宋秀華手中。這讓徐卉婕心中感到不安,畢竟當年的事,也是她心中的一個結。

  另一邊,被張雨欣趕走的張果果帶著張母逛街,並為張母買了一件衣服,說這是張雨欣為了表達歉意特地送給她的。開心的張母,心中隻想著張雨欣的各種好,既看不到張果果對她的付出,也看不明白薄情寡義的張雨欣心中早就沒有她這個母親。

  因為弄丟宋秀華的旗袍,內疚的張果果在安頓好張母后,親自去向宋秀華道歉,並將之前在湖鎮看到的時創公司舉辦刺繡大賽的事告訴宋秀華。單純的張果果覺得以宋秀華的手藝,小小的西屏是留不住她的,所以勸她參加比賽贏得大獎,然后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但知道時創是自己姐夫公司的宋秀華,並不想參賽,反倒勸張果果參加此次比賽,為自己的以后多做打算。

(責編:劉穎、張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