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區糧食系統被一窩端:信奉潛規則 貪腐“靠糧吃糧”

2016年11月29日08:16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原題為:小小一粒糧 撂倒一窩“鼠”——滁州市琅琊區糧食系統窩案剖析

一日三餐天天見,稻米是日常生活最平常不過之物。可誰也沒有想到,就是這不起眼的小小稻米,卻接連將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區糧食局局長、副局長,乃至下屬糧庫主任、糧站站長等一窩“碩鼠”悉數撂倒。

2013年底,琅琊區紀委收到舉報信,反映琅琊區糧油食品局直屬庫原主任常勇伙同業務單位定遠某制米有限公司侵吞直屬庫糧款,並多次收受相關業務單位賄賂。收到舉報信后,區紀委領導高度重視,立即組織專門人員對舉報內容進行分析核查,隨后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

經過調查組細致縝密的調查,最終,區糧食局原局長何有山、原副局長戴忠陽、琅琊糧食直屬庫原主任韋永年、滁東糧站原站長謝衛兵、滁州市米廠原副廠長常勇等人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受賄的違紀違法事實逐步浮出水面。統觀全案,他們斂財的目的和手段,有些帶有一般性,有些則具有其特有的行業和個人特征。

何有山:重走“前人路”,因工程腐敗落馬

“一搞工程就來錢,一搞工程就腐敗”,從工程競拍到工程監管,再到簽批付款,每一個環節都有機會撈上一筆,不知道近年來已經有多少官員因工程腐敗落馬。何有山也不例外,走的也是“前人這條老路”。

收受個體建筑承包商徐某某5.8萬元。2005年4月,個體建筑承包商徐某某挂靠皖東某工程總公司承接了琅琊糧油食品廠拆遷安置商住樓工程,該工程總造價440余萬元。為了和何有山處好關系,以便在工程款結算、承接附屬工程等方面得到其幫助,徐某某送給何有山4萬元現金。2005年至2007年,為感謝何有山在工程款支付方面給予的幫助,徐某某分7次送給何有山共計1.6萬元現金。2010年4月,徐某某中標琅琊區糧食局新辦公樓裝修工程,為感謝何有山在工程招投標、工程施工、工程款結算方面給予的幫助,送給何有山0.2萬元現金。

收受個體建筑承包商魯某某1萬元現金。2011年11月,個體建筑承包商魯某某挂靠安徽華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中標琅琊區糧食倉儲物流中心綜合辦公樓及機修器材車間工程,為在工程款支付方面得到何有山的幫助,2012年春節前送其1萬元現金。

常勇:信奉潛規則,當作斂財手段

2008年6月,商人湯某某與人合伙以定遠某制米有限公司的名義在安徽糧食批發市場競拍了2000多噸稻谷。賣方是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賣方的承儲庫是滁州直屬庫,實際存儲庫點是琅琊糧食直屬庫,常勇當時是該庫的主任、負責人。湯某某等人與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簽訂合同之后,於2008年7月左右前往琅琊糧食直屬庫提取稻谷,但常勇以沒時間等理由推遲拖延。眼看如此,湯某某等人主動送給常勇2萬元好處費,隨即解決了問題。

韋永年:投機鑽漏洞,“折斤數”裡有貓膩

在糧食系統中,有個專業詞匯叫“折斤數”。在收購過程中,糧食需要先進行化驗,然后根據糧食中所含的水分、雜質按照一定的標准進行折扣,折扣下來的雜質及水分數量就是“折斤數”。就是這看似正常的“折斤數”,卻被糧儲經營企業投機鑽營,大玩貓膩,干起了靠糧吃糧、偷偷撈錢的勾當。

糧儲經營企業在糧食的收購、出售過程中,會將折下來的雜質鋪底用於防潮,而玩貓膩的企業會在糧食出庫時,將這些雜質連同糧食一起賣給購糧戶,利用產生的“折斤數”編造虛假的收購憑証,套取收購資金賬外使用。有的用來處理單位不好開支的費用,有些用於發放職工福利,或予以貪污。琅琊糧食直屬庫原主任韋永年就是其中之一。

2013年9月,琅琊糧食直屬庫開始組織秋季糧食收購工作。在收購過程中,直屬庫主任韋永年發現這一季托市糧(國家為保護種糧積極性採取的優惠政策)的“折斤數”量比較大,便安排副主任和司磅員參照收購稻谷中所折扣下來的雜質、水分總量,先后虛開了4份售糧人為糧食經紀人吳某的收購憑証,分3次從直屬庫在皖東農村商業銀行開戶的收購賬戶中先后套取了35萬余元,均匯給了吳某。收到錢后,吳某又將這35萬元分4次匯到了韋永年指定的個人賬戶,一直由該庫主辦會計保管。之后,這筆錢成了韋永年等人隨意支配使用的小金庫,陸續被以各種補助費名義私分,外加請客送禮支出,到案發時僅剩12萬余元。

謝衛兵:賭博加炒股,填不上資金黑洞

在琅琊區糧食系統這一批被查處的人當中,謝衛兵絕對是最突出、最特別的一個。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他的犯罪動機和目的,既讓人大跌眼鏡,又讓人唏噓不已。他之所以一步步滑向犯罪深淵無法自拔,僅僅是因為他的兩個愛好——打麻將、炒股票。

2011年8月左右,謝衛兵找到其業務往來單位滁州某米廠老板班某某,向他提出最近股市行情比較好,大盤要上漲了,讓他給自己准備10萬元現金。班某某考慮到業務還需要得到謝衛兵關照,就答應了。一天之后,班某某把10萬元籌集好,約謝衛兵到銀行附近見面,當面將錢交給了他。

從2012年下半年到2013年底,為了謝衛兵打麻將,班某某以每次2000元到3000元不等的金額,先后多次送給他不少於3萬元現金。例如,2012年夏天,一天上午,滁州湖心路附近一家麻將館老板約謝衛兵打麻將,謝衛兵接完電話后,掏了掏口袋,對身旁的班某某說昨晚都輸光了,身上沒錢了。班某某領會了其意圖,當即送給他隨身攜帶的3000元現金。

除此之外,謝衛兵還曾私下與其業務往來單位廣東某糧管所聯系,讓對方將購糧款匯到其私人賬戶上。謝衛兵將這筆錢挪用於炒股,結果虧損了40多萬元無力償還,就悄悄與主辦會計商量,於2001年初通過調賬將這些虧損在單位賬面上做平。事后他分兩次給會計共20萬元“封口費”,將會計也拖下了水。

謝衛兵從上世紀90年代起就開始炒股,一開始行情好的時候賺到了一點,嘗到了甜頭,后來慢慢迷上炒股。但是后來行情下跌,他開始賠本,這時他不但沒有及時收手,反而賭徒心理作祟,幻想著哪天一夜暴富就把錢賺回來了。自己的錢他不敢投了,就開始動起了歪腦筋,想做無本買賣。他開始從單位挪用資金,收受糧商賄賂投入股市。本想翻盤,結果卻是越投越多,越賠越多,終究是挖出了永遠填不上的資金黑洞,將自己埋沒。  

(責編:吳西露、張磊)